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2014年江门民生支出120.7亿元 同比增12%

2015年02月10日09:27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恩平三山村在扶贫中引进家庭病床和居家康复治疗服务。甘雁娜 摄

  区域协同、经济蓄势、城市振兴、政府提效可谓促进城市发展的动力,民生保障则直接体现“城市的温度”。从《政府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出,民生支出从去年的114.4亿元增加到120.7亿元,同比增长12%。民生保障力度进一步加强,从精准扶贫、服务便民、公交一体、就业保障、以文化人、教育优先、健康惠民和平安江门8大方面构筑新一年的“城市温度”。

  民生保障作为直接惠于民的重要任务,引起社会高度关注,记者综合多方声音,发现精准扶贫、教育优先、健康惠民成为两会代表和百姓关注的热点。

  精准扶贫帮扶集体脱贫更要拉个人一把

  2014年12月18日,在全市帮扶开发工作会议上,邓伟根提出“精准扶贫”理念,引起广泛关注。“精准扶贫”也被写进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争取“努力实现扶贫全覆盖、常态化”。从报告中可以看出,“精准扶贫”不只是新一轮扶贫“双到”帮助农村贫困户脱贫,而是扩大帮扶面,兼顾城乡。据统计,江门有劳动能力的、低于低保的贫困家庭有4000多户,2万多人,另外残疾人5700多人。那么对于处在贫困线的人,“如何精准扶贫”是今年两会许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关注的话题。

  市政协委员俞雪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需要考虑四个方面:一是要扩大扶贫面;二是对于要帮扶的人群要摸清底细;三是谁去扶;四是拿什么扶贫。“以往扶贫一般比较关心解决村集体收入的问题”,鉴于此,她建议不仅要帮扶集体,更要帮扶个人,例如,对于因病致贫的人是有劳动能力的,他们只是因为疾病暂时丧失劳动能力,政府不应只是给一点点救助、探望一下了事,而要考虑怎样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可以利用医保、医疗救助、扶贫的政策等合力治好他(她)的病,恢复他(她)的生产、生活能力,“这是平时扶贫比较少考虑的“。她表示,原则上只有解决致贫的根源,才能从根本上脱贫。

  城市贫困户的精准扶贫也引起关注。政协委员李光明提交了《关于对城市贫困户精准扶贫的建议》,他认为,现在城市中存在一部分被遗忘的,甚至比农村贫困户更艰辛的困难户。“他们主要因失业或因病致贫,无正常性收入,也没有生活来源,也不属于低保对象。”李光明建议对这类人群进行摸底,打破对困难户帮扶的旧框架旧标准,重新修订低保式帮扶标准,并设置分类、分级补助标准,以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

  教育优先取消择校生希望加大教育经费投入

  继去年市区“小升初”推行地段生和学区制(对口学校)的入学方式推进教育均衡发展,《政府工作报告》继续提出“推动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另据了解,2015年江门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工作意见即将发布,按照省教育厅的部署,高中阶段招收择校生将成为历史,教育均衡化进一步扩大到高中阶段。

  五邑大学副教授、市政协委员胡帆认为,取消择校是趋势所在,“有择校生的时候,条件好的家庭能享受的优质教育的机会就多一点”,这会导致教育不公平,然而,“以往收取的择校费用有部分可以由学校自由支配,用于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教学条件,取消后一定程度上影响学校办学经费”。她认为可以考虑加大财政经费投入。胡帆称,广州、深圳等经济发达的城市,取消择校生后财政可以加大教育投入,但对江门而言,政府需要统筹考虑。

  政协委员欧阳国远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按照现有的教育经费投入,学校运作比较困难,希望能加大经费投入。”另外,对于义务教育均衡化推进过程中产生的实际问题,他比较关注初中义务教育阶段好生源可能流失的现象。自实施“小升初”地段生和学区制(对口学校)政策后,他听到有些父母得知无法进入景贤这类好学校后,转向广州等地的学校,“这可能导致好生源流失。”欧阳国远认为,可通过办优质民办初中来弥补,“民办学校经费由民间投资,招生不受限制,也可以采用现在的通行做法,让民办学校挂名校的牌子”。为此,他今年提交了关于《创办江海区民办优质初中》的建议,报告中分析,由于“小升初”新政策的推行,景贤学校对应的三所小学以外的学生无机会进入该校,大批江海区优秀学生无法通过竞争机制考入名校,而江海区本地的3所初中教学水平不高,他提议在江海区建一所民办优质初中,以提升江海区义务教育初中阶段的水平。

  健康惠民基层医疗备受关注明年农村卫生站全覆盖

  近年来,“看病难、看病贵”始终是关乎老百姓生活的大事,这也是今年两会代表热议民生热点。《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步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进一步优化整合市、县两级医疗资源配置。”另外,今年还要“整合镇级计生服务机构与卫生院职能,基本实现农村卫生站全覆盖,提高基层卫生服务水平。”而药品零差价、医养结合以及农村卫生站建设等成为代表们讨论的热点。

  作为临床一线的工作人员,政协委员管静比较关注药品零差价补贴的影响。按照政府的要求,以往医院药品进价和售价之间的15%左右的差价被取消,而这15%的差价中的80%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补偿,10%由财政专项补贴,10%由医院自我消化。然而,在实际调研中,管静听到基层医院反映政府补贴经常到不了位,“钱用出去了,但政府补贴来得晚,调研的四家医院都说亏。”她认为,政府政策调整不能把药品零差价的负担转移到医院头上,让医院来承担政府的责任。

  另一方面,政协委员李宇明则比较关注基层卫生服务水平,“江门在基层卫生服务方面还比较滞后,目前全市还有52个自然村没有建立村卫生站,其中开平占40个”。李宇明表示,今年政府工作要求实现全覆盖,“这不是单纯钱的问题,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建议,除了以往的农村义诊以外,应结合村卫生站的建设,把原来的光是“输血“(义诊、送药品等)方式,深化变成“造血”,在基层建立卫生站,形成自己的造血系统,从而实现农村医疗卫生全覆盖。(甘雁娜)

(责编:孙璐、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