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广州停车费新方案 最迟到6月底公布

2015年02月02日08:38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咨情问政现场,韩志鹏代表向10个部门提了15个问题。

  曹志伟带着自己打印的材料问政交委。

  “停车难停车费高”成政协委员咨询问政重点

  广州日报讯 (记者刘幸、林静、何瑞琪)昨日上午,政协大会开幕式结束后,政协委员们浩浩荡荡地走向下一场地,开始每年市两会的“重头戏”——摆摊问政。今年摆摊的政府部门比去年增加1个达到28个。“停车难、停车费高”成为委员咨询的重点。

  问:停车费涨了治堵效果如何

  物价局:拥堵指数一直在下降

  政协委员朱国麟一早就找到物价局摊位,“如今广州停车实行差异化收费,目的是为了治堵,到现在为止有没有效果呢?”物价局工作人员答复,广州于去年8月1日实施停车差异化收费之后,交委的官方网站公布了治堵效果,去年下半年交通拥堵指数与前年同期下降0.74%,10月份比同期下降6%,11月份下降4%,从指数上看是有一定效果的。

  朱国麟却说:“既然有效就应该尽量公开,用来解答群众的疑惑。我自己的感觉是对治堵并没有多少效果,拥堵指数下降是不是因为停车费涨价?如果与预期效果仍有差距,是不是还要继续涨价?提价的依据究竟是什么?治堵的预期目标到底达到了没有?”

  朱国麟进一步说,“比方说,我们出去吃个饭,如果事先就知道没有车位,可能就不开车出去了,这和停车费涨价是没有关系的。我认为,治堵一个方面是把道路扩宽,将道路立体化,另一方面是减少车的数量,停车费高了跟路上车的数量之间有没有因果关系是值得商榷的。”

  市物价局工作人员坦诚回应,市民感受跟实际上有差别,这主要是因为配套设施没有跟上的缘故。停车费涨价只是30条治堵方案的其中一条,只用这一条就要解决交通拥堵是很困难的,还要配套设施跟上才行。从目前看,涨停车费对于治理拥堵有一定效果,但是跟老百姓、媒体反映的有差距,将来会对路面停车的评估建立联动机制。

  问:阶梯方案研究到哪一步

  物价局:初稿最迟6月底公布

  送走朱国麟委员,市物价局“摊位”上来了委员韩志鹏,“广州停车费新方案,我作为听证会代表,提出阶梯方案,当时说下一步制定研究,现在到哪一步了?”

  市物价局作出回应称,自从广州停车费调整收费后,政府部门一直在评估效果。去年听证会后考察了一段时间,如今,新方案基本有了初稿,最迟6月底向社会公布。

  记者了解到,新方案将有3个改变:第一是进行高峰、低峰时段收费;第二是起步价调低,也就是第一个小时会比现在便宜,但第二小时要贵一点;第三是一、二类地区晚间停车的节点会从22时提前到19时或20时,提早结束停车高消费的“日间模式”。

  问:立体停车场能否纳入小区配套

  市规划局:鼓励现有小区兴建

  在市规划局的摊位上,委员刘满潮表示,政府部门应该鼓励开发商建设立体停车场,并纳入小区配套范畴,甚至给予产权,这样开发商就有动力去建设立体停车场。

  刘满潮以自己为例称,广州在现有停车场上加建立体停车架,成本不会高,如100个车位,加个立体停车架,形成上下两层的话,停放150个车位不成问题,但是利润可观,大有可为。去年广州市政协就有提案,但广州推进速度缓慢,需要其他手段刺激。

  针对刘满潮的提议,规划局工作人员现场回应称,政府部门为了鼓励建设立体停车场已经开了口子,现有停车场建设立体停车场不用报批。但在新建设的小区中,若把立体停车架纳入小区配套范畴恐不妥。此外,立体车架不是不动产,当作产权范畴也不行。且立体停车架很容易拆卸,万一开发商在验收完毕拆掉立体停车场,市民利益受损怎办?

  “摆摊问政”

  是“双促进”

  广州日报讯 (记者方晴、任珊珊、王鹤、林静、魏丽娜、刘晓星、刘幸)昨日“摆摊问政”活动还没开场,各部门的一、二把手已带领专职人员提着厚厚的材料早早“进考场”。约10时20分,问政开始,韩志鹏和曹志伟依然是现场焦点,在记者们的长枪短炮下问政了逾10个部门“摊位”。曹志伟更是首创“一对三”问政,在市交委的摊位上请来物价局、工商局的负责人一同问政停车费。

  昨日10时20分,市政协主席苏志佳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如桂出现在活动现场。他们首先来到市发改委的摊位前,然后顺着摊位向前一一慰问前来咨询的委员和耐心解答的政府各部门工作人员。在每个摊位前,两人都耐心地听完咨询委员的问题。

