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男篮主帅宫鲁鸣:亚锦赛目标就是冠军

2015年03月30日15:01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中国男篮主教练宫鲁鸣(右)在欧洲考察期间,观看西班牙皇马男篮的训练,并和主教练佩德罗交流。该队拥有6名西班牙男篮国手。晓钱供图

  4月1日,新一届中国男篮集训队将启程奔赴云南高原备战。届时,距离长沙亚锦赛开赛,还有6个月的时间。

  目睹了天津亚锦赛的失利,旁观了菲律宾亚锦赛的惨败,经历了去年亚运会的“阴沟翻船”,早已功成名就的宫鲁鸣深知,在临危受命接过中国男篮教鞭之时,就意味着自己可能因中国男篮首次未能拿到奥运会入场券而背负骂名。但他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坦言,会率领中国男篮力争最好的结果,“对于中国男篮来说,在亚洲赛场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

  去年亚运会的失利让宫鲁鸣意识到开阔眼界的重要性。今年头两个月,宫鲁鸣先后赴美国和欧洲考察,尽管时间不长,但极为密集的行程还是让宫鲁鸣“脑洞大开”,对中国男篮的建队思路也更为清晰。

  欧美之行“脑洞大开”

  记者:这趟欧美之行,您考察了多个国家的篮球发展状况,收获很大吧?

  宫鲁鸣:确实大开眼界。以法国为例,法国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把各个年龄段的青少年篮球训练大纲全面铺开了。我们看到了那个教学大纲的范本,这个范本在市场上是可以买到的。我觉得这样就能打下良好的基础,而我们在青少年阶段,恰恰缺少这样一个统一的教学大纲。要知道,我们的体育老师是复合型的,什么都教,但也有可能教得都不规范,孩子哪儿做错了,怎么改正也不清楚,所以,基本技术动作总是千奇百怪、很不扎实。中国篮球同样需要有一个这样的范本,因为这是打基础。

  记者:我们要做一个类似的篮球教学大纲,难度在哪?

  宫鲁鸣:我之前在运动队管理部时,其实已经和首都体育学院的相关专家着手操作了,也有了专门的经费。尽管学院派和专业教练的想法有差别,但我们从实战出发,他们讲究在教学上更简便易懂,如果双方能够寻找到一个结合点,我觉得肯定是好事儿。

  体育老师绝大多数都不是专业的篮球教练出身,要让老师、甚至学生自己都能看得懂、学得会,这个大纲一定要通俗易懂。有了这个大纲,我们就可以培养一批基层篮球教练,让喜欢篮球的孩子训练后,基本动作更规范、基本功更扎实。

  但我改任国家男篮主帅之后,这事被暂时搁置了,因为好不容易有了专门的经费,没有把握就不要乱花。

  记者:您考察的那些欧洲职业俱乐部给您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呢?

  宫鲁鸣:世上事,只怕“认真”二字。任何一项工作,只要深入钻研,都有很大的完善空间。我们参观土耳其联赛霸主费内巴切队时,在一场欧冠联赛的赛前准备会上,虽然对手实力平平,但教练组仍然把对手大量的比赛录像浓缩成20分钟的精华,从进攻、防守套路到重点球员,掰开揉碎地分析。助理教练对战术画面的即时技术处理,甚至超过NBA的现场直播,一目了然。

  其实我们的很多工作,通过系统性思维,运用现代技术进行解构,都可以找到创新突破的法门。强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强者比你还用心和努力!

  记者:运用现代技术的前提,是需要足够的信息支撑,咱们在这方面做得如何?

  宫鲁鸣: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在这点上很落后。美国队的技术人员,欧洲俱乐部的技术和录像分析,一般都是三四个人,还有一群人在支撑专门的数据库。在准备时,会把对手每个人的信息、技术特点,一一打印出来,或者通过电子版,发给每位球员看。这方面我们做得很不够。

  建队原则始终如一

  记者:您肯定看了CBA的季后赛和总决赛,您觉得本土年轻球员的发挥如何?

