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破解“唯GDP”的盐田探索

2015年03月27日18:05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城市GEP”(生态系统总值)的发布,让深圳市盐田区受到了巨大的关注。

在很多人还不知道什么是GEP时,盐田已经将其放在与GDP同等重要的地位,并纳入政府的政绩考核体系中。

为生态环境贴上“价格标签”

所谓“城市GEP”,即城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概念相对应。

记者查阅盐田“城市GEP”核算体系看到,该体系囊括了“自然生态系统”和“人居环境生态系统”两大一级指标、11个二级指标和28个三级指标。每个三级指标,根据一定公式即可计算出相应的价值,所有数值加起来,便可得出城市GEP的总值。

“以后盐田的蓝天、绿地、青山、秀水等生态资源,都将贴上价格的标签。”盐田区环保水务局局长林惠祥形象地解释说。

在国内,盐田并非首个尝试GEP核算的地区。2013年初,内蒙古库布其沙漠及贵州省先后开展了GEP核算。不过这两个地区主要是针对江河湖泊等自然生态系统核算生态总值。

盐田区副区长王守睿告诉记者,针对城市的实际,盐田在强调自然生态系统的GEP核算中,增加了人居环境系统的指标体系,从而创建了“城市GEP”的概念和核算体系。

中山大学生态与进化研究所所长彭少麟教授认为,“城市GEP”的建立,可以帮助人们树立“资源有限、环境有价”的正确观念。“通过这种‘无价’到‘有价’的转换,从而引导人们认识生态保护的重要性。”

按深圳市环境科学研究院等研究团队的计算,盐田区GEP约1000亿元,是GDP的两倍。但对该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数值的多少,而是通过数值的变化反映城市生态的变化,由此检测经济发展的质量。

如何保证“城市GEP”整体价值不下降,而且实现不断提升呢?盐田区采取了将“城市GEP”考核与各部门绩效、干部勤政考核挂钩的方式,将“城市GEP”具体指标分解到生态文明建设年度任务中来加以落实。

“对照年初定下的任务,对各部门完成的情况有一个考评,还会有一个奖惩机制,并与干部任免使用挂钩。”王守睿告诉记者,而这一新的考核机制,还将纳入盐田区的干部离任审计中。

GDP的增长不能再“任性”

“‘城市GEP’并不是上面下达的任务,是我们自我加压,响应和落实‘美丽中国’顶层设计的自我革命和实践创新。在完成经济考核的同时,开展GDP、GEP‘双核算’的工作。”盐田区委书记郭永航告诉记者。“城市GEP”核算更多是自我评价,并不是与别人比较。保证GEP不下降的同时实现GDP的增长,才是“双核算”的关键和目标。

“这意味着在GEP不降低的约束下,GDP的增长不能再‘任性’了。”在彭少麟等多位专家看来,盐田GDP、GEP双核算的模式,比之前所提倡的“绿色GDP”更有可操作性。所谓绿色GDP,即从GDP中扣除自然资源消耗成本和环境退化成本后,计算出的GDP数值。2006年,国家统计局曾尝试过测算绿色GDP,但是此后并未有细文下发;部分地方政府也提出要测算绿色GDP,但都不了了之。

“GDP的计算有着一套很成熟、精细的规则,要在现有计算体系中改变计算法则是很难实现的。”王守睿对记者解释,一开始,盐田在设计“GEP计算指标”时也曾尝试套用绿色GDP的规则,正是因为难以实施而不得不放弃。

“而城市GEP作为单独体系来核算,一方面为GDP的增长框定了限制条件,戴上了‘金箍圈’,另一方面操作起来也更可行、更简单。”王守睿分析说。

一开始,盐田城市GEP每个指标的赋值和统计出来的总值,也引起如何保证科学性的质疑。

王守睿表示,城市GEP核算的城市环境要素,各地区是基本一样的,但影响因素会不一样。“不同地区的城市GEP价值可能难以比较,但没关系,因为重要的是和自己纵向比较,不断提升,达到自我纠偏、自我平衡和自我优化。”

对于盐田的探索,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给予了高度评价。不过他建议,盐田应该将指标框架、计算方法模块化,以提高其普适性和可复制性。

“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要继续探索的地方。”王守睿表示。(叶石界 欧文恒 欧阳洪)

来源:《南方》杂志

(责编:陈霄、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