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成都一小区现50多家麻将馆 居民半年来没睡过安稳觉

2015年02月02日11:18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该小区的每个单元几乎都开有麻将馆。

  来信摘录

  华西都市报:

  你好!我是成都市万达小区居民,本小区麻将馆超50家,每天晚上凌晨吵得左右邻居无法睡觉,特别是上下层,掉下个杯子或麻将牌,移动一下凳子,小孩和老人多受惊扰。我们向有关部门反映多次,但一直没有人来进行管理。(市民曾先生)

  1月31日,记者来到人民北路万达小区,记者随意走进了一栋单元楼的5楼,3家由私人住宅改造成的麻将馆正在营业,每间麻将室几乎都坐满了人。

  居民曾先生告诉记者,小区麻将馆超过了50家,左右邻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困扰。记者在小区走访的当日,正在经营的麻将室就不下30家。

  “家门口”搓麻

  方便又“实惠”

  “砰!”在小区的一家棋牌室,老“麻友”刘先生正在“激战”,刘先生说,自己大约2年前住进这个小区,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到这家麻将馆打牌。

  “每场50元,可以打4个小时。”刘先生说,他有四五个固定牌友,都是住在附近的居民,选择在小区里的麻将室打牌,就是觉得方便。

  记者发现,一般小区外的棋牌室收费在每场60元至80元之间,环境好一点的甚至要100多,部分还会按每小时10元左右的价格计费,与小区里“亲民”的价格相比,的确不具有吸引力。

  麻将室爆满

  几乎每个单元都有

  该小区是一处高层电梯公寓,分为4个区域,共21个单元,每单元约200户居民。走进其中一个区域,8个单元围成一个圈,从楼下向上望去,有4家住户的窗外打出“棋牌”、“麻将”的招牌,有的贴心地标明具体楼层和房间号,有的还标明了电话号码。

  根据牌子上的指示,记者来到其中一家位于5楼的麻将室。这家麻将馆面积100多平米,老板将客厅、书房和卧室都改造成了麻将室,摆上了机麻。在客厅里,8个中年人围坐在两个桌上打麻将。不一会儿他们的10多个朋友陆续走了进来。“今天他们包场了。”老板冯先生称,要想玩只能是晚上7点以后了。

  在这个区域,记者看到正在营业的麻将馆有13家,几乎都是满座,而经过对整个小区的走访,记者粗略统计约有麻将馆30家。资深牌友刘先生告诉记者,这类麻将馆一般只有通过熟人介绍,否则不太容易被发现。

  “小区麻将馆里面多得很。”居民曾先生透露,在这个小区内有50多家麻将馆,“几乎每个单元都有。”

  来的都是熟客

  耍晚了自行锁门

  “来的都是附近的熟人。”王先生说,因为附近靠近批发市场,很多商家早上批发完货物就闲了下来,因此下午1点多到晚上6点左右来打牌的除了本小区的邻居外,还有这些商人。“还有附近酒店的厨师,他们一般是从下午2点半玩到4点半,耍完回去准备做晚饭。”而晚上7点过,是附近的上班族比较多的时候。晚上10点,附近酒店的一些年轻员工下了班也会来打牌。

  “有时耍到2点过,有时会耍通宵。”王先生说,有客人玩得太晚时,他通常会先回去休息,因为都是熟人,他会叮嘱这些客人走时自行关灯、锁门。

  至于客人是否在深夜吵到邻居,王先生称会提醒客人轻声,自己目前还没有遭到过邻居投诉。

  居民投诉>>>

  半年来没睡过安稳觉

  “有时候下午在家,想睡个午觉,突然就被惊醒了。”1月31日下午3点过,万达小区居民胡女士指着隔壁的麻将馆说,自从半年前她家隔壁的私人住房被改造成麻将馆后,每天下午1点多开始都有人来打麻将,而且经常要持续到深夜。

  “半年来想睡个踏实午觉都困难。”胡女士说,麻将馆的门白天都是打开的,“麻友”们高兴时的欢呼声、出牌时的“砰砰”声,从隔壁屋里传出来,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和胡女士一样,住在另一栋楼的曾先生也是不堪其扰。“晚上12点过都还在打。”曾先生说,他在这里住了1年多,楼上的麻将馆除了下午有人打麻将,晚上12点过都还有人在耍,“挪动椅子、跺脚的声音特别清晰。”

  监管尴尬>>>

  违规行为难以认定

  小区内开麻将馆,到底应该由谁监管?“我们也接到过一些客户的投诉,也进行过一些整改。”小区一名工作人员说,物业管理方曾在麻将室门口张贴通知,要求降低扰民噪音,但没过几天通知就被撕下,“物业没有执法权,我们只能劝导教育,也很无奈。”

  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黎明告诉记者,针对小区“住改商”开麻将馆这一问题的监管,涉及很多职能部门,监管界定比较困难。一般来说,业主要将居住房屋改成经营性房屋必须交物业报备,同时向房管部门申请批准,可是家庭麻将馆很难定性,业主也不会主动报备。在麻将室内,如果涉嫌赌博,则由公安机关对这种违法行为进行整治,但这种家庭式麻将馆,很难判断是否是朋友间的娱乐还是赌博;如果噪音严重扰民,则由环保部门监管,但在取证上存在困难;而打牌影响邻里关系时,就需要社区或物业出面协调解决。

  王律师说,居民家庭麻将一刀切很难,但如何规范管理,防止扰民,需要多部门一起协调来解决。(周家夷 杨力 杨尚志 李智 吕甲)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