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网球小花单飞愁事多 没有好成绩就没有好"钱景"

2015年04月01日09:07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网球2015赛季已经过了3个月,满世界参赛的中国小花郑赛赛,还没收获第一个冠军。不仅是她,3个月来,中国网球的新生代小花们,只在马来西亚站女双拿到冠军。没有好成绩,排名、赞助双增长的正循环就难以到来,小花面临没钱付清旅费、组建团队,无法提高排名的窘境。靠着满世界拼命地比赛,慢慢地积攒积分,小花们正体会着单飞最痛苦的阶段。

  拼命为了前途和钱途

  在WTA的排行榜上郑赛赛以75名来到了中国第二的位置,仅次于彭帅。也只有她知道为此付出了何等代价。在今年新签约了意大利外教后,郑赛赛的钱包更瘪了,斗志却更足了。

  日前北京青年报记者见到了郑赛赛的妈妈,郑妈妈正在为女儿球衣广告赞助商的空缺发愁,“现在外界只看到赛赛的风光,看不到她有多缺乏资金帮助。所以这次回来,我也想看看能不能给赛赛找些赞助,打职业网球没有钱是不行的,职业网球比拼的除了实力之外,团队也很重要。一个好的团队包括了教练、体能师、按摩师、陪练以及经纪人等。”

  去年,郑赛赛聘请了曾经辅佐台北高手卢彦勋的意大利籍教练。郑妈妈透露光教练的薪水一年就是100万元人民币,加上其他费用,一年的花销在200万元左右,这对于郑家来说并非一笔小数目。郑妈妈透露,女儿为了留住意大利外教,开出的长合同在WTA世界都不多。“不这样,留不住人家啊。”

  好在近日好消息传来,郑赛赛与葆必康签约,成为其最新的品牌宣传大使。这也多少缓解了郑赛赛的窘迫状态。“现在赛赛有了专职教练,但体能教练还是跟七八个人合用的。”郑妈妈说。

  其实郑赛赛在中国小花丛中已经算是高富帅了。在彭帅和郑赛赛以下,无论是王蔷、朱琳、段莹莹,还是徐一幡,都负担不起带外教出国比赛的费用。

  健康换排名就像踩钢丝

  教练就位,状态不错,郑赛赛一度认为自己可以继续去年的蹿升势头。但身体很快成了新的拦路虎。怎么在保证身体健康的前提下,合理安排赛程,是小花面临的新课题。

  今年澳网,郑赛赛首度靠排名进入正赛,但首轮就遭遇斯洛伐克选手汉图楚娃横扫。郑妈妈称,赛赛腿部有伤病,比赛前又突然发烧,身体一直在冒冷汗。郑妈妈说,年初的深圳公开赛时赛赛就拉伤了大腿。

  此后郑赛赛并没有养伤,她说那样太奢侈了。相反她辗转广州、芭提雅、多哈、吉隆坡、迪拜。如此努力她却多次遭遇一轮游。“参赛时间太久了,没有力,不会打了。现在进入一个疲劳期,对球没有判断,跑也跑不动,不知道该怎么打。”郑赛赛说。

  类似的困境张帅也曾经历。去年温网前张帅表现不错,她随即选择连续参赛,希望迅速提升排名。最终她因为旧伤复发不得不养伤休整,排名也回落到中国第三位。

  再难也要转职业

  郑赛赛的经纪人曾经是教练马伟开兼任。郑妈妈说,起初马教练解决了赛赛的训练和比赛食宿问题,她十分感激。“但现在郑赛赛有自己的团队,开销大了,我看马教练也忙不过来。”一个人又要比赛,又要操心经营自己,成为职业选手的难度可想而知。

  郑妈妈昔日是西安一家报社的记者。如今为了孩子郑妈妈也试着转型,为孩子打理商业事务,“我不会因此给孩子设定什么目标,孩子也不会为此给自己施加太大的压力。平常心对待每一场比赛就好,我相信她能做到更好。”

  更多的小花选择与经纪公司和网球俱乐部签约,以换取资金、场地和教练资源的支持。目前排名世界青少年女子世界第一的徐诗霖才17岁,却已经不再带着父母,而是跟着经纪人和教练满世界飞着打比赛,“我知道这条路很难,但再难我也要转职业。”她说。

  职业圈催小花早熟

  今年的深圳赛,北青报记者见到了徐诗霖。和几年前在澳网采访时不一样,她的身边多了个经纪人。从采访口径,到待人接物,徐诗霖对经纪人言听计从。她认为这是职业赛场的组成部分之一。从球技到内在,职业圈大口吞入中国小花,又用一站站的比赛磨砺着她们,催她们早早成熟。

  世界排名582位的徐诗霖已不满足青少年第一,今年她计划试水WTA职业赛,“这也是转型职业选手必须要经历的过程。”这次在成都参加青少年大师赛,17岁的徐诗霖已不需父亲陪伴,身边只有经纪人和试合作的外籍教练。对她成熟的奖赏,是阿迪达斯与其签下服装赞助合约,视其为重点培养对象进行包装。

  徐诗霖靠她的年轻和经纪公司的包装,这些安徽小花朱琳都没有,但她依然想在WTA试试水。第一次参加印第安维尔斯和迈阿密这么高大上的皇冠赛,朱琳比赛中还击败了斯齐亚沃尼,“我觉得和这些顶尖球员交手,这种氛围还是不一样的,能学到很多东西,还是挺值得的。”更大的收获是她不再惧怕那些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名将。“我原来会把这比赛想得特别的困难。”朱琳说,“确实大家水平都非常高,但我觉得自己成长得也快了。”

  文/本报记者 褚鹏

  残酷的职业圈

  无奈的小花

  无论是75位的郑赛赛,还是582位的徐诗霖,小花们都处在职业生涯最艰难的爬坡期。尴尬的是,职业网球的规律,让赞助商只围着顶尖球星转。最需要赞助和教练团队帮助的小花,却难以得到资金和曝光机会。

  打开网球新闻,占据最多报道地位的,只是男女网球排行榜前几位的球手。中国小花的新闻,还赶不上已经宣布退役的李娜多。加上最近几个月小花们普遍低迷,新闻中只能找到选手们几次一轮游的报道。

  对小花亟待赞助以获得教练团队的需求,WTA运营方面表示,他们也在努力。日前梁辰和王雅繁拿下了马来西亚站女双冠军,WTA中国办公室特意连线采访了中国搭档,并联系国内媒体进行了报道。

  随着2016里约奥运会的临近,小花也得到了政府方面的部分支持。从朱琳到郑赛赛,都或多或少地得到了所效力省份的资助,以负担参赛和教练的费用。

  这也是郑赛赛无法停下参赛脚步的原因。在她身后,受到李娜的激励,更多小花义无反顾地踏上职业之路,脚步隆隆地追赶而去。说到女儿为何拼命,郑妈妈心知肚明。她说早在走上职业网球路前,她们就做好了应对压力的准备。“在这一行,商业赞助与球员成绩是挂钩的,当你的成绩优异时,企业就会主动找上门。没有成绩,一切都无从谈起。”(褚鹏)

(责编:田伟、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