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广州城中村调查:沥滘村改造陷十年僵局

2015年01月14日09:12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沥滘是目前广州老城区最大的城中村。

是否改造还未确定 曾经的岭南水乡如今只存在村民的记忆中

广州有句俗语:“未有河南,先有沥滘。”沥滘历史之悠久,由此可见。早在清代,这里是妇孺皆知的集镇埠头,近代更是名人辈出。村里曾经有30多座祠堂,目前尚存12座,还有很多古民居,被专家认为是广州地区最完整的祠堂群和古民居群之一。

如今,沥滘是广州新城市中轴线上面积最大的发展用地,面积相当于15个猎德村,70个林和村。在旧村密集的握手楼、仓库之外,江畔崛起了“001”大楼群,拍出了海珠区地王。作为广州市最早提上改造日程的城中村,沥滘的改造一拖就是十多年。

沥滘是目前广州老城区最大的城中村。沥滘处于重要的地理位置。古代,沥滘水道是进入广州的两条主要水道之一,是当时番禺古渡所在。

沥滘卫氏是开村大族。据《卫氏族谱》记载,卫氏族人在南宋年间来到沥滘定居下来。在宋明两代,卫氏家族在沥滘拥有大片良田,成为当地的名门望族。卫氏家族以诗礼传家而闻名。沥滘“五百年祖德,十三代书香”的美名,在民间广为传播。仅仅在清代,沥滘村出了三位进士,20多位举人。而到了近代,沥滘诞生的历史名人不下百人。记者10年间每次到沥滘采访,都被沥滘人深厚的历史内涵所震撼,沥滘人也向来有一份自信和优越感,这在广州市区的村落中无出其右。

而更早之前,沥滘就是南番顺妇孺皆知的集镇埠头,现在村中天后宫的碑记详细记录着当年盛景。然而,昔日的荣光只能停留在村民的记忆里,坐在榕树头下的老人,望着漂浮着垃圾、小船,几近淤塞的沥滘涌不禁摇摇头。为什么水乡会忽然消失,村民归结为是发展污染工业带来的恶果。

仓库和小作坊

带来安全隐患

跟周边的城中村一样,出租屋是沥滘村和村民收入的支柱。随着猎德、冼村等城中村改造,附近有地铁的沥滘村房租行情越来越紧俏。林师傅十五年前从四川老家来到沥滘工作并定居,如今一家三口租住在一间平房中,两室外加厨卫阁楼约50平方米,房东念旧情,加了两次租金也不过900元。记者了解到,目前沥滘村的出租屋均价超过40元/平方米。

更大的商机来自仓库、厂房的收入。沥滘的广阔地域里,仅是各类大型批发市场就有近十家,包括闻名的蓝天、长江等等,产业涉及装饰材料、酒店业、茶叶、鞋业、日杂等等。

村民罗先生告诉记者,沥滘村存在消防安全隐患,“最怕就是宿舍和仓库混在一起的,工人煮饭、睡觉和布料货物在一起,不小心就会引发火灾。”他说,近年沥滘村没出过大火灾,但小火警经常有。

他也给记者算了出租的收入,以他个人的两栋房子为例,两栋楼的一楼单位均出租作为仓库,一栋的3、4层自住,2楼3个单元出租,外加另一栋8个单元出租,每个月租金15000元以上。“我的租户都是生意人,最长的已经住了5年,早就住习惯了,即便加租都不愿意走。”

集体的收入随地段出现分化,很难想象的是,在沥滘还有村民种菜为生,在南洲路北段的两个经济社,每一年的集体收入人均仅千元,十分微薄。而拥有批发市场厂房仓库的生产社,人均分红在3万元以上。这还是以多年前签订的6元/平方米的出租合同计算,如果以市场价,这几个经济社的集体用地市场租金已远超过40元/平方米。

本土特有三间两廊式建筑濒危

如今的沥滘村内,从村口两旁的水泥平房商铺,到依沥滘涌这一“中轴线”而立的两三层高的新式楼房,大多是城中村常见的握手楼。相比之下,祠堂和传统民居主要散落在深巷中,很多是无人打理,大门紧锁。

由于建村九百多年的悠久历史加上培育了众多进士,沥滘村的祠堂数量特别多,曾有30多座祠堂历经明、清,目前还保存有12座,被麦英豪等我国权威文保专家认为是广州地区最完整的祠堂群之一。

