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专车服务是否合法?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只差深圳未表态

2015年01月13日09:22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汽车租赁公司的车辆从事专车服务是否合法?“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中,深圳尚未交卷。12日,深圳市交委向记者表示,相关事项正抓紧研究,“正在草拟和修改给媒体的通稿”。

  深圳专车会遇“红灯”吗?

  深圳实行汽车限牌和路边停车收费政策后,舆论对交通工具的政策动向尤为关注。

  8日,广州市交委将专车服务定性为涉嫌非法营运,认定私家车等社会车辆提供服务的私租车涉嫌从事非法运营,汽车租赁公司的租赁车因“超范围经营”也列入打击范围。此前,北京、上海只认定私租车属于非法运营,对租赁车没有直接认定。而8日当晚,新华社发稿称交通运输部对租赁车提供专车服务表示支持。

  汽车租赁公司的车辆从事专车服务是否合法?“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中,深圳尚未交卷。12日,深圳市交委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相关事项正抓紧研究,“正在草拟和修改给媒体的通稿”。

  深圳专车服务业内人士表示,深圳业内都在观望深圳政府的表态,如果能确定行业标准和机制,他们愿意配合,但希望深圳政府不要一棍子打死。

  专车就是黑车?

  “关键看车是否有营运资格”

  上周,广州市交委呼吁广大市民不要使用租赁车提供的专车服务,“租赁车属于超范围经营,一旦发生交通安全事故等,将面临责任认定不清,存在较大的法律风险,市民合法权益很难得到保障”。

  对于专车是否具有合法性,“我有车”深圳运营总监杨博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车是否有营运资格。“从各方面法律和交通部表态,通过平台与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的司机合作本身是合法的。国家的营运资质在每一个城市都不会很多,而且掌控在国家出租车租赁公司,数量非常有限,对市场需求来说是远远不足的。”

  根据“我有车”约租车平台调研统计,目前,深圳市场每天对租车需求为8000—10000单左右,而北京、上海则是国内最大量级,每天租车需求约20000单。多位受访专车司机也表示,深圳目前约有1000多辆“专车”,每天约有1万多单的订单量。

  就专车司机的保障方面,出租车司机韩哥就觉得专车不靠谱,“一时可能收入不错,但杂牌军打不过正规军”。比如买保险,“我们公司现在强制性买出租车商业保险,有100万元”,他质疑专车服务公司的司机是否享有同样的福利保险。

  虽然自认为与出租车有差距,但深圳多家打车软件公司却将专车与黑车划清界限。多家受访业内公司表示,在车型选择、司机考核、服务方式、收费标准、保障体系方面,专车和黑车有明显差别。

  滴滴专车公关部向南方日报记者介绍,他们和所有的合作公司都依法签订了合同,提供点对点服务的“专车”属于汽车租赁公司,由企业自主运营,司机作为劳务公司员工,仅提供驾驶服务,交通部门负责发放营运证,并进行监管。而黑车是那些没有在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办理任何相关手续、没有领取营运牌证而以有偿服务实施非法运营的车辆,就是非法出租车。

  杨博介绍,深圳业内都在观望,如果能确定行业标准和机制,他们愿意配合,但希望深圳政府不要一棍子打死。

  “推专车是为了杜绝黑车,跟出租车关系不大。”滴滴打车联合创始人张博表示。

  服务到底如何?

  用户体验不错 仍有改进之处

  记者发现,在的士罕见、黑车聚集的地方,专车解决了不少市民的出行问题。甘先生在深圳华强北上班,“以前下班要等20—30分钟,和很多人抢的士非常麻烦。”一个月前他开始使用“优步”,下班前5分钟预约一辆专车,不仅按时到达公司门口,费用还比打的便宜5元,网络支付也相当方便。而且车辆干净,车型高档舒适,车上备有水和纸巾,司机主动提拉行李、礼貌用语,专车的服务质量连的哥韩哥也认同。

  9日23时许,记者在南山区科苑路也使用了滴滴打车里的专车服务,接单后约30秒接到司机董师傅电话,说明自己所在位置后,董师傅说明到达需要5分钟。5分钟后,专车如约到达指定的地点,记者到达时司机站在车旁等候,车门也已经提前打开。上车后,司机告知车上有免费的矿泉水和纸巾,可以自行取用。

  张博表示,滴滴打车大大降低了出租车空驶率,但即便把空驶率降到零,还是满足不了乘客的出行需求,原因是人多车少,大量体验差的黑车成了抢手货,于是才推出了滴滴专车。

  实际上,由于拓展较快,打车软件还有需改善的问题。如司机对路况的熟悉程度参差不齐。另外,新的召的模式下,乘客还要学会判断自身所处的位置,在定位不准确的情况下需要电话沟通。万小姐曾经碰到不懂路的司机,结果花了更多时间在等车,“还不如自己拦车打的”。

  专车为何火热?

  司机有补贴 乘客有红包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打车软件公司给司机诱人的利益分成,是专车市场短期火热的重要原因。

  “正规出租车24小时两个班,两个人份子钱是一月13800元。”韩哥说,自己的收入要拿出40%—50%交租。对此,韩哥认为,“如果政府和公司要把租金降了,出租车司机也可以做得更好,现在没办法,要多拉快跑”。

  杨博介绍,在深圳,打车软件与汽车租赁公司的合作分两种,一种是纯做平台,租车公司出车出人,行内叫“贴本赚吆喝”。这种模式以易道、优步为代表,政府尚未给明确导向,在国外较为盛行,平台和租车公司一九分或二八分。第二种是主流,打车软件从租车公司纯租车,从人力公司请司机,采用此模式的软件有滴滴、我有车、神舟等。

  现在,打车软件服务处于“赔本赚吆喝”时期。公司除了派发给乘客的各类“红包”,推广期的打车软件以各种形式补贴市场,鼓励司机提高服务。在“我有车”,持续得到好评的司机会得到高额补贴,“一个评价可得到20元”。最低价位的“人民优步”不但不赚钱,还会给司机1.8倍的车费。

  按订单数给补贴的模式,也带来部分负面影响,如有些司机不愿意接长途单。张小姐从司机口中得知,某打车软件专车司机的补贴是按订单笔数计算,一天达7笔有100多元,最高一天400多元,“司机不在乎车程,更希望接更多的短途单”。

  ●北京、上海只认定私租车属于非法运营,对租赁车没有直接认定

  ●1月8日,广州市交委将专车服务定性为涉嫌非法营运,认定私家车等社会车辆提供服务的私租车涉嫌从事非法运营,汽车租赁公司的租赁车因“超范围经营”也列入打击范围

  ●8日晚,新华社发稿称交通运输部对租赁车提供专车服务表示支持

  ●1月12日,对于专车,深圳市交委表示,相关事项正抓紧研究,“正在草拟和修改给媒体的通稿”(李荣华)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