人民网

任性儿子暴走高速8小时 母亲哭着跟了一路(图)

2015年04月17日08:41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独自一人走在村道上的韩敏。

  上楼看儿子的胡洪英。

  21年前,《阿甘正传》在美国上映。电影中,阿甘在爱人无故出走后开始徒步奔跑,横跨美国。

  21年后的4月13日,类似的场景出现在了自贡市富顺县。不同的是,多了一份危险。

  13日晚上7点左右,天刚微黑,在成自泸赤高速富顺县境内205km路段的路面上,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男子沿着路旁的防护栏缓慢前行,低头不语,固执得好像电影里的“阿甘”。一辆辆车疾驰而过,男子转头看了看后面年逾50的母亲,她一边哭,一边跟,试图劝他停止行走,离开危险的高速。这一跟就是8个小时。

  暴走高速的男子29岁,叫韩敏(化名),母亲胡洪英(化名)说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儿子遭遇了婚变打击,此后有些“不太正常”。

  当天,从儿子离家暴走到回家,胡洪英一共追了10个多小时,走了20多公里路。虽然在交警帮助下,儿子终于安全回家。对于这位母亲来说,儿子的情况还需要更多的跟随、陪伴。她最大的希望,是儿子能去看病配合治疗,因为已年逾5旬的胡洪英更担心,没有了她,儿子今后怎么办。中午12:00

  离家出走儿子因婚变失常她急啊找啊追啊

  4月13日中午12时许,家住自贡市富顺县龙万乡赵岩村10组的胡洪英,发现出门已久的29岁儿子韩敏还没回家。想到儿子最近正因与儿媳闹离婚的事而烦恼,胡洪英便再也坐不住了。

  29岁的韩敏,在母亲眼里是个温柔又有礼貌的孩子,2008年,儿子入赘到儿媳春梦家,两人在读书时相恋,到后来结婚生子,是对幸福的恋人。去年,在东莞打工的两人感情生变,儿媳提出了离婚。此后,遭遇人生打击的韩敏,就有些“不正常”了。儿子会不会想不开?想到这里,她有点着急,赶紧出门找。

  很快,她找到了正坐在河边的韩敏。“喊他回家,他说要再坐一会儿。”她刚想陪陪儿子,韩敏却突然起身沿着公路朝童寺镇方向走去,仍她怎么呼喊,儿子都头也不回地走着。她赶紧打电话叫来两个哥哥,骑摩托车追上去。儿子快步疾走,2个多小时就到了8公里外的童寺镇上,而且他一直处于焦躁的状态,甚至抢过胡洪英的手机摔到地上。下午3:00

  暴走高速儿子头也不回往前走她跟着哭着劝着

  在童寺镇稍作逗留后,本来情绪看似稳定的韩敏,突然起身又开始了暴走,方向转向了成自泸赤高速——那是一个危险的地带,胡红英心里敲响了警钟,她立马叫来带着手机的韩敏的姑妈,两人一起跟了上去。“走到高速路边的时候,他从一个坏掉的隔离栏上了高速。”胡洪英此刻眼泪都快急的掉了下来,“高速上那么多车子,出事了好吓人。”她和姑妈一边哭,一边劝他、拉他,喊他不要上去,但身强体壮的儿子力气远比她们大,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就这样,三人一前一后地走上了高速。下午7:00

  突然调头儿子天黑了还不停她担心不安报警

  儿子一路走,母亲和姑妈就一路跟随,一路劝说让其回家,身旁一辆辆车辆呼啸喧嚣,母亲焦急关切的声音在这条四川出省去往贵州的高速公路上显得哀伤无力,儿子依然漫无目的地固执前行,除了一句“你们不要管我,让我一个人去,你回去看娃娃嘛(韩敏7岁的儿子)”,途中韩敏始终不言语。一人在前,两人在后,三个人就这样在高速路朝着泸州方向,一直走,一直走。

  “好吓人嘛,路上的车子离我们很远就在按喇叭!”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胡洪英仍然心有余悸,在朝泸州方向的逆行车道上走了一段距离后,韩敏又改变了方向,调头朝自贡方向走去。跟在其后的母亲和姑妈以为韩敏回心转意,准备调头回家,两人这才舒了口气。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天色渐黑,跟在后面的两人开始担心起来,而更让人不安的,则是韩敏在走过了童寺出口却并没有下高速的意思。无奈之下,胡洪英赶紧用韩敏姑妈的电话拨通了110报警求助。晚上10:00

  下高速民警陪着走1小时儿子回家她松了口气

  “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都还在高速路上走。”参与此次行动的富顺交警大队民警邹慎修告诉记者,找到韩敏以及他母亲和姑妈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而地点则在童寺镇去往富顺县的高速路上,“劝了很久,他还是不肯离开高速公路。我们又把他叫到相对安全的应急车道内劝说。”然而民警的劝说并没有立即奏效,韩敏依然执着地走着。为了确保三人的安全,邹慎修一行人只得开启警灯一路跟随。

  “我们一边陪着韩敏走,一边劝说,劝了一个多小时,但他一直说他要去上班,喊我们不要管他。”在途中,民警曾试图把韩敏拉上车,送他们离开,但韩敏却挣脱开来。出于安全考虑,民警只得加入了这个陪伴的队伍,一路走一路劝,这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一直走到了距离成自泸赤高速富顺收费站不到两公里的地方,韩敏才终于同意离开高速公路,被民警送回了家中。

  对话母亲:咋个不哭嘛那是我的儿得嘛

  16日下午,记者来到富顺县龙万乡赵岩村10组韩敏家中。在房前的村道上,韩敏穿着拖鞋、低着头,嘴里不在念叨着什么一个人慢慢地走着,韩敏的母亲胡洪英正穿着拖鞋、戴着遮阳帽准备下田插秧,见记者前来,便邀进屋就坐。胡洪英告诉记者,韩敏之所以会走上高速公路,是因与妻子正在闹离婚。记者也试图与韩敏直接进行对话。但由于胡洪英担心韩敏在次受到刺激,便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记者:韩敏以前有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

  胡洪英:他以前只是在家周边走走,这一次不晓得他为啥会走这么远,那天我们一共走了10多公里。

  记者:他上高速的时候,你阻止过他吗?你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胡洪英:哭噻,咋个不哭嘛,那是自己的儿子得嘛。高速上那么多车子,出事了好吓人嘛。

  记者:发生这样的事情后周边的人有没有给你压力呢?

  胡洪英:现在我们压力也很大,一方面是经济原因,一方面是周边有些人对我们的误解。误解主要是很多人说我们不给他治病,但可能不嘛,没得钱我就是贷款都要医他。但他自己也不配合医治。今天我喊他去拿药,他不去,说自己没有病。

  记者:对于未来有什么打算?胡洪英: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他年轻又不工作,以后我们不在了哪个来养他和他儿子。我希望能将他治好,希望媳妇回来劝劝儿子,让儿子好起来,离不离婚等儿子好了再说。

(责编:田伟、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