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惠东县铁涌镇卫生院涉嫌暗卖出生证 医院两中层干部停职

2015年01月22日09:31    来源:新快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惠东县铁涌镇卫生院。

  惠东县铁涌镇卫生院涉嫌暗卖出生证引起广泛关注

  省市卫计部门表示重视,公安纪检等部门介入调查

  正规医院里,竟可以办出整套出生医学证明,用来为被拐儿童“洗白”上户——发生在惠州惠东县铁涌镇卫生院的这一怪事,经新快报昨日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省、市各级卫计部门亦对本报报道表示重视。昨日,惠东县公安、纪检和卫计等多个部门介入调查,初步调查显示,报道所涉、出售的出生证明是真的,两名医务人员已被停职并接受调查处理,当地今天起将开展医疗系统专项整治行动。

  封存2010年以来出生档案

  常住人口仅4万人的惠东县铁涌镇是以马铃薯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农业镇,已有49年历史的铁涌卫生院是该镇唯一一家较大型的公立医疗机构。昨日11时许,由惠东县卫计局一名陈姓副局长带队的10人调查组赶赴此处,对该院医生涉嫌买卖出生证明一事展开调查。

  14时许,新快报记者来到该院综合楼3楼办公室时,多名工作人员正一边吃盒饭一边工作。院方承认,报道视频中所出现的医生系该院妇产科主任梁某泉,目前正与涉事的办公室主任董某满接受上级调查。

  “她是我们铁涌本地人,在医院工作20多年了,整个妇产科一共有7名医护人员。”铁涌卫生院黄副院长称,每年在该院出生的婴儿在80名左右,由于尚未实施电子化办公,院方已配合调查组调取了2010年以来的纸质处方,逐一展开核查。

  随后,该批档案被调查组运往当地镇政府封存,准备下一步核查。

  两当事医生已被宣布停职

  14时30分许,新快报记者在办公室外走廊上偶遇刚刚打完电话的梁某泉医生,对于记者的提问,她均以“不清楚”、“不知道”或“没办过”作答,随后又被院方人员拉到一间小办公室内。

  正在接受调查的人员可以随意接打电话?万一与其他涉事人员串通怎么办?对于记者这一质疑,调查组负责人陈副局长称,梁某泉所接打的电话已经过调查组同意,“我们听过,都是一些患者打过来问病情的”,不过,陈副局长很快又改口承认该做法并不妥当,“我们马上把她的电话收起来”。

  据新快报记者了解,12时30分许,该院已召开全院职工大会,宣布对梁某泉和董某满停职处理,接受上级部门调查。

  医院医护人员月薪约3000

  事发后,铁涌卫生院并未停止运营,但昨天下午来看病者寥寥。

  16时许,记者看到,整个医院一楼无人就诊,二楼只有一名患者光顾。“其实是正常的,我们医院的病人大多是村里的,上午才有空过来看病,还有一些是留院观察的病人,一到下午就回去看自己的田地了。”该院一负责人如此解释。

  事实上,作为镇级公立医院,即使病人不多,这里的医护人员也不必太为自己的收入担心。“工资也好,采购药品、器械也好,都是经县财政统筹安排,当然我们的工资还是有部分和绩效挂钩。”黄副院长介绍称,该院医护人员平均月薪在3000元左右,在当地尚算不错。

  黄副院长也坦承,相比以往,近年来该院员工收入略有下降。“前几年医改之后,基本药物都不能加价出售了,绩效和工资都降了一点。”黄副院长说,另一个原因则是该镇数年前新开了一家规模相近的民营医院,“大的冲击没有,但肯定分流了一部分病人”。

  暗售出生证明的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医院行为?调查组尚未正式回应。

  调查通报

  惠东紧急开会 今起专项整治

  昨晚9时30分,惠东县通知召开由分管副县长出席的全县卫生工作紧急会议。当晚,由惠东县公安、纪检和卫计等多个部门组成的调查组向新快报记者通报称,经初步调查,已对两涉事人员停职检查,还责令铁涌镇卫生院对出生证明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并将对2010年以来发放的《出生医学证明》逐一核对,自查自纠,一有新的调查结果,将马上向社会公布。

  据惠东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黄燕中介绍,调查组对新快报报道中提及的2010年6月25日卖出的出生证真伪进行了调查,查明出生证为真的,但记载内容及相关病历为伪造,目前正在完善证据链。

  调查组称,尽管此事发生在2010年,但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该县将从22日起在全县卫生计生系统开展一次专项整治行动,要求全县医疗保健机构进一步加强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工作和医务人员法纪教育,以此为诫举一反三,严禁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律师说法

  买卖出生证明 最高可判十年

  针对此事,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马锦林律师昨日表示,相关医护人员的行为涉嫌构成买卖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按照我国刑法,将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次事件给人感觉就是团伙流水作业,当地警方应该及时介入调查,因为已经很严重了。”马律师说,一旦不法分子通过伪造出生证明“洗白”,为被拐卖的儿童上了户口,对失去孩子的亲生父母是重大的打击。(朱烁然 郭晓燕 黎秋玲)

(责编:冯芸清、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