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贴热点玩技术“赌”未来?看广东民企如何踏上转型升级路

陈霄

2015年04月10日17:05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新常态已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从宏观层面来看,国家经济发展的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企业是市场经济的细胞,与之相应的,企业的发展模式也面临着新常态,如何积极发现并培育新增长点,如何融合创新转型升级,成了企业家面前无法绕过的问题,解决了这些,才谈得上是适应新常态。

据媒体报道,截至去年底,广东省GDP约为67792亿元,其中民营经济实现35070亿元,占比51.7%,增速8.3%,较全省平均增速高0.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民营经济单位数增长迅猛,去年底达657.44万户,同比增长15.9%,增速创2008年以来的新高。

从产值总量和个体数量上来看,已占领了广东省“过半江山”的民营经济似乎真的迎来了春天。人民网记者近日走进了位于珠三角的三家民营企业,在新常态的大背景下,他们各自都有喜有忧;相同的是,在实施创新发展,培育企业新增长点方面,他们各自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或可给更多民营企业以启发。

在建中的江门演艺中心。陈霄摄

文化产业链+消费链 大手笔砸进演艺中心“赌”明天

记者采访之时,坐落在蓬江河滨的江门演艺中心主体结构已经搭成,但外壁跟内饰均未完工。汪文华对着投影布,条分缕析了这庞然巨物的规划样貌和运营前景。在他眼里,这些外人还看不出个所以然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群,已然成了一个格调精致高雅,门前车水马龙的艺术中心。

大陆创业控股有限公司的主业是做城市设施经营,例如建造城市的交通设施、医疗设施、写字楼等等项目,目前在建的江门演艺中心,是这家公司对文化设施建设的首次试水。但是,这次试水绝对是个大手笔,项目总投资达4个多亿,建筑面积超6.3万平方米,由6座独立建筑组成,规模仅次于广州大剧院。这座地标级水平的建筑,也是目前广东省内最大的由民营企业投资兴建的文化设施。

演艺中心的建筑造型由汉字“凸”、“凹”展开和呼应,六栋独立建筑高低错落,大小不一,注重格调但不奢华。内部硬件条件均以达到最佳演出效果为出发点。就拿歌剧厅举例,主舞台宽30米,深21米,内高28米,向上可适应国家级演出团体。

这么多钱砸进去,收益真的丰厚吗?大陆创业的执行董事汪文华毫不避讳地说:“做文化产业很艰难,微利,而且投资回报周期很长。”那作为逐利性质更强的民营企业,为何还要带着风险尝这“一碗清汤”?

“我们已经下定决心以5到10年为回报周期,到时肯定会被接受,会被认为是好东西!”汪文华的信心来源于大陆创业高层对消费形势的分析:线上消费已成主流;体验式、互动式消费在兴起。江门演艺中心正是为了满足后者的需求。

据汪文华介绍,江门演艺中心更像个文化产业园,不仅有普通的文化消费,还会集创作、创意、餐饮、艺术培训等于一身。通过多种方式聚拢人流后,形成文化产业链和消费的融合。

万事开头难,怎么把场子“暖起来”?大陆创业详细制定了步骤:主推剧场演出、广场通俗艺术演出、酒吧餐饮、艺术培训……看起来仿佛容易,但其中也是颇有讲究。“20岁以下的年轻人几乎都不进剧场,而且一般的剧场演出门票高昂,小年轻更喜欢去价格低廉的电影院消费。”汪文华洞悉这个现状,但他明白,不进剧院不代表没有消费的需求,如果把门票降下来,肯定能吸引力大增。通过与剧团谈判,他可以通过增加演出场次等方式来降低门票。

通过一整套“造势”手段引来人流后,演艺中心的创意、艺术展示、艺术品交易、会务、休闲景观等功能就可借此施展开来。江门是著名侨乡,具有较强购买力,而且出过多位文化名人,艺术氛围浓厚。就全市范围来看,演艺中心也没有同类的竞争对手。把项目落户江门,大陆创业并非拍脑袋做出的决定。

