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外滩踩踏追责 上海黄浦书记区长被撤职

2015年01月22日08:52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1日,上海公布外滩拥挤踩踏事件责任人员处理情况,经上海市委常委会、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决定给予下列人员如下党纪、政纪处分:

  周伟,市委委员,黄浦区区委书记。未能及时了解事发情况并及时赶到事发现场。对事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事发当夜在参加新年倒计时活动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款吃喝,造成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彭崧,黄浦区区委副书记、区长。未能及时了解事发情况并及时赶到事发现场。对事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事发当夜在参加新年倒计时活动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款吃喝,造成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

  周正,黄浦区副区长,黄浦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对事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

  吴成,黄浦区区委常委、副区长,分管旅游工作。对事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事发当夜在参加新年倒计时活动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款吃喝,造成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给予党内严重警告、行政降级处分。

  陈琪,黄浦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对事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

  陈荣霖,黄浦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局长助理兼指挥处处长。对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徐文虎,黄浦区市政管理党工委副书记、市政管理委员会主任、区城管行政执法局局长。对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孙忠明,黄浦区旅游局党组副书记、局长。作为具体落实历年外滩新年倒计时活动和2015年外滩源新年倒计时活动的具体负责人,对新年倒计时活动场所变更风险评估不足,变更信息向社会公众告知不充分的问题失管。对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周顺国,黄浦区市政管理工作委员会调研员,外滩风景区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对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陈昌俊,上海市公安局指挥部副主任,分管上海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对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余志豪,上海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负责上海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工作。对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同时,责成黄浦区政府向市政府作出深刻检查。

  ■真相追踪

  外滩发生踩踏时

  他们在高档餐厅吃喝

  外滩源演出当晚,黄浦区部分领导就在附近的高端餐厅——空蝉日本菜餐厅用餐。该餐厅只有四个包间,餐标只有三档:每人1888元、2888元、3888元,不点菜。对于公众关心的几个焦点,官方调查结果如何呢?

  1

  焦点

  是否有官员在当晚吃喝?有!

  上海市纪委在通报中称,2014年12月31日23时,黄浦区政府与上海广播电视台在外滩源文化广场举行新年倒计时活动,区领导参加。结束后,黄浦区委书记周伟等人来到益丰外滩源商场察看跨年活动,到了商场三楼,进入已结束营业的空蝉餐厅(由外滩源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吃夜宵。用餐期间,获知外滩发生拥挤踩踏事件后,周伟等人离开空蝉餐厅赶去现场。

  2

  焦点

  是否在高档的空蝉餐厅用餐?

  是!吃的是对面餐厅提供的饮食

  通报称,周旭民让位于空蝉餐厅对面的壹藏餐厅(同由外滩源发展有限公司投资)提供了寿司、面条、汤圆以及饮料、清酒。

  3

  焦点

  消费了多少钱?2700余元!

  通报称,夜宵共消费2700余元。根据《上海市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办法》,接待用餐按该市会议用餐标准执行。按目前的上海市级机关的会议费标准,伙食费最高标准为150元/人。当晚,黄浦区干部人均消费270元左右。

  4

  焦点

  用餐谁买单?

  餐厅投资方的国企董事长邀请

  最后没付钱!

  据了解,当晚黄浦区领导干部前往餐厅所在商城考察,系受到黄浦区属国有企业外滩投资集团的董事长周旭民邀请,当晚用餐没付钱。而“空蝉”“壹藏”两家餐厅,均为外滩投资集团旗下的外滩源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属国有运营。纪检部门已给予外滩投资集团董事长周旭民党内警告处分。

  通报详细列举了用餐人员名单:黄浦区委书记周伟,黄浦区委副书记、区长彭崧,原任黄浦区委副书记、现任市社会工作党委书记孙甘霖,黄浦区委常委、副区长曹金喜,黄浦区委常委、副区长吴成等人。

  5

  焦点

  “空蝉”是个什么样的餐厅?人均消费2000—5000元

  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北京东路99号的益丰外滩源商场,就是干部“吃喝门”的事发地。

  记者在商场三楼看到,楼层东侧有“空蝉”“壹藏”两家相邻的日式料理餐厅。餐厅销售负责人介绍:“日常人均消费约为2000元至5000元。”

  据介绍,即使是该餐厅最“低端”的晚宴套餐也需每人消费1880元,包括河豚、鲷鱼等高档菜肴,还要加收10%的服务费。“食材除了蔬菜全部进口空运,连装菜的盘子也是定制的”。

  记者调查还发现,“吃喝门”事件还存在历史建筑变身高端餐饮场所的问题。根据文物部门公告,益丰外滩源商场所在建筑为始建于1911年的益丰洋行大楼,是上海市第二批优秀历史建筑。

  外滩踩踏事件救助抚慰标准确定

  政府救助抚慰金50万

  社会帮扶金30万

  21日,黄浦区外滩拥挤踩踏事件善后处置工作组公布外滩拥挤踩踏事件救助抚慰标准,遇难人员家属的救助抚慰金确定为人民币80万元。其中,50万为政府救助抚慰金,30万为社会帮扶金。

  伤残人员的救助抚慰金额,将根据伤员救治、伤情和伤残鉴定等具体情况另行确定。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办法》,黄浦区政府对遇难人员家属和受伤人员负有依法履行救助、抚慰的法定义务。本着“依法依规、合情合理、实事求是、一视同仁”的原则,黄浦区政府会同有关社会组织共同研究制定了外滩拥挤踩踏事件遇难人员家属救助方案。

  外滩踩踏重大伤亡,深刻教训有哪些?