  在市公安局的摊位前,市政协委员龚文武正在咨询快速路提速的问题。他随后向苏志佳和陈如桂介绍了自己的想法,“我想了解一下广州的快速路能否提速的问题”,龚文武说,广州对道路的规定究竟是怎么样的,广州有些路况很好的道路,如广州亚运大道、新光大道、广园快速、新滘路等道路建设较完善条件很成熟,能否分时段,如在深夜给予提速。陈如桂对广州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吴泽驹说,“这个建议很好,你做完以后把这个建议的研究方案给我看看”。“道路资源是有限的,在确保安全前提下,科学提升道路通行能力是合理的。”

  10时30分,在视察完14个摊位后,陈如桂急匆匆赶回市政府开会。临走前,他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协商咨询活动形式很新,对接沟通很顺畅,大家提的问题很实在,对政府部门做好工作和提升服务很有帮助,这种方式对解决问题特别好。

  苏志佳则继续走访了剩下的14个政府部门摊位。苏志佳说,协商咨询活动建立起了政协委员与政府部门沟通的平台,协商咨询活动具有“双促进”作用。很多委员是自己界别里的专家,但往往只是熟悉自己界别内领域,有了这个平台可以让委员去咨询了解情况,掌握了全面真实的事情,促进了提案质量的提高。

  在谈到近年市政协重点培育提案,苏志佳保密地说,“你们后天就能了解到了”。不过,他还是透露,今年的重点培育提案里还有关于岭南文化的内容,“前年我们关注迎春花市,去年关注粤剧振兴,今年我们关注工艺美术的传承。”据了解,这个提案从去年9月份就在酝酿中。

  3000“约租车”3月下旬测试

  广州日报讯 (记者何瑞琪)韩志鹏就广州将推近3000辆政府许可的“约租车”的新闻进行求证,市交委客管处副处长苏奎有所透露,预计今年3月下旬会进行测试。

  近期,有关各类移动互联网平台下的“约租车”“专车”的议论纷纷扬扬。韩志鹏问,政府是不是也有计划推出自己的“约租车”。

  苏奎回应“由政府推出”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实际上是按照社会需求,吸纳各类互联网公司参与市场服务,以企业为主体进行推出。政府所做的工作是为企业做好培训。现正招聘司机,并在3月份会对整个流程和信息系统进行测试,出现问题进行整改,届时就能和市民正式见面。

  以后不用办停车场收费证明

  广州日报讯 (记者王鹤、何瑞琪)昨日,问完停车问题,曹志伟请来了市物价局和市工商局的负责人到场,给三个部门拿出了一张A3纸大小的图,就停车场“办证难”问题提问。

  “广州市仅1100个停车场办理证照,不足全市在册登记经营性停车场的1/3。并非停车场不愿办证,而是繁琐的审批手续,迫使他们走上‘黑停车场’的道路。”曹志伟说,工商局、物价局、市交委对停车场执照办理的政策有矛盾,造成“卡壳”难办证。“物价部门要求营业执照须与停车场地址相符,而工商部门认为车位不属商业功能,应在停车场内设有商业性质的办公室方可申领。”他建议,每个部门都降低一点门槛,取消核定停车场收费标准的手续,由营业执照代替,同时实现全市统一的工商管理平台,各区设置办事处,实现真正的“一照多址”。

  市物价局答复表态,现在工商、物价、交委三个部门正在搞一个办证流程,“现在初步明确,办停车场收费证,街道开证明就行了,工商局也承诺,对这些停车场发放工商执照,我们凭工商执照发放证明。”并表示,“物价局的目标是以后不用办收费证明,最终取消收费证明,明码标价就行。这是我们改革的方向。”

  市工商局则回应“一照多址”有难度。

  对此曹志伟表示,“我也向税局反映一下,不行我就向陈建华市长反映。都是市政府领导下的部门,不能为了部门自己的便利(就不办)。”

  车主买年票,“老实人吃亏”?

  广州日报讯 (记者方晴、任珊珊、王鹤、林静、魏丽娜、刘晓星、刘幸)政协委员陈迪生今年关注的是机动车年票问题,他向市财政局和市交委连抛数问:年票的收费依据是什么?是否存在重复征收的问题?每年征收的钱用途是什么?在他身边便有近半车主拒缴年票,导致“老实人吃亏”的结果,公平问题如何解决?他建议,深圳每年新建的道路不比广州少,广州是否可效仿深圳让政府为车主年票“买单”?

