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东莞司机告深交委“钓鱼”  被认定非法营运罚款三万

2015年01月22日09:24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东莞的陈时新曾经出名过,以前在东莞城巴公司当公交司机时,因为亲自给乘客当“播音员”而被当地媒体广泛报道,因为贴心服务拿过“司机标兵”等各种荣誉,不过在这一年当中,他很烦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陈时新说,去年3月,他送朋友到深圳机场,出来时碰到两外国人和一中国人,本以为这三人是问路,谁知三人上车说要到东莞,这一幕被交警发现,认定陈时新是“非法营运”,陈时新不服,申请行政复议被驳回,他而后将深圳交委告至福田人民法院,败诉,而后又上诉至深圳中院。

车主自称:做好事被判非法营运

陈时新现在在东莞一家公益组织当课程顾问。陈时新说,去年3月19日,他驾车送朋友到深圳机场,从机场出来时找不到路,正好一年轻人说可以帮带路,就让他上了车。

后来,陈时新看到路边有两个老外和一个中国人(后文中雷武)在路边好像在招手,“我以为他们也要问路,或是在寻求其他帮助”,就过去了。

陈时新说,此时,他本想摇下车窗问那几个人,谁知道按错了键把门锁打开了,那个中国人很快开了车门,三人上了车,“他们一上车就说让我带他们到东莞”,陈时新说,他忙说“对不起,我不带人”,可上车的中国人求陈时新往前面开点再把他们放下。

过了两分钟,陈时新看到一个交警带着两个协警过来,对陈时新说有人举报他“蓝牌车营运”,把他从车上赶下来,带车上几人回去做笔录。4月21日,陈时新到深圳领回了被扣押的车辆,并领到一张深圳交委行政处罚决定书,被罚3万元。

陈时新说,3万元罚单让他很郁闷,他随后申请行政复议,去年5月22日,行政复议维持原有处罚决定。

一个月后,陈时新将深圳交委告至福田区人民法院,要求深圳市交委撤销对其的处罚决定,8月26日福田法院开庭审理,陈时新败诉。

11月,陈时新又向深圳市中院提起诉讼,目前还未宣判。

焦点1:

是否全面客观公正地搜集证据?

原告:是“孤证” 被告:笔录真实 有录像为证

在福田区人民法院的法庭上,作为原告的陈时新及其代理律师质疑执法证据不充分。陈时新的律师称,当时陈时新车上有5个人,包括陈时新本人、带路人、雷武及两个意大利人,但交警采集的笔录只有雷武一人的询问笔录,对两个意大利人只查验了身份,没有全面客观公正地搜集证据,系“孤证”。

陈时新说,仅有雷武一人的笔录,两个外国人仅只查了身份,没做笔录,没有在场证人间相互交叉印证,他觉得自己碰到了“钓鱼执法”。

在福田区人民法院的审理过程中,被告深圳市交委在行政诉讼答辩书上表示,2014年3月20日被告执法人员接到机场交警大队有关原告非法营运的相关涉案资料,交警为乘客雷武制作了询问笔录,并采集了两个意大利人的身份资料,并摄录了调查取证过程。

被告认为,证人自愿接受调查询问,笔录内容真实,取证程序合法,并有录像予以证实,处罚合法。

焦点2:

车上有几个人有无议价?

原告:车上有四人 不存在议价 法院:证言前后矛盾

陈时新的律师在起诉书中称,不存在雷武在笔录中称“原告与雷武商谈好收取车费200元”情节,而是对雷武请求将其载至东莞万江,原告给予拒绝。

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原告陈时新的证人黄晨炤出庭作证,称原告要求其带路,因时间太久,他对后面上车的三名乘客及自己乘坐位置不记得了。该证人在去年6月9日出具的书面证言称,“其坐在车后排,三名乘客上车,其中一名中国人坐前排,两名外国人坐后排,上车后中国人要求司机去东莞,司机不肯去,并要求三名乘客下车,前排中国人与司机没有议价”。

福田区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认为,原告在2014年3月21日的询问笔录中称其车被查处时只有3名乘客在车上,并没有提及有带路的男性在车上,其在听证阶段和复议阶段也没有主张有带路男性在车上,且出庭证人黄晨炤的证人证言前后矛盾,对关键事实陈述不清,因此“原告关于车辆被查处时有四名乘客在车上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福田区人民法院表示:“原告关于三名乘客上车经过的陈述前后矛盾,且与乘客雷武的询问笔录、机场交警大队的执法录像相矛盾,对原告的陈述不予采信”,最终,法院认为,原告关于其系好意搭载的主张,没有事实根据,不予采信。(崔宁宁)

(责编:林龙勇、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