  政府作为“守夜人”

  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是一起对群众性活动预防准备不足、现场管理不力、应对处置不当而引发的拥挤踩踏并造成重大伤亡和严重后果的公共安全责任事件”。

  21日,上海市发布“12·31”外滩拥挤踩踏事件的调查报告。36个鲜活的生命消亡于松散的安全链条上。还原此次事件发生的经过表明,这是一场本可避免的灾难。

  本需强调的“一字之差”:

  灯光秀易址信息不畅

  自2012年元旦跨年启动以来,外滩灯光秀一直是上海跨年的一个招牌活动,外滩风景区也是国内外游客来上海的“首选之地”。2014年11月,鉴于在安全等方面存在一定不可控因素,黄浦区政府向上海市政府请示,新年倒计时活动暂停在外滩风景区举行;12月9日决定在外滩源举行。

  调查报告指出,直至2014年12月30日,黄浦区旅游局才对外正式发布了新年倒计时活动调整信息,对“外滩”与“外滩源”的区别没有特别提醒和广泛宣传,信息公告不及时、不到位、不充分。

  “地址变更的宣传报道、与公众的沟通很不够,即使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对外滩和外滩源的区别也不甚了解,导致现场人流量并没有因活动的取消而减少。”调查组邀请的专家组成员、国务院原参事、原国家安监局副局长闪淳昌说,在风险评估、风险管理、风险沟通上都存在问题。

  本该进行的“事前预防”:

  没有专门风险评估

  正是由于外滩灯光秀的取消,当晚相关活动安保的级别也因此下降至区级管理:没有采取封站和封路等较高级别流量控制手段,没有安排与2014年跨年夜相当的警力,没有启动大规模的志愿者服务。

  黄浦公安分局仅会同黄浦区市政委等有关部门,对外滩风景区及南京路沿线布置了350名民警、108名城市管理和辅助人员、100名武警,安保人员配置严重不足。

  “外滩历来都是进行灯光秀和跨年的主要场所之一,即使没有组织的活动,那里的风险也应该进行评估。”闪淳昌说,然而上海黄浦公安机关未对外滩风景区安全风险进行专门评估。而且与往年相比,警力配备悬殊,这正是思想麻痹的体现。

  本应上报的“电话记录”:

  人流量大未及时研判

  数据显示,截至事发当日20时至21时,外滩风景区的人员流量约12万人,21时至22时约16万人,22时至23时约24万人,23时至事件发生时约31万人,一直处于进多出少、持续上升的趋势。

  然而,对于人流量的上升,上海公安黄浦分局却未及时研判、预警、未发布提示信息。当日21时39分,黄浦公安分局指挥中心指挥员致电外滩分指挥部,得知当时外滩风景区和南京路步行街人员流量为“六七成”(民警凭经验对人员密集程度的判断),但电台和电话记录未显示上报上海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直至22时45分,黄浦公安分局上报,说外滩风景区观景平台人员流量为“五六成”。

  失职的“守夜人”:

  相关领导干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变更信息宣传严重不到位、预防准备严重缺失、研判预警不及时、应对处置失当,即使是一起群众性活动,公安、旅游等部门都难辞其咎。调查报告建议,对11名责任人进行处理。

  闪淳昌认为,“对区委书记这样的地方‘一把手’严厉问责,就是因为他身为党委领导统筹考虑不到位。政府作为主导公共场所安全的‘守夜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延伸

  外滩拥挤踩踏事件是如何调查的?

  问询了96名当时在场人员

  据介绍,联合调查组通过现场勘查、调查取证、专家论证、综合分析等多种方式,开展外滩拥挤踩踏事件的调查工作。

  同时,上海市政府相关副秘书长和市监察局、安全监管局、公安局纪委、应急办、政府法制办、卫生计生委、旅游局等部门相关负责同志都是调查组成员。联合调查组还邀请了国家和上海市应急管理、公共安全管理、法律等方面的专家为事件调查进行分析论证。

  “为了弄清事实,调查组调取查看了外滩区域36个监控探头拍摄的累计70小时的视频录像,系统梳理相关法律法规,对市级10个部门(单位)和黄浦区政府以及区有关部门领导共51人进行了谈话询问,并问询了96名当时在现场的人员,包括游客、现场执勤民警、工作人员等,详细调查了相关管理情况,确保在事实基础上客观分析。”熊新光说。

  花克勤表示,前后超过100多人参与了调查,其中四五十个人夜以继日工作,看资料、分析谈话内容、比对法律法规,基本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早上八九点再碰头,“必须找到确凿证据,必须在有强有力的依据支撑的情况下,才能定性”。

  “整个调查的过程也要进行监察,使得调查符合法律规定。对人员的处理、责任认定,也必须客观真实。在对这些人的责任认定、处分档次上,需要非常严格地按照公务员处分条例等相关条例,所具备的相关文书必须齐全。所有的认定,必须经过本人审阅、认同、签字,比方说每一个被问责的人员,对此事自己应承担的责任和接受处分的态度,做出书面表态。”上海市监察局副局长王玉说,责任认定要经过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例如局级干部的党纪处分,要经市委常委会批准。

  据介绍,有相当一部分干部在处分之前,主动递交了检查,表达了自己的内疚和失职的痛苦,同时请求组织上给予处分。有的领导同志觉得作为政府部门的一员,不管受了什么处分,现在手头的善后工作都要倍加认真地做好。

  本版文图均据新华社(除署名外)

(责编:冯芸清、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