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小苍蝇”叮了亿元“大蛋糕” 中山林业局两科长锒铛入狱

2015年01月28日09:18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日前,中山市林业局营林科前科长蔡某照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中山市林业局营林科前科长黄某伟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接连两任科长落马,让一个原本并不起眼的科室进入公众视野。

  小科室何以犯罪频发?办案人员分析,营林科负责管理的林业工程往往要经过招标、施工、验收等多环节,在程序不公开透明的情况下,由一个科室说了算,其中的“弹性空间”为某些人徇私谋利提供可乘之机,暗箱操作、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等现象多发。

  按照广东省检察机关查办与预防危害生态环境职务犯罪专项工作要求,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充分发挥查处渎职犯罪职能作用,立案查办了林业系统营林部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渎职案件4宗4人。

  金钱诱惑

  小科长“弹性空间”捞大钱

  从1999年起,中山市针对森林山头林分质量较差,整体林相凌乱单调,生态功能低等现状,先后启动了“一区三线”和“林相改造”等人工改造森林工程。仅市级财政安排的绿化投入资金,近年来每年都达到1亿元以上。

  这样一个民生重大项目,很多相关监管职责落到了中山市林业局营林科的头上。更具体地说,该科室负责管理了中山市“林相改造工程”、“一区三线工程”和“海岸红树林造林工程”等造林绿化工程的招标组织、施工管理监督、验收和复查等工作。

  科室虽小,权力不小。仅以其负责的“林相改造工程”一项来说,从2004年—2012年,中山市先后分八期一共投入森林改造建设资金1.0584亿元,完成绿化造林面积达7万余亩。“蛋糕”之大,可想而知,也因此被“小苍蝇”盯上了。

  在不断加大森林改造投入力度的同时,为之垂涎的公司、个人开始打起主意,想办法拉拢林业主管部门工作人员,其中部分人禁不住诱惑。受经济利益的驱使,他们未尽到监管之责,造成部分造林工程施工质量低下,在失职渎职的路上越走越远。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蔡某照和黄某伟在先后担任营林科科长期间,在森林改造工程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严格按照技术标准验收的工作职责,玩忽职守导致大量未达到技术标准的工程标段通过验收并拨付工程款,给国家绿化造林资金造成重大损失。

  2003年至2010年,被告人蔡某照在担任中山市林业局营林科副科长、科长、防火办主任期间,利用其主管负责中山市“一区三线”森林改造、林相改造、防火林带维修等工程的职务便利,在工程招投标、验收等环节,为谢某勋实际经营的中山市五桂山镇良生绿化队、中山市五桂山镇石鼓地豆岗果场等造林队提供便利,共收受贿赂款17.5万元。

  与蔡某照案如出一辙,2008年至2012年,黄某伟在担任中山市林业局营林科科长和主任科员期间,利用主管造林绿化工程投标、施工建设和验收的职务便利,收受与绿化工程相关人员贿赂款共计43.2万元及价值45000元的家私2套。

  很显然,权钱交易助长了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行径。黄某伟在担任中山市林业局营林科科长期间,对中山市林相改造第六期工程的林地清理、挖穴、施基肥回土、种植验收及第一、第二次抚育等工序验收严重不负责任,未严格按照“种植密度133棵/亩,竣工保存率90%”的技术标准进行验收,导致大量未达标准的工程标段通过验收,中山市林业局已就此支付给各绿化工程造林工程队共计226万元。

  手握实权

  收受财物后在招标、验收中“放一马”

  大笔一挥,即让豆腐渣工程通过验收,其背后的“蛀虫”如何暗箱操作?

  办案人员向记者介绍,林相改造工程的施工验收分为割带清杂、打穴、施肥回土、种植、每次抚育施肥等工序的验收以及总竣工验收等阶段。营林部门工作人员在收受绿化工程队负责人好处后,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严格按照技术标准验收的工作职责,导致大量未达到技术标准的工程标段通过验收并拨付工程款,给国家绿化造林资金造成重大损失。

  随着办案人员调查的深入,“钻空”的细节也浮出水面。比如,在选取抽检“样方”时,营林部门工作人员会选择性地选取低山处、地势平缓处、容易测量处、林木长势良好或成林成片等“好种”的区域进行检测,对山谷背阴地带以及陡坡等较难种植地带中存在的不达标区域视而不见。

  招投标腐败问题,同样出现在林业工程中。以林相改造工程为例,每年的林相改造工程都需要通过招投标确定工程施工和肥料供货单位,而营林科的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评标小组的组成人员。

  办案人员介绍,绿化工程队负责人和肥料供货单位负责人为达到排他性中标的目的,设法多方拉拢营林部门相关人员的关系,以便在招投标过程中得到“照顾”。

  拉拢当然少不了糖衣炮弹,而少部分林业部门工作人员禁不住金钱诱惑,不惜铤而走险,共同作案。投标方一般会给营林部门工作人员贿送财物,而后者在收受贿赂后,在评标时往往给送其好处的单位评以高分,或者对投标单位的资质瑕疵视而不见。

  在利益诱惑下,这些渎职失职的林业部门人员对工程建设单位的“照顾”远非如此。

  根据林相改造工程的规划设计和招投标要求,每期工程必须有两个监理单位负责监理工作,而在林业主管部门工作人员不作为的默许下,施工单位串通监理单位,监理监督成为摆设。

  中山市在查办案件中发现,两个监理中标单位违规操作,委托同一个人负责现场监理工作,且现场监理负责人并未充分履行监理职责,对施工单位偷工减料不种、少种树的情况视若无睹,导致监理监督环节并未发挥应有作用。

  手段隐蔽

  办案人员要学施工工序、上山测量

  由于林业渎职犯罪手段的隐蔽,对渎职案的挖掘和侦查并非一日之功。

  办案人员介绍,林相改造工程种植范围一般在比较偏僻深入的山地,人迹罕至,一般不易发现。中山市检察院干警在一次周末登山活动中偶然发现了案件线索——大涌镇卓旗山风景区已改造的山地绿化景观差,树木种植密度稀疏、树种单一。

  干警随即向检察院汇报了该情况。凭借多年办案经验及职业敏感,检察院主要领导意识到种植情况可能存在严重问题,随即指示侦查人员对卓旗山景区植树情况开展调查,进而发现了重大线索。

  办案人员表示,由于涉林渎职犯罪大多属于结果犯,犯罪行为给国家造成损失的具体数额是认定犯罪的重要证据之一。因此,查办涉林渎职犯罪尤其要注重损失结果证据的收集。

  在克服天气、环境、定位等困难的情况下,经过两个多月的艰难取证,侦查人员勘察了“林相改造工程”第六期全部10个标段,发现施工面积为7500亩的该期工程未种植面积超过3000亩,种植率仅为40%,远远没有达到施工合同规定的造林成活率95%以上的验收要求,初步计算施工偷工减料造成国家损失超过400万元。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数字,却是办案人员花费不少心血才得出的。作为林业领域的外行,他们要熟悉人工造林的工序、术语、标准规范以及林业基本知识,甚至要收集近年来自然灾害、病虫害等相关历史记录。

  现场调查取证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比如,对于已完工工程的偷工减料情况,办案要靠测量现场的株距、行距、原生林木的比例等来确定大致的种植率,同时要注意观察现场清割的情况、种植林木的成活状况等。

  办案人员还反映,林相改造工程的种植点多为远离市区的偏僻山林,人迹罕至,有的标段连路都没有,要靠攀爬才能达到中心区域,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迷路。

  林业渎职案涉案工程大、取证难、技术性强,让办案人员无法掉以轻心。(辛均庆)

(责编:冯芸清、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