有了长期微利的耐心和颇具匠心的运营模式,大陆创业这家民企参与文化建设的道路依旧不平坦。在汪文华眼里,国家有很多大力扶持文化产业的政策,但并未落到实处,“比如民企去贷款还要在基准利率上上浮30%,要办理政府贴息也很困难。”

具体到广东,汪文华认为文化设施建设还是相当薄弱,政府没必要大包大揽,引进民企参与恰恰是注入了活水。文化产业虽然微利,但是民企的适应能力强,效率高,资源利用更为充分。

狮岭镇污水处理厂内的生物反应池。陈霄摄

产学研融合 环保企业力图用新技术弯道超车

广东三新能源环保有限公司介入环保行业已十余年,该公司董事长樊均辉告诉我们,相比他最初进入,现在的环保行业仿佛已成了“香饽饽”。新环保法由今年开始实施,这项战略性新兴产业得以享有更多红利,不少“大块头”的国企和外资近年纷纷收购中小环保企业。三新也曾被人开过高价收购,“但我们还是认准了这个行业,虽说行业本身资本密集而且微利,但发展机会还是越来越多。”樊均辉表示。

目前,三新在佛山、东莞、顺德、浙江等地拥有多个BOT和BOO项目,业务涉及固废处理、污水处理、电力烟气处理等领域。

记者当天探访了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的污水处理厂,巨大的生物反应池里储满乌黑的废水,大量翻滚的气泡催生着池内的好氧菌,以降解各种有机污染物。这个厂子的日处理量可达到5万吨,但放在狮岭这个赫赫有名的皮具城,污水处理还存有较大问题。“除了大企业外,还有不少家庭小作坊,他们的污水要么汇入生活污水排过来,要么就直接排进河涌。”这就存在两个问题,首先,工业污水直接汇入生活污水管网已属违规,其次,由于政府铺设的管网尚不够密集,污水收集率并不足够。

“我们在花都区共有三个厂,多数是‘大马拉小车’,处理量不够设计规模。已经连续亏了四年,累计亏了4000多万!如果政府再不把污水处理费实行调价,可能问题更严重。”其中堪堪达到满负荷运行的狮岭镇污水处理厂,每年也仅有几十万元的盈余。樊均辉的“诉苦”,仿佛证明环保行业不仅是微利,还很可能是个“黑洞”。

不过,对于民企进入环保行业,樊均辉仍旧是信心满满,特别是对政府与企业合作的BOT模式相当看好。“民企对市场机会的寻找,对资源的利用都具有优势。”樊均辉透露,花都的三个污水处理厂员工总数才52人,但同等规模的国企就肯定不止这个数。

只琢磨如何“省钱”并非企业的生存之道,新常态下,企业必须培育出自身的新增长点。三新的思路便是从垃圾处理的上下游入手,使用企业与科研机构密切合作的方式来开发新技术、新产品。

通过与浙江大学合作,三新掌握了烟气排放中脱硫催化剂的循环利用方法,很快就要投产。

污水处理厂每天都会产生大量污泥,处理方式往往是焚烧,但由于这些污泥含水量高,运输过程容易造成二次污染。三新也是为科研机构提供平台,试图研制出小型装置来降低污泥含水量,便于焚烧和运输。

相对于传统的填埋、焚烧等处理方式,裂解垃圾是条新技术路线,三新目前也在尝试。在这种技术下,垃圾几乎不用经过分类,简单干燥后送入反应釜,可在缺氧状态下分解成气体和液体。这类技术一般用在小型化装置上,可以想见,在新型城镇化的浪潮之下,这类装置将在农村垃圾处理领域大有作为。