虽然近年在本报的不懈呼吁下,这些祠堂悉数成为了文保单位或历史建筑,但并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即便是海珠十景之一的卫氏大宗祠,最近两年在周边改建仓库的重压围困之下,面临着地基不断下沉的困局。负责守祠堂的卫伯心中很是惶恐,担心那座极为珍贵的燕子斗拱都会被波及。身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尚且如此,沥滘村中其他文物历史建筑的状况更令人忧虑。

相比各大祠堂,沥滘村的传统民居常常被忽视。记者走访了解到,沥滘村民早年有移居海外的传统,这些老屋的主人大多常居海外。除了少量有村民居住或亲属打理看管,大部分老屋常年弃置。

沥滘东街三巷5号是老屋之一。第4代屋主多年前举家搬离到越秀区,日久失修的祖屋几近成危房,现在100平方米的“后院”,其实部分是房子坍塌所成。院中的半截矮墙,里面没有钢筋水泥,只有层层叠叠的蚌壳、蚝壳,专家说:“这是清代岭南民房的特点。”

在民俗专家崔志民看来,这些民居才代表着真正的岭南风格。“广为认可的广州特色建筑有骑楼、八旗大屋、西关大屋,还有就是沥滘村里的这种三间两廊的民居建筑风格,这其中,八旗大屋是从北方传入的,西关大屋借鉴了苏州的风格,只有三间两廊是本土固有的,而且这种建筑形式历史最为悠久,汉代出土的古墓中就有这种建筑模型。”

那一栋栋老屋的倒下,却无人问津,像是一段历史记忆的消逝。“这里原本有几百间明清房屋,如今框架保存下来的可能只有几十间。”卫伯惋惜地说。而就在仅存的民居中,也有居民希望能早日拆掉改建,旧村中区的一处民居曾经上了广州市历史建筑的候选名单,屋主闻讯后连忙要求将自己家的名字去掉。“三代人就挤在这三间房里,两边厢房都是危房随时倒塌,一旦成了历史建筑说不准连维修都困难,这样的荣誉我宁可不要。”今年80多岁的婆婆17岁时嫁入这个当年富裕的家庭,如今三代人仅有微薄的分红收入,早年无力建新房只能蜗居老屋。外人眼中雕梁画栋的老房子,在老人心里是个结。

改造规划尚未确定

居民担心改造烂尾

作为广州市最早提上改造日程的城中村,沥滘的改造进程一拖就是十多年,期间除了村民公寓“星晖园”外几乎没有进展。 虽然全村都贴着改造的宣传告示,但绝大多数的沥滘人和租户都几乎忽略。“没有十年八年哪有可能改得成?”这是记者听到最多的回答,村民们最担心的是沥滘改造的体量太大,一旦资金链断裂可能出现的烂尾。

“房屋补偿是一方面,改造之后生活成本飙升才是最关键的。”郭先生是沥滘村民,他认为改造好与不好都很难说,“整个环境肯定是改善了,但是生活不一定就比不改造好。”很多村民和郭先生一样,都认为改造将带来生活成本的飙升。现在整个沥滘村有大小菜市场超过十个,除了南洲路上的沥滘市场,其余市场都分布在全村各个区域,物价比起市区相对要便宜一些,肉菜的种类也十分丰富。

郭先生说,他有一个做生意的亲戚,在珠江新城买了房,结果没两年又搬回沥滘。“那里市场少,品种少,价格还贵得厉害,有钱都住得不舒服。”除了市场,目前沥滘村民在村内停车是免费的,改造之后停车费和管理费每一笔都是开支。

记者从海珠区更新办了解到,目前在沥滘村中展出的改造总体规划模型只是沥滘经济联社和开发商的初步设想。“目前沥滘村改造与否还是未知数,如果表决达成了改造意向,具体的规划才会制定,否则只是空谈。”

根据政策,沥滘城中村改造必须经过八成以上的经济联社社员同意才能实施。半年前就开始征求社员对改造的意见,但进度缓慢。这场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之久的改造拉锯战恐怕还会持续下去。

广州城中村调查之9

典型的岭南水乡

“沥”为大河,“滘”为水道。古代,沥滘水道是进入广州的两条主要水道之一,为当时番禺古渡所在。沥滘曾是一个典型的岭南水乡,在清代,这里便是“五百年祖德,十三代书香”的乡村。仅仅在清代,沥滘村就出了3位进士,20多位举人。

老城区最大城中村

沥滘位于海珠区的南部,面积450万平方米,户籍人口1.3万人,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员超过7万人,共有19个经济社。沥滘是目前广州老城区最大的城中村。(廖靖文 邱伟荣)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