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司法官的中立性至关重要

谢鹏程

2015年01月30日08:52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法律实施的关键在于司法。一切法律纠纷都起因于法律的疑义和利益的冲突。只有通过司法来统一地解释和适用法律,才能解决法律纠纷,维护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司法官作为法律的宣示者和纠纷的裁判者,能否保证其在司法过程中的中立性,不仅决定了司法的品质和现代化程度,而且决定着国家的法律实施状况和法治化程度。

现代司法制度与传统司法制度的差别是多方面的、复杂的,有些甚至是微妙的。现代司法是一种不同于经验理性的技术理性,具有不同于大众生活思维的法律职业思维,具有不同于日常逻辑的专业逻辑。现代司法的所有这些差别和特点都来自两条公理的坚持和实现程度:一是司法必须保持中立而不能偏袒任何一方;二是司法官都是人而不是神。

什么样的司法是值得党和人民信赖的司法?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不能把自己置于抽象的、不受司法约束的组织或者群体的地位上,必须把自己设想为一个普通的、正直的当事人。从一位正直的当事人的立场上来期待和要求司法,首先必然是中立而无偏私。中立性要求司法官在解决纠纷的过程中与双方当事人保持同等的距离,对双方采取不偏不倚的态度和行为。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司法的中立性是十分脆弱的、容易受到各种干扰,甚至丧失。这一方面是因为司法权在国家权力体系中本来就处于弱势地位,容易受到立法权、行政权和其他权力的侵犯,当这些权力与纠纷的解决有利益关系时,就可能影响和干预司法决定的过程和结果,使司法难以依法作出公正的裁判;另一方面,当对方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可能与权势人物或者权力组织存在某种关系,是可以借助这种关系来影响司法的。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发生,司法的中立性都会受到很大威胁,正直的当事人难以获得公正的裁判。为了保障司法的中立性,人们必须给予司法官特殊的身份保障。

司法官的身份保障不仅是司法中立性的内在要求,而且是司法官保持较高职业伦理水准的条件。一方面,人们对司法的信赖是司法权威的基础,与人们对司法官人格的信赖和敬意密切相关;另一方面,司法在品质上要达到社会的要求和期待,必须始终维持一定的素质水准,并且不断提高。为此,司法官要努力吸取不断进步的法律、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相关的知识和经验,并将其运用到司法工作之中。德国有一句格言:“一个饥饿的人是不能为这个国家很好地工作的。”司法公正是有代价的。要让司法官尽心尽力地为国家、为人民工作,国家就应当给司法官提供充足的保障,让其正常生活无忧、正常工作无虞,以便防止职务冲突。司法是需要经过专业学习和长期历练的技艺。如果掌握了这种技艺的司法官不能获得优越的待遇,有的会流向其他职业,有的会以不当的方式获得补偿;坚守者还是有的,但毕竟是少数。长远地看,低待遇必然会使司法职业丧失对社会精英的吸引力。若如此,这不仅仅是司法职业的悲哀,而且是国家的悲哀。

司法官也是理性人,有其局限所在,必须受到法律和正义的约束。首先,司法官必须受到法律的约束,做到严格司法。司法官严格按照程序法办案,按照实体法裁决,这是让人民群众信赖司法,树立司法权威和公信力的基本条件。其次,司法官必须受到正义和良心的约束。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深刻反省司法对纳粹政权的态度后得出一条结论:司法官不仅要严格司法,而且要按照公认的道德和自认为正确的方式进行司法,否则也要承担道德和法律上的责任。最后,司法官必须受到监督,以防治司法的专横、恣意乃至腐败。

司法官只能依法收集证据并按照证据规则认定案件事实,而不能无限制地、无条件地追求客观真相和实体正义。司法程序是实现司法公正的保障,也是对司法官选择手段(譬如刑讯逼供、非法取证)的限制。实体公正和社会公正固然重要,但都不是司法追求的唯一目标。司法官必须通过公正程序来实现实体公正,不能为了实体公正而牺牲程序公正;司法官必须通过个案公正来实现社会公正,不能为了社会公正而牺牲个案公正。这就是司法的程序优先原则。

(原载1月26日《学习时报》)

(责编:林龙勇、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