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墓志铭藏千年谜团:87岁老人去世时儿子未满周岁

2015年04月01日14:49    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任金光提供的墓志铭照片。(资料片)

  “我们在网上发了墓志铭全文,期待能有专业人士给出解答。”原冠县文化局副局长任金光提到的出土墓志铭令人好奇心顿起。这合墓志铭背后也许隐藏着千年前一段忠贞不渝的爱情;但墓志铭记载很奇怪:女主人天生丽质,德行无瑕,却在56岁才出嫁,女主人87岁离世,身边还有未满周岁的孩子……

  缘起>> 多方求助难解“墓志铭之谜”

  唐朝时一位刘姓女子嫁给冠县人李勉,两人相亲相爱,生下三个子女。文宗大和二年(公元828年),刘氏香消玉殒,当时他们最小的一个儿子尚未满周岁。怪异的是,刘氏出嫁时56岁,去世那年已经87岁。近日,冠县文化网上挂出了几位网友对于冠县出土唐朝美人墓志铭的各种推测和解释,但其中的几处谜团依然难解。  

  2002年春天,冠县县城在进行城建改造中,挖出记录刘氏故事的墓志铭。原冠县文化局副局长任金光介绍,这合墓志铭的内容有诸多疑点,无法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任金光说,墓志铭与碑文不一样,制作好就埋在地下,所以在写作上避讳比碑文要少一些,因为埋到墓葬中的墓志铭也许永远就不会出土了。可是,这合墓志铭却在巧合中面世。  

  原来,当时冠县水利局要建设新楼,打地基之前要进行打洞勘探,原本计划打六个洞,可建筑方决定只打五个——四个角和中心位置,结果在中心位置发现了唐代这座古墓。  

  任金光说,墓志铭刚出土的那段时间,因为墓志铭叙述的内容比较奇特,在当地引起了一轮研究热潮,拓片成了传统文化爱好者的“抢手货”。  

  任金光说,截至目前,针对这合墓志铭的推测已经有多种,但没有一种可以做到合情合理,“墓志铭中的疑点还有很多,也许背后隐藏着一个动人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则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谜。”

  多年过去,墓主人的尸骨已经不知所踪,发现古墓的地方也已经建起了楼房。

  讲述>> 一个千年前的凄美爱情故事

  墓志铭所记录的讲述出来是一个充满谜团的凄美爱情故事。

  唐朝时候,在现在的河北省大名县境内,有一位姓刘的女子,她出生名门,从小聪颖伶俐,家人都很喜欢她。少女时期,刘氏出落得亭亭玉立,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这些都得益于母亲教导有方。

  这样一位美若天仙、德行无瑕的美女就应该嫁给一个谦谦君子。果真,她在距娘家30里的地方找到了这样一位如意郎君——冠县一个叫李勉的人。

  李勉的祖父李满官居五品,相当于今天的副厅级干部,他的父亲李祥是县丞,相当于现在的副县长。不过,李勉本人没有官职。

  结婚后,刘氏勤俭持家,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是个称职的好媳妇。无奈韶华易逝,唐朝文宗(李昂)大和二年(公元828年),刘氏在大名县去世,令人叹息。

  去世时,她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儿子还未满周岁,一家人悲痛欲绝。李勉对妻子刘氏非常思念,时时想起新婚回门的情景,他决定终身不娶。

  三年后(公元831年),刘氏的灵柩运到冠县,葬入李家祖坟,后跟李勉合葬。

  千余年后,2002年春,冠县县城大规模的城建改造中,原冠县水利局院内的建筑工地上,挖出了一座古墓,古墓形状为穹窿顶墓,墓顶距地表7米,直径约3米,墓葬保存完好。出土文物有灰陶盆、半釉黑瓷碗、半釉米色瓷碗、灰陶器盖、方铜镜以及李勉墓志铭。  

  至此,这处在唐朝文宗 (李昂)大和五年,即公元831年埋藏起来的故事走入人们的视线。墓志铭中对刘氏年龄的记载也引出了一个千古之谜。

  谜团>> 去世时最小的儿子“未离襁褓”

  其中的疑点,当地文物工作者们逐一列出。一般来说,只有在夫妻合葬,起码是男主人下葬时,墓志铭才随棺葬入。而写这篇墓志铭时,男主人还健在,并且通过墓志铭“陇西李府君及彭城刘氏合祔墓志并序”字样可知,这是一个合葬墓。

  自古以来,夫妻合葬墓中的墓志铭,无一例外都是描述男主人公,附带提及妻子。这篇墓志铭绝大部分篇幅描写的是女主人公刘氏的容貌、品行以及对她亡故的怜惜与哀悼,她的丈夫反倒成了陪衬。

  更奇怪的是,墓志铭中说,女主人56岁出嫁,“才年五十有六”,是否“改嫁”只字未提。刘氏死后,李勉回忆起他们新婚回门时的幸福时光,难以想象是面对一位56岁的女性。

  墓主人去世时已经87岁,但墓志铭词采艳丽,充满了怜香惜玉之情,用鲜花、美玉、明月、洛神、嫦娥、西施等诸多美丽的描写和比喻来形容这位香消玉殒的近九旬老人,这在碑文或墓铭中是从没有过。按照传统思想,应该更多地描述她的勤俭持家、相夫教子、德高望重之类。

  最让人不解的是,女主人87岁去世,还要叹息“命寿终短”?而她临死时身边还有“未离襁褓”的孩子?80多岁的老太太如何生育孩子的呢?任金光称,所有这些看不懂,讲不通的地方,都是有意为之,为了某种不能说、不便说的原因。这篇墓志铭的背后,一定有个曲折的故事。

  推测>> 年轻时分手,50多岁再续前缘

  有人把墓志铭内容发表到网上,很多网友们产生极大兴趣,纷纷推理背后故事,试图对墓志铭进行解读。众多网友中,一名叫“JOAN”的网友,原籍上海,是美国一所大学的副教授,她多方查阅资料,对墓志铭背后的故事进行了部分推测。

  “JOAN”在回复给冠县文化局的文章中表示,她反复推敲后,提出了这样的猜想:男女主角年轻时相识并爱恋,但女主角另嫁,多年后或丧夫或被休,男女主角再遇。这次终于有情人成眷属,而此时女主角已经五十多岁了。男主角在墓志铭上的描写主要基于年轻时相恋时的印象,女主角在87岁时去世,临棺的三个子女可能是妾生或过继。

  “JOAN”还说出了她推理的依据。墓志铭篇首有“邯郸花发”、“洛浦波迎”,两句都用再嫁的典故,绝非偶然,实有深意,寓意刘氏再嫁。

  “JOAN”还查考出中唐(公元767—835年)时307篇墓志铭上有死亡年龄的妇女中有9人年过80,这说明刘氏87岁去世是有可能的。

  另外,唐时墓志铭对亲生子女可列出姓名,妾生的或过继的一般不列名,而本墓志铭上三个子女无一列名,这说明三个孩子不是刘氏亲生的。

  此外,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命寿终短”,但勉强也能解释,因为寿命长短有主观上的感受,虽说女主角逝时年龄已达八旬,但男主角还嫌她去世太早,恋恋不舍。记者 凌文秀

(责编:田伟、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