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男子初恋失败辱骂女方:“我要杀你全家”

2015年04月03日09:43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苦涩初恋:5年前,曹铭迷上同事悦悦,经过两年后终于和心上人相处一段时间,悦悦却告诉他自己已结婚,随后就将曹铭的电话号码“拉黑”,不再联系。

  因爱生恨:从3年前起至今,悦悦的手机收到曹铭的侮辱、谩骂短信200多条,甚至电话辱骂其父母“悦悦,你全家都不是人,我要杀你全家。”

  终尝恶果:最终其父母无奈报警,曹铭因扰乱他人正常生活被处以行政拘留3日决定。

  愤恨绵绵:“她必须给我道歉!”这是曹铭一直以来争取和谋求的结果。对将来的打算,曹铭没有太多想法。

  2015年3月27日,达州市达川区南外派出所接到一名老人报警称:“一男子长期对他们一家特别是他的女儿进行电话短信侮辱、谩骂。”据老人的女儿悦悦介绍,2010年自己拒绝了追求者曹铭。从3年前起至今,悦悦的手机常收到曹铭的侮辱、谩骂短信。半年内,曾收到200多条被咒骂的短信。“这已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了。”记者从派出所获悉,该男子曹铭被拘留3日后已回家。

  电话辱骂遭拘留“不想再发但我没错。”

  3 月 27 日 9 时 50 分许,悦悦父亲接到曹铭电话,听到一阵如辱骂和叫嚣声。随后,夫妻俩报警。悦悦闻讯在赶往派出所路上接到曹铭的电话,继续被其辱骂。曹铭说:“我是想让悦悦出来和我把话说清楚,谁知和她父亲吵了起来。”

  在派出所内,曹铭首次见到悦悦的父母。双方经一番争吵后,悦悦出现在派出所,曹铭顿时火冒三丈,厉声斥责悦悦,还扬言欲要打人。据民警介绍,因曹铭情绪亢奋,他们很担心其随时会产生过激行为甚至动粗打人。

  警方劝说和调解后,曹铭情绪仍不能平复,并扬言“不会放过(悦悦)。”最终,警方以教育为主,采取从轻处罚,以影响他人正常生活为由,决定给予曹铭行政拘留3日决定,当日执行决定。

  3月30日,拘留结束后,曹铭回家的几天再没给悦悦及家人打电话,或发短信。“不想再发了,但我没错。”

  郎徒有情妹无意“她捣乱我生活”

  曹铭认为,自己的不幸缘于5年前,他与悦悦的一场相识,以及自己被悦悦残忍地拒绝经历。“悦悦对不起我,她捣乱我的生活。”

  据曹铭透露,2010 年,22 岁的他和17岁的悦悦在达州某公司认识。曹铭见悦悦的长相清秀,为人和善,很是欣赏并心生爱慕。从未谈过恋爱的曹铭直到3年前才约悦悦去人民公园游玩,悦悦没拒绝。两人手牵手逛公园,晚上待在同一房内。因无法确定悦悦的想法,那个晚上曹铭紧张地在床沿上坐了一宿,且两人紧握彼此的手掌。此后,曹铭常会邀悦悦一起游玩、吃饭和购物。“那时,我(银行)卡里有8000多块存款。”两人交往后,吃饭时,悦悦就带上好几个朋友一起赴宴。如此,曹铭的积蓄日渐减少。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悦悦却说自己已结婚,随后就将曹铭的电话号码“拉黑”,不再联系。

  对此,悦悦否认曾与曹铭交往一事,称“从未与他交往过。”自己也从未花费过曹铭一分钱。悦悦说,从2010年自己被追求时便拒绝了曹铭,5年来曹铭从未间断追求,而辱骂和骚扰短信也是从那时开始。“这已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了。”自悦悦离职后,两人再没碰过面,但她的手机总收到曹铭的短信。悦悦告知其已有男友,曹铭的电话就被拉入黑名单,设为拒接电话。

  通过辱骂解痛苦“我要杀你全家”

  初恋“失败”后,曹铭被老板将其调往重庆工作。一日夜里,同事告知悦悦已有男友,曹铭将自己关在旅馆厕所内,想用钥匙薄刃划破手腕上血管。在漆黑房间内,响声惊醒其余同事,经理制止曹铭继续自残。

  之后几年,曹铭一直发短信咒骂和侮辱悦悦。“我很生气,感觉自己被人耍了,骂她我心里很畅快。”通过朋友帮忙,曹铭拿到悦悦父亲电话。此后,曹铭隔三差五就发送一条短信给悦悦,“若心里痛苦,发完短信心里会舒服许多。”为达到报复初恋的目的,曹铭曾通过网络,或直接在悦悦的住处侮辱她。其中,当其无法拨通悦悦电话,就直接打电话给其父进行辱骂。

  悦悦说:“他经常通过短信或电话、QQ等骚扰我。”根据悦悦回忆和统计,曹铭曾给她发了200多条短信,她从没回复过。悦悦手机黑名单内保存曹铭分别在3月26日、3月22日、3月13日发送的4条短信,内容均为:“悦悦,你全家都不是人,我要杀你全家。”等这类污言秽语。其中“我要杀你全家”等恐吓内容出现次数较频繁。

  正常生活难恢复“必须给我道歉”

  曹铭说,自从失恋后,他再也无法恢复其正常生活,每天都想“要给悦悦一个教训。”曹铭辞去原来的工作,需要钱时就在外揽活干,打零工每天能挣200多块。他认为自己的不幸和遭遇是悦悦造成的,所以更应要让悦悦“付出代价”。

  对将来的打算,曹铭没有太多想法,“暂时没具体安排。”曹铭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悦悦必须给我道歉!”他没透露将如何达到该目标,他不确定以后是否继续给发短信,或打电话给悦悦。同时,曹铭寄希望自己能尽快好起来,不再让过去的经历影响将来的生活。(人名均为化名) (周涵 记者 赵权军 实习生 黄成黎)

(责编:田伟、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