  市财政局回应,广州去年收取的机动车年票总额与前几年基本持平。陈迪生将其解读,“机动车数量在增长,年票总额却没增长,意味着买年票的车主比例减少。”

  市交委的回应是,机动车年票按照地方性条例《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收取,不存在重复征收情况。燃油费里包含的是养路费,年票是道路建设费用性质的收费。过了投资回收期后可以停止征收吗?目前仍无说法。至于公平问题,由于交警职能不挂靠在交委,追缴力度越来越弱。

  现场花絮

  半个钟

  曹志伟有意迟到

  错开问政“高峰”

  10时40分,在问政活动开始20多分钟后,曹志伟委员才姗姗来迟,原来是政协特意安排他“晚半个小时再来”,与其他委员错开问政高峰,避免堵塞。

  1对3

  先预习微博八问

  市交委有备而来

  到场后,曹志伟第一时间来到市交委摊位。“这些问题也涉及物价局,能不能请物价局的同志也一起过来聊下?”“工商局在什么地方?我想请三个局(市交委、物价局、工商局)的领导都坐在这里解开这个结。”在长达50分钟的问政过程中,他先后请了物价局、工商局相关负责人来到交委摊位前,开起了“联席会议”。

  曹志伟此前曾在微博上公布了他对市交委的八个问题。他刚开头,市交委负责人就说,“我看了你微博上的问题,不用再问了,我一个一个向您解答”。市交委负责人表示,广州市路内泊车数量是3.2万个,其中咪表停车位6000多个,各区自管的人工停车位10600多个,咪表和人工共计17035个,都已经编码,也纳入了电子地图,手机APP都可查询其位置、价格、所属单位等;另外,1.5万个停车位位于非市政道路,属于城中村道路,产权不属于政府,属于村集体,收入也归村所有。

  对于市交委的答复,曹志伟表示“满意”。他补充了两点建议,“既然咪表停车减少了,能否减少咪表停车位,还路于民?”另外,“交通狭窄路段能否留出几个位置用于出租车上落客和私家车停靠?15分钟以内免费。而且市民停车办事,第一小时是刚需,停车费能否采取阶梯计费,第一小时按涨价前价格收费,第二小时2倍,第三小时3倍,让停车位真正流转起来,提高使用效率。”

  2封信

  先表扬发改委

  再赞政务中心

  在市交委问政50分钟后,曹志伟又来到发改委送出了一份表扬信,表扬发改委在行政审批改革3.0和人在证图提案中的作用。曹志伟还给市政务中心准备了一封表扬信,给公积金管理中心准备了一份建议,但由于市政务中心和公积金中心不属于政府部门没有出席“摆摊”而只能交给政协转交。

  知情问政结束后,曹志伟表示,参加这么多次问政,这次的答复他最满意,也觉得最有成效。

  900问

  韩志鹏走十部门

  “口水都讲干了”

  明星政协委员韩志鹏来了!“哗”的一声,许多媒体迅速“补位”长枪短炮对准他:“韩委员,今年走几个部门?”10个!这是韩志鹏给出的答案。昨日,他轮番向市物价局、市交委、市民政局等挨个发问,部分部门甚至一口气提两个问题,致使问到12时知情问政活动接近尾声,他才去到最后一个部门,讨了一瓶水一口气喝完,“口水都讲干了!”他对自己这次问政,政府部门的回应给出了80分满意度。

  今年,韩志鹏从网上收集了900个问题,经过整理,他决定重点关注停车场收费、五类车、失独老人等问题,有关部门均作出回应。韩志鹏透露,许多部门在两会之前已向他打电话、发短信,想打听一下他有哪些“棘手”问题。

  知情问政这些年

  【历史沿革】

  知情问政:1990始 摆摊问政:2010始

  知情问政活动有多热?去年9月举行的知情问政活动,就有380多名委员提出了254个问题,职能部门现场解答了241个问题、会后解答了13个问题。

  这么受委员欢迎的知情问政活动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据了解,市政协从七届四次会议就开始举办知情问政活动,一直都是以座谈会的形式举行,政府有关部门到场介绍情况,委员在座谈会上提出问题。而将知情问政办成“面对面”的摆摊互动形式则是从2010年开始,2011年首次举办过一年两次知情问政协商咨询活动,2013年开始成为惯例,至今每年都举办两次,一次在市两会开幕后,一次在8、9月份举行。

  【政府部门】

  最少:19部门出席 最多:41单位捧场

  至今举办的9次知情问政协商咨询活动,从一开始的19个政府部门参与问政,到高峰时期的41个部门参与,到最近常态化的28~29个部门参与。数量各有不同,反映了政府部门和政协的互动不断加深。

  2010年4月11日举办的第一届知情问政活动上,广州市19个政府部门齐聚市委会议室。

  2011年2月20日,市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在开幕前,31个政府职能部门在白云国际会议中心接受了问政。不过摊位询问出现冷热不均现象。

  2011年8月是27个政府部门参与,最高峰时是2012年1月和2013年1月,都有41个政府部门参与。随后参与政府部门在27~29个之间徘徊。参与的政府部门不再有冷热不均的现象,每个摊位都有委员咨询。2013年1月,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问政活动曾一度合并,后又分开举行。(刘幸 林静 何瑞琪)

(责编:刘卫东、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