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逃犯为躲警察草丛熟睡 清洁工误认是尸体报警

2015年01月14日15:31    来源:重庆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草丛中睡觉的男子竟是名网上逃犯。 渝中区公安分局供图

  开栏语:自电话发明以来,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100多年。手机的出现,更加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有的电话,方便了我们的生活,比如谈生意、谈恋爱、谈工作;有的电话,则关系着人的生死,关系着城市的平安。

  “110”作为一座城市里最繁忙的热线,担负着除恶扬善、救死扶伤、助人解围的责任。“110”的故事,也讲述着一座城市的世间百态。

  11日上午9点过,渝中区嘉华大桥桥头往虎头岩隧道方向,清洁工张大姐(化名)清扫着人行道边的落叶。无意间她用余光扫了一下旁边的花台,发现草丛里,一名身穿红色上衣的男子一动不动。“坏了!”张大姐赶紧拿出手机报了警。

  草丛里躺着个人 一动也不动

  11日上午9点40分左右

  110(接线员):您好,重庆110,请问您报警吗?

  报警人(张大姐):这里草丛里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可能死了……

  110:请您把具体情况说一下。

  报警人:嘉华大桥桥头往大坪方向,距离虎头岩隧道口大约50米。

  110:请稍等,保持电话畅通,我们立即通知民警过来。

  打完电话后,张大姐拿着扫把,不知如何是好。路上,来往的车辆呼啸而过,可人行道前后百米却只有张大姐一人,让这位50多岁的清洁工心里直发毛。

  张大姐后来说,原本她报警后,还想靠近喊几声,以确定这名躺着的人到底是在睡觉还是遭遇了不测。可后来,她怎么也鼓不起勇气走上去,一步步越走越远。就在这个时候,出警的110民警和张大姐联系上了。

  我吓惨了不敢去 你们去找吧

  张大姐报警两三分钟后

  110(出警民警):您好,刚才是您报的警吗?

  报警人:对!人就躺在草丛里,你们去找吧!

  110:您现在在什么位置,我们马上就到虎头岩隧道了,您最好带我们去。

  报警人:我吓惨了!不敢去!

  110:不用怕,有我们在你怕什么。

  接警赶到现场的是渝中区化龙桥派出所的民警。在张大姐所说的地方,民警没有发现任何行人。直到虎头岩隧道口,才看到了张大姐。

  张大姐可能真是被吓到了,她在民警赶来之前,还拦下了一辆私家车,告知车主草丛里有“死人”。在民警的劝说下,张大姐才战战兢兢地来到了花台边。隔着10多米,张大姐指了指大致的方向,再不敢前进了,“刚才我都想跑了……”

  民警现场调查

  民警从花台边的一条小路跨过草丛走了进去。男子中等身材,身穿一件红色外套,躺在一块废弃的木板上面。民警发现这名中年男子衣着整洁,推测情况可能并不像报警人所说的那么严重,于是朝男子喊了几句:“喂,醒了没有?”

  民警话音未落,躺在地上的红衣男子突然直起身来,盘腿坐在木板上。“旁边的人都要被你吓出心脏病了,你在做什么?”民警询问男子,男子先是笑了笑,然后说:“睡觉!”男子的回答显然让民警更加怀疑。男子自称姓汤,他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

  几分钟后,派出所的同事传来消息称,此人是一名网上逃犯。去年11月底,汤某因为涉嫌醉酒驾驶,被江北区交巡警查获。经酒精吹气测试,其血液中的酒精含量竟达到200毫克/100毫升以上。在血检结果出来之前,汤某离家出走了。当民警寻找他时,其电话停机,家人也无法联系他。

  汤某说,他离家出走是为了逃避警方的追查。这段时间他四处流浪,居无定所,吃也吃不饱。11日当天上午,他因为太困,便在草丛里睡着了。目前,汤某已被移交给江北警方进一步调查。

  666……醉汉念的什么数字 原来是一组密码

  更多现场>

  夏先生取钱时烂醉倒地,民警几经周折联系上他的同事

  前晚,一名醉汉醉倒在银行自助提款仓里,嘴里模模糊糊地念着“六六六……”。乍一听,他还在划拳嗦?你也许不会猜到:这竟是一组密码。

  钱没取完 烂醉倒地

  前晚,夏先生招待客户吃饭,醉得不成样子。饭后,他迷迷糊糊地从杨家坪打车到沙坪坝取钱,钱还没取完,他却倒地睡着了,

  12日晚11点,沙坪坝石碾盘ARC中央广场,建设银行保安王师傅在值夜班。一个醉醺醺的男子摇摇晃晃地走进提款仓。正在操作时,突然人一屁股坐到地上,一个劲地呕吐。

  “喂,兄弟,要不要帮你喊救护车?你有没有家人、朋友的电话啊?”任凭保安怎么叫,他也不应。王师傅无奈报了警。

  屏保密码到底是什么

  110民警打开自助提款仓门后,一股酒味直往外冲。一名40来岁的男子躺在地上,身边到处是呕吐物,一部手机掉到地上。ATM机台上放着一个钱包,内有1000元钱。

  民警通过钱包里的身份证了解到,男子姓夏,江苏人。ATM机里的银行卡,因长时间没有操作,已被机器吞掉,以确保卡主的财产安全。

  民警试图打开手机,但手机设置了屏保密码。“兄弟,手机屏保密码是多少?我们帮你找家人。”无论大家怎么问,他都醉得不省人事,双手乱舞,来回摇摆。

  没办法,警察只好试一试密码。4个1,4个8,4个0,1234等,各种简单的号码试过均失败。这时,男子含糊念着“六六六”。

  是划拳,是梦话,还是密码?警察尝试输入4个6,密码通过了!民警通过手机通信录,联系上夏先生远在江苏的家人。

  联系同事接走他

  知道夏先生醉酒倒在提款机旁边,家人非常着急,提供了他在重庆的朋友电话。可麻烦啊,朋友喝得比夏先生更醉,电话那头连声音也听不清,不知道在叽叽咕咕说些啥。

  继续翻看最近联系人,里面有个张先生,接到电话后,张先生表示马上赶过来。民警把夏先生扶到银行门口,呼吸新鲜空气。

  张先生赶来告诉民警,夏先生是他的上司,是负责工程的经理。当天晚上,夏经理在杨家坪招待客户朋友,喝得太多,不知怎么地,他竟然跑到沙坪坝石碾盘来了。

  民警委托张先生照顾好夏先生,让他酒醒后,再到银行去取回被吞的银行卡。(封璟 刘玲玲)

(责编:杨杰利、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