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揭《奔跑吧兄弟》幕后 女编导占七成求李晨郑恺慢点跑

2015年01月17日08:52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你相信吗?每一个成功的户外真人秀背后,都有一群累瘫了的电视人。不过,他们也是累并快乐着的一群人。在为全国观众奉献了无数欢声笑语的浙江卫视《奔跑吧兄弟》里,卖力在奔跑的可不止是七位明星,站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阵容超过200人的庞大队伍,他们组成了另外一支不怕苦、不怕累的超级“奔跑团”。

  《奔跑吧兄弟》幕后的“奔跑团”到底是一支怎样的团队?为一探究竟,记者深入幕后,去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当换一个角度看待这档超人气综艺,敬意会油然而生。

  发布任务、喊Out的是谁?

  两个标志性“画外音”来自两位总导演

  身为《奔跑吧兄弟》的粉丝,对每期节目中都会出现的两个“画外音”,一定不会陌生:一个是每次发布任务的那位“铁面侠”,面对跑男们的面对高难度挑战时的“求饶”,他总是毫不留情说“不可以”;另一个是在撕名牌环节不时飘荡在空气里让人窒息的“out”,跑男们每每都说,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可怕了。

  通过采访,谜底揭晓:这两个声音,前者来自负责现场执行的总导演陆皓;后者来自负责编剧工作的总导演岑俊义。

  你们造吗?“铁面侠”其实也心虚哦。陆皓说:“发布任务的时候,出现的是我的声音,其实韩国版里面也是这样的,导演只出声音,不会刻意出现。我在现场公布任务的时候,也是有点紧张,有心理压力的。大家都说我铁面,但是其实很虚的,前面几期更是没谱,跑男们要是调侃我,我就不理他们了。”比如在之前一期节目中,跑男们要上指压板,对指压板心有余悸的他们恳求可不可以穿袜子,陆皓直接来一句“不可以”,非要如此“残忍”?陆皓笑着说:“其实还是为了节目效果,不能放水。但是节目效果出来之后,我还是愿意让他们不那么辛苦的,比如本来指压板本来要玩四轮,但是两轮效果就已经出来了,我就说可以不玩了,很多规则也会调,毕竟真人秀的状态是不可知的。有时候我担心难度太大他们玩不了,比如韩国那期踢毽子,我问他们要不要放弃?他们坚持说不放弃。”

  在《奔跑吧兄弟》节目这支年轻的队伍中,已经45岁的资深电视人陆皓说,“虽然和这些80后、90后团队的代沟还是有的,但是也我还是很时尚的,我很喜欢新生的东西,一直也在融入他们”,他也经常关注来自网友的反馈,有趣的是,他特别提到了一个细节,“很多网友都在吐槽我的声音,其实我到现在也接受不了我的声音,但是每个人音质不同嘛”,对此,陆皓哈哈一笑。

  跟着跑男们狂奔的是谁?

  七成都是女生,跟郑恺的换了好几个

  比起传统的棚内节目,户外真人秀的制作,是一个对体能消耗呈几何倍数增长的超级体力活儿。每期节目中,观众们总能看到明星们跑到气喘呼呼,但是比他们更累的,是幕后扛着十几公斤的机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镜头的摄制组。

  总制片人俞杭英曾透露,节目每次拍3天,录2期节目,一次动用40多名摄像人员、上百个机位,产出300多个小时的素材,然后再通过20名剪辑师,用20天至一个月的时间剪成一集正片,“十几个小时跑个不停,一对一跟拍,体力要非常好才行,所以,节目开录之前,所有工作人员都开玩笑说要军训一个月,很多人提前练长跑 ,做各种体能准备”。陆皓向记者导演介绍:“我们的正式拍摄,是从早上8点开始,但是凌晨4点半我们工作人员就要开始准备了,最长的拍摄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半,强度非常非常大。但是因为有意思,所以不觉得厌烦,也不觉得累。”

  “在我们的团队里,女生多,男生少,70%都是女生”,所以可以想象的是,这些奔跑着的女子必须拥有风一样的速度,才能跟上跑男们不断狂奔的步伐。陆皓笑着说,“从跟拍导演团队来说,跟王宝强的最累,因为他有功夫啊,又是爬墙又是爬窗的;像李晨这样的,跑动很多,跟他也很辛苦;跟郑恺的女导演,也换了好几个,小恺有豹子一样的速度,一般人都跟不上。在录制过程中,大家经常会找不到人,因为人跑到没影儿了。跟王祖蓝的导演相对要轻松一些,就是一起躲着。”一旦发生了跟丢的情况,就会有其他机位立即补上,然后通过对讲机通知跟拍团队,同时,明星们一般自己也会拿着DV拍自己。

  除了奔跑,在一定固定场地的游戏环节,工作人员们也要做足功夫。是不是很担心跑男们在游戏中出现危险?其实完全不必担心。陆皓说,“所有的游戏,都是导演亲自测试,几乎所有的我都是自己去检查的,甚至很小的一根安全带的配置,一根针扎气球,我都要去确认。我们亲自去做过,我们可以做到,艺人也可以做到。”

  节目走红伴生最大摄制压力

  “粉丝人海”令拍摄取消让女编导街头痛哭

  一档节目可以红到惹人瞩目,引人围观,对节目组而言,自然是最大的欣慰。但与此同时,也给节目组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导演岑俊义介绍:“粉丝太过热情这件事,从播出之后,不管在哪里录制,都会遇到这种情况。从武汉那次开始,再到杭州,然后重庆那次达到巅峰。我记忆最深的是在重庆拍摄那次,原计划在当地一个广场做一个很大的游戏,现场有56个火锅围城一圈,本来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个环节,但是粉丝太热情了,那里被围到水泄不通,旁边的马路也挤满了人和车,整个交通都瘫痪了,最让人紧张的是周边没有防护栏,出于安全考虑,最后只好取消拍摄了。”

  传说当天十万人围观现场,最后一位女编导崩溃之下在街头痛哭。岑俊义回应:“十万人是夸张的说法吧,但是两三万人是有的。在重庆的另外一个拍摄地点,我们的行程一不小心被透露出去了,那个地方从凌晨四点开始就有粉丝在外面排队,到拍的时候涌入了好几万人。”至于有女编导崩溃大哭,陆皓告诉记者,“在重庆那一场,我们取消的不只是一个环节,更是编导们很辛苦的付出,我们的女编导十分不容易把火锅弄过来,全部都准备好了,付出了很多的劳动和辛苦,最后却拍不成,心理上受不了,一下子很崩溃,就哭了。”

  热情的“粉丝人海”,让节目组的拍摄在武汉取消了两场拍摄,在重庆取消了一场拍摄。回想起来,陆皓导演说:“当按照环境设置的游戏都布置好了之后,临时找地方是很难的,我们大部队过去,两三百号人要移动,如果取消场地,相当于就取消了一个环节,大家最后看到的节目精彩度多少也会打折。粉丝和观众喜欢节目,喜欢看他们跑男们,这种心情我们完全理解,但是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除了艺人们的安全,更有现场围观粉丝们的安全。”

  陆皓表示,“第二季的录制,我们会尽量避开一些节日、双休,以及人群容易聚集的地方。”当被问到第二季会何时和观众见面,他透露,“第二季会在3月启动拍摄。但其实第一季录制结束后,我们也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唐平)

(责编:杨杰利、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