  宫鲁鸣:国内有些球员确实发挥不错,以总决赛为例,包括北京的翟晓川、方硕、李根,辽宁的贺天举、郭艾伦。所以第三批国家队名单中,都有他们的名字。

  去年亚运会的那批国家队球员,也有进步,但由于所在的俱乐部有的没有打入季后赛,所以进步的幅度有区别。末节单外援的政策,可以让本土球员更多参与到比赛的关键时刻,让他们更好地展示自己的能力,提高自身水平。

  记者:在第三批国家队名单中,老将入选的不多,名单中只有刘炜、易建联是打过北京奥运会的,孙悦是在替补名单上。

  宫鲁鸣:国家队建队还是那个原则,老将们要回来,需要有态度,那就是努力,否则就不请他们回来。

  刘炜回国家队前,我和他交流过,还有易建联,都有继续为国效力的愿望。但老将回来,并不意味着最终的12人名单中就一定有。如果年轻人上得快,自己又有伤病,可能也会面临淘汰。当然,我们在训练中会对老将区别对待,不会要求他们像年轻队员那样拼,但前提是交给他们的训练任务必须完成。

  记者:这就意味着,亚锦赛还是以年轻球员为主,您对他们有信心?

  宫鲁鸣:我必须给他们信心,相信他们。但不得不说的是,我们的年轻球员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尤其欠缺经验。最近我一直在跟他们讲,如果我们杀入亚锦赛决赛,就像CBA总决赛第一场在辽宁那样,奖杯就摆在那儿,面对强大的主场压力,怎么去控制比赛?平时我会不断提出这样的问题,让队员们去思考,做好心理准备。

  记者:但现在的年轻球员和以前不同了,毕竟所处的时代不一样。

  宫鲁鸣:现在的队员肯定比以前难带,因为身价不同,为国出战的愿望也没那么强烈了。很多人更看重的是不能受伤,一伤就没钱拿了,一旦感觉身体不舒服,就马上停下来不拼不抢了,吃苦耐劳的精神远不如以前的运动员。

  所以我经常刺激他们。我对晓川说:“你拿全国冠军怎么了,别忘了你是亚洲第五。”我想让他们明白,作为职业球员的他们已经得到很多,他们也有义务回报社会、回报国家。

  而且,职业运动员就要有职业精神,有更高的职业追求。别训练一结束就把房门一关,上网打游戏、聊天去了。学学马布里,人家会经常利用休息时间看比赛录像、研究对手。

  我们还打算请中央巡视组的人来给队员上上课,敲打一下,让他们远离不该沾染的东西,要知道一步走错,自己将要面临什么。

  记者:亚锦赛任务很重,您最担心的是什么?

  宫鲁鸣:我们的思想一定要统一。中国男篮在亚洲以前是保冠军,现在是争冠军,说明我们退步了。

  现在我们在一条船上,如果思想不统一,肯定出问题。而教练、队员、俱乐部等方方面面都要一起努力,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使劲儿,即使前面有惊涛骇浪,到达理想的彼岸也非难事。毕竟中国篮球的基础、人员的条件都摆在这儿。

  现在我们集中所有精力,将现有这批球员的长处都组合起来,练习几套适合他们风格的打法和套路。去年是以练为主,今年集训要边练边打,以练促打,基本形成中国男篮的攻守战术体系和风格。

  接手国家队只因难舍篮球

  记者:对亚锦赛,您个人做好了怎样的准备?去年的亚运会,您也承认自己在指挥上有失误,毕竟长期没有执教一线队了。

  宫鲁鸣:打日本队那场,确实是我的责任。在我的印象中,日本队并不难打,第三节我们领先15分的时候,我想让年轻队员上去锻炼锻炼。但我这种心理,可能“传染”了队员,他们上场后处理球比较随意,比分被追上来后又不知道怎么去处理。所以,我们要吸取教训,但不能吓唬自己,更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特别是在每节结束段,要学会更好地控制主动权。

  记者:您也在不断地总结经验?

  宫鲁鸣:当然。我们国家队的教练,常坐在一起喝茶,借此机会就一个问题展开探讨。比如总决赛中北京队被哈德森绝杀的那场,临场指挥一定还有别的处理方式,我们就会逐一分析,怎样才是最合理、最主动的,然后形成一个规律性的东西,如果国家队遇到类似的情况,即使主教练当时没反应过来,助理教练也可以出面提醒,该怎么办大家就心里有数了。

  记者:亚锦赛的前景依然不明朗,一旦没能拿到奥运会的入场券,您将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宫鲁鸣:就我个人而言,站在球场上永远比坐在办公室舒服得多,这也是我最终同意接手国家队的原因。我这一生成过、败过,现在真没什么需要证明自己的了。回来就是因为喜欢篮球,喜欢一线,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为同一个目标奋斗的感觉。说得高尚一点,就是有篮球情结。所以,我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这些年轻人尽快成长,帮助中国男篮走出低谷。(杨屾)

(责编:田伟、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