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转变发展方式——梅州农业发展与改革探索系列报道之二

梅州农业抓“组织化”牛鼻子探索“谁来种地”问题

田伟 温景添 肖铭浩 刘菲

2015年03月17日11:04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镇上45岁以上的柚农,儿女宁可在城市里挣钱少,也不愿回家帮忙打理。”家住梅县松口镇石盘村的张冠东今年51岁,他种了一辈子柚子,面临近50%的果园失管,不禁为种柚后继无人而担忧。“孩子们都觉得当农民累、脏、乱,没面子,不好找女朋友。”他说。

未来谁种地? 生产和经营队伍的弱化叩问农业长效发展

近些年,在农业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70后逃离农业,80后不懂农业,90后歧视农业。梅县张冠东的担忧不仅印证了三代人对农业的态度,也反映出了当前农业生产队伍每况愈下的困境。近些年,随着农村年轻人进城务工潮加剧,农业劳动力大量流失,留守从业人员平均年龄增加、平均劳动能力和效率降低,农业“用工荒”问题日益凸显,最终导致土地不断撂荒,对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都带来了挑战。

除了生产队伍外,农业经营队伍(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也是三产中最弱的经营主体类别,这除了与农业产业的投资周期长、见效慢、风险大等因素有关外,还与小农经济惯性思维、年轻人对农业的认知、农村青少年劳动力流失、农业资本配套不健全等诸多要素都有关系。

以梅州为例,全市农业人口387万,每年春节一过,农村7-8成以上的青壮年劳动力选择外出务工或向城镇集中,留守老人和妇女成为了当前农业生产的主力军。农村“空巢”、“候鸟”、“撂荒”现象愈演愈烈。至于经营队伍,梅州全市规模涉农经营主体4000余家,数量少、质量差,且90%以上以夫妻档、父子档、家庭作坊等为主,运作中思路受限、人才紧缺、管理乏力等现象普遍存在,在产业设计、基地规划、企业管理、包装设计、品牌推广、企业宣传、项目申报等方面运作很不规范,难以提升企业档次,长效发展受限;农业产业上游生产组织不稳、人才短缺、管理乏力、标准不一,下游品牌包装、加工档次不高、市场狭小,难以对接大市场,总结起来就是经营主体内部组织管理无力,外部商品率不高,对接市场的能力不强。总之,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的不断调整,生产队伍弱化、经营队伍弱势已经成为限制农业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大瓶颈。

抓组织化“牛鼻子”  全国率先成立12农业产业协会

在梅州市农业局局长刘玉涛看来,“未来谁来种地”在梅州会逐渐演化出两类农民群体:一个是“致富耕山”群体,他们是从事一二三产业的个人或法人,积累了一定资金后,规模化集约土地、招聘专营人员、高端规划产业链条,以工业化的理念来运营农业产业。他们就是新时期的庄园主或职业农民。他们将会成为区域产业发展的标杆,是农产品变商品的主流载体,是食品安全的重要抓手。另一个群体是“耕山致富”群体,是指未来仍选择农业谋生的散户留守农民(家庭)。这些规模不大、数量很多的散户因土地分散、财力有限,主导能力就会有限,将逐渐成为“致富耕山”群体的稳定合作者,在较长的一段时期内,是国家粮食安全的主力贡献者。

刘玉涛认为,抓“致富耕山”群体(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创业带动“耕山致富”群体从业,是长效解决“未来谁种地”、粮食安全、食品安全、社会稳定的“牛鼻子”。如何抓“致富耕山”群体工作,“组织化”是核心。

为整合资源、搭建平台,抱团发展、协同共进,共塑品牌、合作共赢,梅州市农业部门用了2年时间,对全市范围内4000多家经营主体进行遴选、登记、编码、培训,按产业分类,于2014年6月底前全部组建成功了稻米、蔬菜、金柚、茶叶、慈橙、水产、农资、农机、特产、花卉、南药、养猪等梅州农业12协会,搭建起了农业产业组织化大平台。12协会共吸收了市内外各类涉农经营主体1500多家(人),共吸引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专家学者200名加盟担任顾问,已成为全国名副其实的最大农业经营主体联合组织。

2014年6月17日,梅州首个覆盖域内所有花卉类别以及涵盖种苗培育、种植生产、加工销售、品牌推广的花卉协会正式建立。加上于当月成立的梅州市蔬菜协会、梅州市南药协会,以及之前组建的八大协会和市养猪行业协会,梅州正式搭建农业十二协会组织化大平台。(梅州市农业局供图)

●转变发展方式——梅州农业发展与改革探索系列报道之一:梅州强势推进“六化三改”破解山区农业发展瓶颈

下一页
(责编:田伟、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