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广州一保障房社区每三天1人欲轻生 贫穷孤老成"通病"

2015年01月13日09:13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芳和花园保障房小区2011年年底入住,住户主要是中低收入者

芳和花园保障房小区2011年年底入住,住户主要是中低收入者 艾修煜 摄

广州一大型保障房社区三年报告700多宗轻生倾向案例,虽然最终酿成悲剧不足10宗,但背后问题引人深思

住进保障房小区,他们为何心结难解?

广州荔湾区芳和花园是广州大型保障房样板社区之一。这个由回迁户、中低收入群体所组成的大型小区,曾因多次发生坠楼事件而备受社会关注。

近日,在一场为该小区所组织的爱心送米活动中,东漖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透露了一个让人更忧心的数字:自芳和花园正式交付使用以来,短短三年,该小区住户出现轻生倾向的案例高达700多宗,虽然最终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的不足10宗,但服务该社区的社工团队却面临人手和能力不足的尴尬。

平均每三天1人欲轻生

1月10日,由广东实验中学、荔湾区东漖街、生命缘志愿者协会组织的一场送米活动走进芳和花园,数十名学生把自己捐钱购买的2000斤大米送到困难户、低保户以及独居老人家里。

荔湾区东漖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主任陈少芬相信,这个小区里需要关怀的人实在太多了,需要的关怀也不仅仅是物质上的。2013年,芳和花园接连出现跳楼轻生事件,让社会广泛关注。两年来,在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社工的积极介入下,跳楼事件逐步减少了。但言谈间,陈少芬仍难掩忧心:从芳和花园2011年年底正式入住至今,该小区住户出现轻生倾向的案例高达700多宗。如果按概率来统计,平均每两到三天就有1宗。

尽管在这700多宗轻生案例中,最终造成无法换回的悲剧的不足10宗。但这个数据背后,隐藏着的是深层的社会问题。对于很多人而言,房子是生活的盼头。但对芳和居民而言,好不容易住上新房子,缘何还心结重重?“因病致贫、不想拖累家里人、精神问题……”陈少芬向记者列举了不少轻生的原因。

贫穷孤老成社区“通病”

表面上有房子住,但很多人内心依然是一座外人难以轻易触碰的孤城。

2013年上旬,一名住户爬到了自家20多楼的窗户上,吓坏了周边不少邻居。据陈少芬回忆,在事发前几天,邻居已经察觉到该住户不太对劲,有邻居甚至连续几晚不睡观察其动向,最终及时察觉到该住户的异常举动。社工、居委纷纷赶到现场,“当时大家劝了一个多小时,但无论旁人怎么劝,她就是不让人碰。”无奈之下,一个之前跟进她很长时间的社工赶回来了。该人一看到“老朋友”回来,态度顿时变得缓和,最终放弃轻生念头。

虽然住上了廉租房,然而贫穷、疾病仍然是年近八旬的陈婆婆的一道心结。三年前,陈婆婆一家从海珠区迁往芳和花园,但她却高兴不起来。儿子离婚、老伴离世,多起悲剧无情地冲击着这个原本早已一贫如洗的家。如今,陈婆婆、儿子以及刚上初一的孙子三人挤在窄小的一厅两房里相依为命。陈婆婆没事总往楼下跑,她说不想在家里闷着,楼下起码有人能聊聊天。冬天来了,儿子把御寒的棉被都给了老母亲和儿子,自己只用一张棉毯,冷的话再加上一件大衣。学生来送米时,陈婆婆拉着志愿者小声说:“儿子经常跟我说,居委会那边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不要再要求人家了,但我还是想问问,如果有物资剩余,能不能送床棉被给我儿子。”

1个社工要服务1000人

据统计,芳和花园目前共有19000多名住户、5000多户家庭。其中有3000多套是经济适用房,1900多套廉租房。“可以说全市相当一部分老、弱、病、残都集中到这里来了。”陈少芬说,很多家庭或许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伤痛,当汇集在一起,悲伤和孤寂就这样被传染开了。

为了给芳和花园住户提供更好的社区服务,2012年年底,东漖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正式落户芳和花园,这也是荔湾区最大的社区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社工也成了为这群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芳和居民解开心结的一剂“良药”。陈少芬说,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落户以来,社工们确实做了不少工作,定期走访、组织义工上门送温暖等,与不少住户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然而,人手不足一直是个问题。据了解,东漖街共4.6平方公里,辖内人口5.5万人,其中芳和花园就有近2万人,但家综的社工一共才20人。“我们现在已经把过半社工的力量都集中在芳和花园,但再怎么调剂,每个社工都必须面对至少1000名服务对象。”陈少芬说,这些服务对象都是非常典型的困难家庭,走访不能“蜻蜓点水”,每家每户都需要社工投入大量时间。而且她也坦言,如今很多社工社会经验不足。种种难处让他们的工作变得力不从心。

社工望政府资源有倾斜

据了解,广州目前有芳和花园、聚德花苑、金沙洲新社区等多个已启用的保障性住房小区。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曾经在广州市内多个保障性住房社区进行过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只有四成居民认同在社区内生活有安全感。“最低的生活保障,并不仅仅只在于房子。”著名心理学专家胡慎之坦言,是否病有所医,经济困难是否能申请到足够的补助,心情低落时邻里和社会是否有给予足够的关爱,这些是个人生活保障之一。当这些生活保障缺失时,人们产生的负面情绪往往会形成一种心理暗示,并像感冒一样向周边传染。

对于这种负面情绪该如何缓解,穗港及海外分隔家庭辅导中心创始人、在穗港两地穿梭十多年的资深社工梁秋莎曾坦言,如果光靠社工们独立去完成这些工作,肯定是有难度的,所以社工要做的是构建一个网络,发动身边的居民一起形成义工网络,从而覆盖更多有需要的人。此外,她还表示对于一些重点区域,政府应该多关注。

陈少芬也坦言,目前广州虽然每条街道都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但是资源分布存在“一刀切”的情况,“每个街道,无论人口多少、管理难度大小,同样每年投入200万元。”她建议,类似芳和花园这样的大型保障房小区,政府应该额外专门设置一支更有针对性的社工团队,以便为居民提供更好更及时的服务。(何伟杰)

(责编:刘卫东、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