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中国“专车”存废之争白热化 出租车垄断待打破

2015年01月13日11:3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专车”动了谁的奶酪?近日,处在迅猛发展中的内地约租车(俗称“专车”)行业突遭重创。

元旦以来,北京、上海、济南、广州等十余个城市相继叫停私家车接入专车服务。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副总队长梁建伟向媒体“点名”滴滴、易到、快的三家公司称,目前北京执法人员查到的所有使用上述软件提供的专车服务,均属于“黑车”运营。

中国交通运输部日前亦作出回应,在肯定专车服务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的同时,强调专车软件公司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承担应尽责任,并特别强调“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

手机叫车搅动中国出租车市场始于2014年初。当时,腾讯与阿里巴巴旗下的打车软件分别砸下上亿元(人民币,下同)逐单补贴乘客和司机,一时间令手机打车成为许多城市民众的日常出行之选。百度亦依托其地图应用推出了打车服务。

当年8月,积累了大批用户的互联网三巨头BAT(百度、阿里、腾讯)进军“第二战场”——专车服务。

专车为何短时间内火爆各地?微信朋友圈广为传布的一篇文章道出了内里乾坤:“出租车司机和商务专车司机长着两张截然不同的脸”。

凭借良好服务、返现优惠等优势,专车迅速找到了市场。

就在各地喊停“黑车”的同时,合法运营的出租车司机却开始表达不满。8日,南京发生出租车停运事件,起因便是司机认为“份子钱”(司机交给所属出租车公司的租金)太高,影响收入。

目前,中国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大城市出租车基本都隶属于若干出租车公司,司机不拥有出租车牌照的产权,需按月向公司缴纳租金。

中新社记者12日在北京走访数位出租车司机得知,每辆车(两人轮流驾驶)需要按月向公司缴纳份子钱的额度一般在6000元左右,甚至更多。加上油费等开支,一位司机一个月需要付出大约6000元作为固定成本。司机普遍认同专车是“黑车”,但同时也认为高额份子钱不合理。

“我现在就想改去开‘专车’,可惜不会用软件。”使用快的打车接单的司机安大震向记者表示,“一个月的收入一半都交份子钱了,我觉得不合理。我听说‘专车’不光不用交份子钱,还能每单返100块,等于收入翻倍了。”

不过,安大震也认为,要取消份子钱不太可能,“谁愿意少收钱啊”。

官方媒体也在微妙地释放着信号。交通运输部直属的《中国交通报》12日便通过其官方微信号头条转载了一篇题为《专家:是时候打破出租车垄断了》的文章,作者是国家发改委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综合交通研究院院长张国华。

张国华表示,国内数量管制和严格的准入审核造成出租车公司的垄断运营,随之带来了高额的垄断收益,这扭曲了市场,也由于严重的供求不平衡带来黑车泛滥等问题。

记者注意到,从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层面,都在试图将专车服务纳入合法合规运营的范畴。

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日前表示,正研究投放约租出租车。

国内主要专车服务供应商之一的易到用车则于12日宣布,将于近日成立“易到租车”,专事汽车租赁等业务。易到用车方面目前已为业务开展储备了80亿元,旨在打通轻资产的互联网技术平台、重资产的租车公司和金融业务之间的通道,建立起跨越驾驶服务、汽车租赁、约租车三个传统领域的创新模式。

其中,“重资产”的表述或许意味着,易到将建设类似神州租车的自有租赁车辆储备,无虞“私家车不得接入”的“紧箍咒”。

“从宏观环境来看,打车软件虽然近期在部分地方受到了一些挫折,但只要坚持以为乘客创造时间和经济上最大的价值为目标,循序渐进,终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张国华说。 ( 彭大伟)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