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抓住自贸区建设契机加快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

2015年02月16日09:26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重视发挥广东自由贸易区的独特优势

□郭 楚

中央政府去年12月宣布增设3个自由贸易试验区,这是党中央在新历史起点上加快改革开放提出的一项重大举措。李克强总理明确指出,“广东自贸区要利用毗邻港澳的区位和专业人才优势,加强同港澳深度融合,优先发展金融、科研等高端服务业”。这为广东自贸区发展指明了方向。笔者认为,发挥好毗邻港澳这一独特优势,有利于凝聚爱国爱港爱澳正能量,建设好高水平广东自贸区,增创开放型经济新优势,推动广东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参与全球经济竞争合作,继续保持广东在我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进程中的“试验田”和“排头兵”地位。

发挥体制创新优势

营商环境的优劣决定了广东自贸区对高端要素资源的集聚辐射能力,是能否提升广东国际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建设公平、统一、高效的营商环境刻不容缓。

发挥体制、机制创新优势是优化广东营商环境的关键。前海、横琴和南沙三大新区首先应在粤港澳体制合作、体制创新方面发挥引领带动作用,要把这三个新区打造成“一国两制”框架下的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通过制度创新推动粤港澳交易规则的对接。三新区要熟悉了解和合理利用港澳成功运行的国际惯例与规则,主动建立与其相适应的体制机制。要建立透明的商业规则和规范的商业纠纷解决机制,最终实现从学习借鉴港澳国际化营商经验向适应国际惯例与规则的跨越式转变,从合理利用国际惯例与规则向积极参与国际规则、标准的制定转变。从而形成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国际营商环境,实现简化审批流程、激发市场活力、取消外资限制、拆除贸易壁垒,推动建设高水平的广东自由贸易区。

发挥金融聚集优势

构建粤港澳金融合作新体制是建设广东自贸区的一大重要抓手。为了发挥好广东自贸区的金融聚集创新优势。笔者建议:一是允许前海、横琴和南沙新区制定特殊金融政策。允许在税制、币制和市场监管等方面引入港澳的制度资源,特别是支持前海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发挥积极作用。二是深入挖掘三个新区的金融创新功能,鼓励港澳银行为在自贸区投资设立的港澳台资企业提供人民币贷款和跨境资产抵押服务。积极谋求与国际知名的离岸金融中心开展合作,发挥三个新区在建设粤港澳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中的作用。三是通过采取更加符合国际规范的灵活而有效的金融监管模式,支持三个新区的银行机构与港澳银行同业开展跨境人民币银团贷款业务,扩大人民币的跨境使用,使三大新区成为港澳银行服务广东珠三角加工贸易企业融资、结算业务的地区性运作中心,使三大新区成为服务广东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和区域经贸合作的金融创新试验区。

发挥创新平台优势

从发展趋势看,美欧“再工业化”战略重点是发展创新最活跃、附加值最高的尖端信息技术产业,以拉动制造业复苏,重塑国际竞争优势。前海、横琴、南沙三个新区作为粤港澳主要经济带的重要枢纽,应瞄准美欧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趋势,依靠创新驱动,打造以电子信息、互联网、生物医药、新能源为核心的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中心,引领和支撑广东经济持续较快增长。一是构建技术转移平台和创业投资平台,使之发展成为广东珠三角的科技创新服务中心、创新科技成果交易中心,促进广东技术转移和创新成果转化,实现从成本优势向以规则、技术、资本、人才、品牌为核心的综合竞争优势转变。二是构建中小企业创新服务平台,为广东中小加工贸易企业提供战略规划服务、法律服务、审计服务以及专业技术服务等综合性产业服务指导,在广东自贸区率先建设全国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示范区。

发挥服务业合作优势

推动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是广东自贸区的又一重要抓手。与其他国际性双边或多边贸易区定位不同,广东自贸区主要是发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优势,推动服务贸易自由化,创造高端服务业合作平台,利用港澳优势加快珠三角和广东的经济发展。同时,为港澳服务业拓展內地市场,提供更大、更广阔的平台。

打造服务贸易合作示范区。打造服务贸易合作示范区有利于提升粤港澳服务业的合作水平:一是推动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建设,逐步把前海建设成为粤港澳现代服务业创新合作示范区。二是促进横琴开发建设,吸引港澳高端资源要素集聚,培育发展新兴产业,把横琴建设成为带动珠三角、服务粤港澳、率先发展的粤港澳紧密合作示范区。三是推进南沙CEPA先行先试综合示范区建设,打造服务内地、连接港澳的商业服务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和教育培训基地。

促进专业服务交流与合作。广东应考虑推出积极配套政策,便利和鼓励以港澳为基地的专业服务提供者,无需在粤设立分支机构的情况下直接为粤企提供服务。要进一步消除限制专业人员流动的制度性壁垒,进一步拓展粤港澳高层次人才的交流与合作渠道。

探索开放高端服务业。为了抓住机遇,争取国际规则话语权,尽快参与新一轮国际贸易规则的谈判,我国必须探索全面开放高端服务业,取消对外资准入的限制,尽快拆除服务贸易领域的壁垒,如何趋利避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粤港澳在服务业开放方面的先行先试,破除制约服务贸易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探索负面清单管理,总结开放高端服务业的成效和经验,从而进一步为推进我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作出新贡献。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钟哲、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