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成龙曾与毁容舞女暧昧过夜 女方大哭索吻

2015年04月10日08:30    来源:环球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4月7日成龙新书《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正式发布,书中讲述成龙的成长经历,感情问题,工作趣事等。成龙在新书中回忆他昔日与“毁容”舞女彻夜畅聊的情感故事,再度引发网友热议。

  他本人也说:“我是武行出身,读书不多,对于写书更是想都不敢想,今天居然能拿出一部作品给大家,要谢谢我的朋友朱墨。这本书里有我过去几十年来的喜怒哀乐,我这个人不太擅长讲话,常常因为词不达意而被误会。我想,有些往事,与其让别人去说,不如我自己来讲,希望大家能在这本书里看到一个真的我。”

  《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内容节选:

  在Latisha之前,我曾经认识一个舞小姐,个子高高的,头发整齐的梳到后面,两鬓各有一缕挑染了颜色,那个发型很像跳Flash dance的Jennifer Brals。那是20世纪70年代,这个造型对我们这些大老粗来说,很洋气也很漂亮,有种领先时代的感觉。

  那时候,很多舞小姐也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喜欢看爱情小说,憧憬着美好的恋情,她也不例外。那段时间,我们偶尔会在一起。后来我有更多机会拍戏了,有时候回去韩国、台湾,到处跑,那时候也没有手机,打个电话很难,在酒店打长途电话又贵,联络的少了,感情也满满变淡了,后来就失去了联系。

  直到有天她忽然再度出现。

  那年是《少林木人巷》的午夜场,离我第一次主演电影已经是几年以后了,算是我第一次正式做男主角的首映。我回到香港的家里,深夜接到一个电话。她在那头说,“是我,我刚刚看完你的午夜场。”我一下子就听出了她的声音,很惊喜,没想到她还留着我家里的电话,“哇,很久不见!你最近好吗?”她声音低沉的说,不好。跟某某联络了,跟某某也不再见面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说,我明天晚上的飞机要去外地,你早上要不要出来见面。她说,我早上都不出来的。我就觉得她讲话声音怪怪的。接着她说,就这样子吧。很高兴在电影院见到你。就把电话挂了。我都没来得及留她的电话号码。

  第二年,是《蛇鹤八步》。又是香港的午夜场之后,我回到家,电话又来了。同样还是那句话,“我刚刚看了你的午夜场。”我就说,“明天早上见面了吧?”“不”。“那晚上吃饭?”“不了,我就等看你电影吧,这样就可以了。”电话又挂了。

  第二天她电话又来了。我说你很奇怪,为什么这样?要么就给我个电话我跟你联络。她说,“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跟你聊聊天就可以了。现在我都不出来了,都躲在家里。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你会害怕我的。”我说,“不怕啊,不管你现在变成怎么样,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以前的样子。就算我们不再是男女朋友,也还是朋友。你现在就来跟我见面。”

  她沉默了一会儿,“好,我几分钟就到。”

  结果等了很久,直到快凌晨三点。

  我在门口,看到来了一辆出租车,一个女孩从车上下来,夜里居然戴着墨镜大冬菇头,长度到肩膀。我不确定是不是她,在我印象中她还是以前的样子。看她的装扮,我就觉得怪怪的。她一下子就低着头,走过来,远远的跟我打招呼,说Hi,也没有过来抱我。我就转身往里走,她跟着我,上楼梯,开电梯,一进电梯她就躲在了我后面。我按了电梯,也没有转身看她,但低头看看,发现她还戴了手套。等出了电梯,到了客厅,她就站在我后面,说,能不能把灯关的暗一点。

  那时我的房间很小,只有一个矮板凳和床,我进去就在收拾东西,转头,看到她坐在我房间的小凳子上,我就坐在了床上,床很高,而她坐的矮,一低头,头发就把脸全部盖起来了。

  她说你不要怕,我变了。

  我看她额头露出了一些疤痕,就有一点预感,知道发生什么了。

  她终于拿下眼镜。那是一张完全毁容了的脸。

  她的皮肤都是皱起来的。我一点都没怕,我知道一定有严重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讲的并不完整,只是说,“我有天晚上看了一个小说……后来就到点油站买了电油,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就到了一个一个大厦的后楼梯那里,点了火自杀,后来被一个看门的给救了。现在我已经不怎么跟朋友联络了。”我们有追问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想要么是失恋,要么是被人抛弃,她没细说,我也没有再问。心里只是觉得很难过很可惜,心狠狠的揪着,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才20多岁……而这些事就发生在我们疏于联络的那两年,我不在香港的日子。

  我问能为她做些什么。她摇摇头。“这几年里看你发展得越来越好,我就觉得很开心。我会看你的新闻,看你的电影首映。其实上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给你打电话,也不确定你是不是还住在这里,试试看,竟然就打通了……。”

  就这么一直聊着,直到早六点。她说,天快要亮了,我要走了,我不想见到光。

  我了解,就把她送下楼。

  那天白天我还有很多工作,做一些访问之类。晚上跟一些朋友喝东西,凌晨一点多才回家。到家之后,她的电话又打来了。我想可能她已经打了好几次。她问,“我能过来跟你聊天吗?”其实当时我还蛮困的了,前一天整晚没睡,今天又已经很晚了,但是我不能拒绝她。就说,好。

  她来到我家,我就陪她说话。当时聊的什么我也忘了,可能是说到感情的事,她很动情,我摸摸她的头,伸手去握她的手,她还下意识的往回缩,但我还是握住她的手。她忽然抱住我大哭,一边哭一边想要亲吻我。

  看着她已经毁掉的脸上满是泪水,我满满地回应她的动作,拥抱她,回吻她,最后把她抱到床上,她身上的皮肤已经毁了大半……

  当时我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拒绝她,不能让她觉得我像别人一样看不起她,不能让她觉得人生无望,难过伤心。

  那天晚上,她一直在流泪。

  第二天,我又要飞离香港,去别的地方工作。留了她的电话,但是后来再也没有联络到,她也许搬走了,也许是不愿再见我,成为我的负担。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出现。

  记忆里的她,曾经是那么漂亮,却为爱付出那么惨痛的代价。那一把火让她的人生彻底断裂,我只希望自己曾经给过她一丝温暖。                                              

(责编:杨杰利、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