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广东省高院院长:司法系统人事有望春节后“解冻”

2015年02月13日09:16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郑鄂在分组讨论时说,法官职业化道路改革将有助于待遇提升,未来法官待遇会比一般公务员高一点。新快报记者 宁彪/摄

省高院院长郑鄂回应司法改革热点:

确认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后,广东省司法系统人事冻结,何时才能解冻?员额制中法官、检察官占比39%以下,是否一刀切?司法系统人才流失严重,原因何在?昨日,省人代会各代表团分组审议两院报告,在云浮代表团,广东省高院院长郑鄂公开回应了多个司法改革热点问题。郑鄂透露,人事冻结有望春节后解冻,员额制的5年过渡期间法官队伍预计有1/3退休、1/3晋升,还有1/3将退出法官队伍。

问题

关键词 人才流失

未来法官会比一般公务员待遇高

“近几年全省法院(系统)和检察院(系统)每年都有一两百人离开,不仅仅是贫困地区,这两年走得最多的是发达地区,深圳、广州、东莞等。”昨日上午,在云浮代表团分组讨论的郑鄂花足时间详述司法系统的人员流失问题,他将这个问题称为“很复杂的现象”。总结背后的原因,郑鄂认为最突出的矛盾是工作量太大。

“广东法官人均办案量比全国平均数多一倍,别看法官挺神气的,其实挺苦。白天要开庭,晚上写裁判文书,不是很简单的。一简单群众意见就来了,比如怎么有错别字?压力大,承受不了的人就离开了。”郑鄂透露,广东受理案件量去年猛增十几万件,而广东作为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后,司法系统人事冻结,加剧了这一情况。

第二个矛盾,郑鄂认为是待遇,“承受这么大工作量,这么大压力,改革后有终身责任追究和零容忍制度,办错案了就要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终身不能从事法律职业,律师都当不了。想想也没啥好处,好多地方高薪吸引,你也给不了我这么好的待遇。因为待遇离开的,这个很正常。”

对此,郑鄂认为,法官职业化道路改革将有助于待遇提升,“未来法官待遇会比一般公务员的待遇高一点,这样才能稳定住(队伍)。国外任何一个国家,都给法官最优厚的待遇。法官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要给与他一定的生活条件和社会地位,他才能够发挥这样的作用。”

此外,司法体制改革刚刚铺开,郑鄂坦言改革的波动也是人才流失的一大原因,“当前改革中有一些波动,波动是正常的。实行责任制后,影响最大的是老的和小的。老同志觉得我已经办不动案了,但不办案就没有签字权,员额制是缺一补一的,不办案不能占着法官席位。年轻人也有问题,现在政策不明确,他们想法很多。”

行动

关键词 人事解冻

向省里提议春节后解冻,肯定会解决

在省人代会分组讨论两院报告的一天里,新快报记者在现场听到最多的疑惑,便是人事冻结到底何时解除?昨日下午,云浮市检察院检察长江理达直言:“在司法体制改革之前,冻结一切人事。当时的出发点是好的,确保改革的稳定顺利推进。但是时间一长,特别云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到,就出现了矛盾。”

江理达吐“苦水”称,云浮市检察院目前空缺12个编制,“机构又没有变,原来那些科长、庭长还空缺,怎么办?副科长、副庭长原来以为有机会上,现在又压住了,不能启动;原本想在社会上招聘,冻结了;想在县里内部调人,也冻结了。怎么办?真的受到很大的影响,不利于工作的安排。”

江理达说完后,郑鄂当场回应:“这个事可以解决,春节过后就解冻。”之后,郑鄂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是这样一个想法,最后看省里确定的时间。我们已经提议,肯定会解决。”

方向

关键词 法官晋升

“以前通过考试当法官,以后按工作量”

在司法改革中,法官职业化改革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深圳作为试点市,已经率先明确法官不得兼任司法和行政岗位。未来,法官如何选拔,如何晋升?说到法官问题,绕不过去的一条线,就是员额制中法官、检察官员额不得超过39%。

“顶层设计后,很多问题要在实践中,在试点中发现。下一步原则是按照现有的检察院和法院的人员,把检察官、法官的人数控制在39%以下。广东当时报方案时提35%到45%,但被退回来了,要求必须在40%以下。最后确定39%以下,有多少科学性?没有经过实践不好说。”郑鄂认为从目前看,39%确实与世界法院发展规律相符。

“真正可以拍板负责的法官是少数,多数是辅助人员,比如法官助理、书记员等,给法官服务的人员,让法官有精力专门干法官的事。现在,我们很多法官的很多精力没干法官的事。”郑鄂认为,过去只要当上公务员通过司法考试进入法院工作,基本上是“当然”的法官,但这并不符合实际需求。

“需不需要这么多法官,过去没有这个理念。过去的理念都是多多益善,所有机关都这么想,多给我两个人,多总比少好。没有按司法规律来考虑,而是按照一般行政公务员来考虑。使得大家感觉,法官素质参差不齐。”郑鄂透露,未来能否成为法官,“以前通过考试当法官,以后按工作量。通过实践、社会磨练,最后大家认为他能够当法官了才可以,逐步让能够担当这种责任的人来当法官。”

关键词

人事流动

“5年过渡期法官队伍退出1/3”

根据中央顶层设计,5年为法官员额制的过渡期,在这个过渡期间,法官队伍将如何调整?郑鄂透露,在制度设计上会注重法官中的老中青比例,“中央给出了5年过渡期,5年以后做选择。老同志很自然就退休了,对没安排的老同志,他们能否进入法官队伍,我们要在制度安排上思考。今后安排员额时,会注意老中青员额配备。老法官占一半,40到50岁的法官占30%,40岁到30岁的也安排一两成。最后,逐步做到3比3比3,走上正轨。”

员额制中,法官员额比39%以下是否一刀切?郑鄂解释称,员额制的39%并不会一刀切,“不是说每个法院法官员额都是39%,是广东全省法官的比例。员额制,要根据自己的案件量来计算。深圳第一轮改革下来,按照60%员额,人均办案量还是300件以上,这就是编制的问题。佛山第一次认定是44%,也不是39%。”

5年内,目前的司法队伍将有怎样的流动?郑鄂预测,“五年有三分之一的老同志退休了,还有三分之一随着案件量和工作量增长进入法官队伍,是根据工作量来的。还有三分之一要退出法官队伍,当行政人员、辅助人员等,总体是这样的态势。”(周雯)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