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川大教授称“女子无才便是德” 引全国网友论战

2015年01月27日11:40    来源:成都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女子无才便是得”,当这句话从川大中文系教授谢谦的口中说出,当下触动了全国网友的神经。“男权主义”、“性别歧视”……“闻风赶来”的网友为谢谦“打上了各种标签”。他的微博一夕之间从晒猫、晒孙子、晒老婆的“一亩三分地”变成“硝烟弥漫的战场”。

  网友论战

  从“说理”到“讨伐” 只用了24分钟

  “4年前毕业的博士弟子……她说去年评副教授了,现在整天忙于孩子,没精力写论文争项目,评教授无望了。我说女孩子为什么非要当教授?第一尽职尽责把书教好,第二把贤妻良母当好,第三快乐人生……” “有个博士生女弟子貌似女权主义,男友上海某名校数学博士后留校任教,都谈婚论嫁了,她却不愿离开成都……我说第一,你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何况他是未来的数学家;第二女人的幸福不靠一个人奋斗,资源共享,他的成就也是你的成就;第三女子无才便是得,以他为中心,得到幸福。” 1月21日晚上,相隔24分钟,谢谦两条关于女博士事业与家庭之间如何选择的微博,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楼下”评论已由川大校友之间讨论,转为全国参与的“女子无才便是得,是男权主义的体现”论战。

  微博认证大V,中山大学哲学系在读博士生、媒体特约评论员“@彭晓芸”针对“女孩子为什么非要当教授?”提出不同意见。有些女生把读博进高校的路径当成清闲稳定的追求,一旦后劲不足就说是生子拖累的,这类型的人在一开始就低估了学术的艰难。“但作为导师,那样回应女生的抱怨很不妥。”

  “这位教授您的这些言论,在美国早就丢饭碗了,哈佛前校长summers为什么被迫下台?仅仅因为他在学校小范围评论:女性总体上数学和科学的顶级天赋不如男性。”网友“@红拂张”就哈佛前校长的例子给出意见,“没有双方独立的人格不可能有高质量婚姻,当一个人真正强大成熟,就自然有足够能量去给予。”“论战”进展至此,尚在说理范围。

  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陆续有不同观点的网友加入,论战升级。在微博贴有“女权主义者”标签的“@claudiel”在论战次日中午搜集了谢谦从2013年8月17日至今,涉及女权话题的9张微博截图,并@了“女权之声”、“新媒体女性”、“我遭遇了性别歧视”、“还女生平等”等微博账号。网友“@呵呵滚来滚去”则撰写了《四川大学是否支持性别歧视的言论》一文,指谢谦在微博上发出性别歧视的言论,自称多次致电川大投诉。

  川大中文系退休教授冯川、川大中文系教授王红及谢谦的学生,先后发出为谢谦解释的微博,不但迅速被“闻风而来”的网友观点淹没,还引火上身,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刀光剑影之间”,一回复一转发。截至记者发稿时,单条微博的热度已飙升至转发1525次,评论952次,创下谢谦近两年微博生涯的转发、评论之最。

  学生眼中的谢谦

  他是典型的四川“火巴耳朵”

  在“@蜀山吴天”眼中,谢谦“对自己的太太非常好,可谓典型四川‘火巴耳朵’。”毕竟60多岁的人,思想比年轻人保守传统一点也是正常的。但是传统不代表歧视妇女。“他的微博下评论只要是他的学生和朋友都是挺他的,可见大家对他为人的信任和肯定。”

  谢谦也笑言,如果非要说自己是什么主义的话,那就是“平权主义者”。对于学生调笑他是“火巴耳朵”,谢谦爽快地承认了。谢夫人在得知微博论战之后,“洗刷”了谢谦一句“瓜娃子”,“哪个喊你啥子都往微博上发嘛。”

  谢谦态度

  他们在制造两性对抗 不回应不激化矛盾

  身处此场论战暴风中心的谢谦,正处寒假生活中。他依旧每天含饴弄孙、与夫人斗嘴、买菜煮饭、刷微博,偶尔续写流浪猫段子。“两条关于女学生的微博,不是同一个人。”他说,引发论战的第二条微博所说事情发生在两年前。

  “我那女学生是家中独女”,母亲非常舍不得她离开成都,她自己虽想追随男友去上海,但也很舍不得离开父母,“他们敬重我,来征求我的意见。两个人看起来‘鸭肠’得很。(四川方言,形容恩爱得很)”言谈间,谢谦说男方给他的印象极佳,敦厚质朴,谦谦君子,得知其事业发展前景更大,于是给出微博所述的建议。不久后,二人结婚,女方就陪丈夫出国做学术研究去了。

  对于女性在事业和家庭之间的权衡。谢谦强调,“并不是说女方完全回归家庭,放弃自己的事业,比如我那学生是当老师的,应该在把书教好的前提下,花更多的精力来照顾家庭,不一定非要去评教授。”

  持续在谢谦微博下跟帖的“@蜀山吴天”曾是谢谦带过的本科学生,在他看来,在140字的微博中,缺乏上下语境,极有可能造成理解障碍。

  谢谦婉拒了记者想要联系女博士的请求,“希望不要去打扰她们。”谢谦发表两条微博的初衷,是因为不少高学历女生面临同样的婚恋问题,事业与家庭间的矛盾。“既然决定在一起,就要相互迁就、包容。当然,具体情况不同,该哪方让步不是一概而论。”

  冯川在微博上透露,谢谦为学生终身大事劝言的背后其实还有“隐痛”——“他一博士女弟子,曾因婚姻不谐而跳楼自杀。”提到这件事,谢谦原本洪亮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几分。他的女博士罗洪玲在2012年,因婚姻问题跳楼自杀,“她还没正式报道注册,如果我了解了她的遭遇,一定会劝她离婚!”语气斩钉截铁。

  在事件发酵的过程中,谢谦并未做过正面回应,网友回复不删也不关,“照样吃他的面,喵他的喵。”“他们根本不是在争取女权,而是在制造两性对抗,在走极端。我不了解他们,也不晓得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说,不回应是不想激化矛盾,如果关了或者删了评论,人家反而会认为你就是歧视女性。所有的内容原原本本摆在那儿。认真看了的,都知道这是一个长者对晚辈的善良建议,绝不可能是性别歧视。”

  冯川谈微博论战

  说他有大男子主义,除非昧良心

  冯川在其微博中表示,孤立地看谢谦这条微博,确实不妥。婚姻大事要慎之又慎。结婚离婚,都不是可以随便闹着玩的,不能误人误己。许多年轻人也正因为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常向自己信任的长辈请教,这其中也包含自己的老师。

  谢谦性格直率,说话比较直截了当。可能出于他对该学生的了解,说了那些引来批评和谩骂的话。以我对他的了解,话虽不妥,但出发点还是好的,所以我说他有一种父亲对女儿的直率和关爱。凡是读过他博客和微博的人,要说他有大男子主义,除非是昧着良心。

  记者手记

  当一条微博失去语境时,会发生什么?回顾此前,青年歌手姚贝娜因病离世,微博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传言,部分网友等不及核实信息真伪,争相转发“一手”获取的碎片化信息,却少有人真正在乎真相。

  随手点开微博客户端,有多少人在弹指间,来不及核实信息真伪、消化诸多140字背后的深意,只是瞅准感兴趣的“关键字”,就匆匆评论或转发。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有自由发声的权利,“和而不同”,还需理性沟通。记者 林姝霏 薛欢

(责编:刘卫东、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