总体来看,三新是要从一个环保设施投资、运营型企业转型为环保科技型企业,逐步形成核心竞争力。众所周知,环保行业与政府的关系极为密切。樊均辉发现,各地政府对待BOT和BOO模式的态度并不一致,有的地方政府就倾向于自己大包大揽。抛开这种合作模式的经济优越性不谈,单从环保效果上看,樊均辉认为:“我们作为第三方企业介入,政府监管起来往往不会手软。如果政府自己建设运营,难免就有又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的嫌疑。”

江门市跨境电商分拣中心。陈霄摄

把握海淘热点 业务额一年就能翻番

江门中岸集团作为一家大型外贸综合服务公司,专业从事于进出口服务和保税物流服务,去年该公司办理的进出口额已突破10亿美元。对于这个成绩,中岸集团总经理刘健勇谈及时脸上并无多少喜色。“欧美经济还是疲软,国内的生产企业也压力大,人工成本很高。”这些直接导致了中岸连续两年的传统进出口业务量下滑。

创新并不只是高科技企业的独门法宝,中岸作为服务型企业同样早早打出了创新牌。在海淘和跨境电商呈现“野蛮生长”的当下,货物通关效率很大程度上还在制约着物流速度。今年2月,全国首个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单一窗口”服务平台在江门正式上线,海关和检验检疫借此平台“联合查验、一次放行”,通关手续得到简化。据刘健勇介绍,这个平台就依托的是中岸集团的分拣清关中心,并且中岸拥有该平台的“独家使用权”。

瞅准了海淘和跨境电商这些新业态之后,再借助“单一窗口”的强大推力,中岸今年单在此领域的进出口额就预计达10亿美元。刘健勇感慨:“过去做了25年外贸才积累出10亿的额度,跨境电商一来,一年就能破记录。”对这项新业态的前景,刘健勇非常有信心,“中国作为全球的制造基地,出口要数倍于进口才是理想状态,我可大胆估计下,跨境电商的出口额度将来会占据我国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

对企业新的增长点保持高度乐观的同时,刘健勇清楚地看到跨境电商这个新业态所面临的复杂处境:由于政策的缺失,跨境电商出口的货物存在着退税难,根据旧政策,中岸作为服务企业甚至要倒贴17%的税给政府;同时,跨境电商整体还存在着物流成本高的问题。对此,刘健勇一直在跟省、市政府部门保持着沟通反馈,希望能尽早促进行业的规范化。

对于传统的出口贸易,中岸也并未放弃,通过常年与大量制造业公司打交道,刘健勇明确感受到这些企业面临的资金压力。企业的生产效益不好,中岸能接收的出口业务自然也跟着变少。面对几百家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中岸采用“外贸供应链+金融”模式,把从银行贷得的资金以相同利率贷给企业,帮助它们度过难关。相对于银行,中岸对常年打交道的制造企业更为熟悉,对它们的还贷能力评估更准。刘健勇明确表示:“我们赚的是服务的钱,不是放贷。出口企业获得融资,效益好了,我们自然也跟着受益。”

通过这种“放水养鱼”的方式,中岸收获了相对稳定的业务量,也收获了不少中小企业的尊重。

新常态下,不管国企还是民企,都必然要经历转型的艰难,经历行业的整合重组。这三家民企面对的实际问题各不相同,有的长期微利、有的信贷艰难、有的缺乏政策支持,但在适应市场、自我调整方面,均展露出灵活的天赋。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必然给民企带来发展的机遇和上升空间,寻求自我创新也许就如樊均辉眼里的环保问题一样:“既是技术问题,更是决心问题!”

在日趋开放的市场经济环境里,政府的角色更为敏感特殊。对“有为”政府而言,不仅要弃绝对民企不信任乃至排斥打压的作法,更要提升服务理念、及时跟进政策扶持。不难想见,民营企业与市场、与政府的良性互动还需要长期推进,在此过程中,民企苦练内功,把握住新常态下的发展机遇方能脱颖而出。

(责编:陈霄、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