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行贿嫌疑人谈“悬崖勒马”:精神折磨比什么都痛苦

2015年01月13日09:02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犯罪嫌疑人:许某

  犯罪事实:2013年,清远市某国企职务犯罪系列案案发,多人涉案被查。经查,2008年征得公司其他股东同意之后,作为公司法人代表的许某向该国企总经理助理行贿90万港币现金。

  听说要接受记者的采访,许某(化名)犹豫再三,采访的前一晚没睡着觉,担心的是报道发出去,父母、孩子知道此事,为他忧心、伤心。念及此,应许某请求,记者对其使用化名,对涉案单位名称采取了模糊化处理。

  2013年,清远市某国企职务犯罪系列案案发,多人涉案被查。是年10月,许某前往美国看望在那里读书的孩子,在美国得知该案案发后,许某忧心忡忡。这期间,他长期失眠,不敢与家人联系,打开国内网站便看到铺天盖地的反腐报道,精神压力极大。这位昔日国内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家人的骄傲,每每想到父母、孩子将知道自己的罪行就惶惶不得终日。他坦言,精神折磨是最难受的。不过,他也告诉记者,他有自己的坚守,绝不参加那些在美国的外逃者团伙,认为那有损国格和人格。

  在国内,负责办理此案的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检察院为了惩治职务犯罪和行贿行为,加紧了对许某案的调查,协调边控研究追逃方案。攻心为上,最后检察机关选择通过许某妻子将其劝返。经过检察机关细心的工作,许某最终于2014年4月回国自首,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说,回国接受惩处才有重新做人的机会,留在国外,后半生恐将全是折磨。

  目前,该案已被检察院诉至法院。许某获准取保候审。取保候审后,许某立即回到老家与父母相见。他说,如果不是回国自首,今生怕是再难与父母相见。

  看国内追逃新闻压力山大不愿加入外逃团伙感“丢人”

  “一些人背负重罪躲在美国,相互通报消息、打气,坚持不回国服法。我不想与这样的人为伍,毕竟我认为自己还是与他们不同,我觉得这样聚在那里也是给国家丢人。”

  南方日报:在取保候审的这段时间,你主要在忙些什么?还做生意吗?

  许某:属于停摆期,没做什么生意,过了这段时间,调整一下思路再重新工作吧。

  南方日报:当时×国企公司系列职务犯罪案案发涉及你,你听说后为什么滞留美国?

  许某:其实去美国有偶然性。我孩子在那里读书,几年了,我都没去看过他,加上孩子前一阵失恋,心情不好,我就想过去陪陪他。可是到美国十几天后,我得知该案案发了,涉案人不少,其中也有我。从此,我就开始心神不安,想着能不能留在美国躲过此事。

  南方日报:当时是怎样计划的?想怎么“躲”呢?

  许某:就是想混在美国,赖下去,死扛,扛个一两年,长远的没敢想。

  南方日报:在“躲”的日子里,你每天都干些什么呢?

  许某:其实就是打发时间,每天看着孩子上学、下学,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没事找事做。有时就上上网看看国内新闻,和认识的人了解一下案子的进展。可是一上网,就看到国内反腐、追逃的新闻报道铺天盖地,看了之后心里的压力更大。一开始我还和妻子通电话了解情况,后来怕连累她,电话也不敢打了。晚上睡也睡不好,精神恍惚,身体也开始出现一些问题。再具体的我就不好说了,说出来丢人。说实在的,精神上的折磨比什么都难受。

  南方日报:当时最担心的是什么?

  许某:最担心的是我父母和孩子知道我的事。我是家中的长子,从小就听话,从名牌大学毕业,专业水平也比较高,一直是父母的骄傲、孩子的榜样。我爸妈都快80岁了,母亲还是街道的积极分子,参与一些街道派出所的工作,我担心他们知道了我的事受不了。

  在美国的时候,我一直提心吊胆。想象着有一天,我的弟弟或妹妹打电话告诉我检察机关找上门了,找到了我父母。假如这样,我就太不孝了。这也是我最害怕、最忧心的。

  南方日报:听说有一批人因在国内犯罪而躲在美国,并且组成了某种团伙,相互通报消息、打气,坚持不回国服法。你当时有没有加入他们之中?

  许某:类似这样的团伙,我在美国听说过,他们多混迹于唐人街里。不知道我说的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没有想过加入他们。他们之中的一些人背负重罪,大多数是经济诈骗犯,我不想与这样的人为伍,毕竟我认为自己还是与他们不同的。我觉得这样聚在那里也是给国家丢人。

  决定回来前三天没睡着不回国恐此生难见双亲

  “决定回来之前,我还做了‘两手准备’,但看到检察机关100%兑现了承诺,我就完全放弃了抵抗,主动配合他们,希望早点接受审判,生活再重新开始。”

  南方日报:转折发生在什么时候?

  许某:有一天,妻子给我打电话劝我回国自首。她告诉我清远市清新区检察院反贪局领导给她打了电话,介绍了我的案件情况。

  据我妻子说,当时这位领导说了几层意思。一是,我的犯罪事实证据确凿,是一定要绳之以法的,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目前国内追逃力度加大,别信别人说什么拖一年两年能拖过去,拖不过去的。二是,检察人员已经查清了我的户籍地以及老家的住址,原本要到家里调查,但是为了避免刺激老人,他们没有这样做,希望通过我妻子来做我的工作。三是,检察院给了我政策:我涉案的金额很大,但是属于单位行贿,如果主动回国,主动如实交代案情可以取保候审。

  南方日报:听了之后是什么感觉?

  许某:首先,我悬着的一颗心落了地,感激他们没有找我的父母。其次,我开始动心回国了。但当时,我还是和妻子说,等等再看吧。

  可是,过了没过久,我就了解到随着案件的发展,涉案人员一个个都归案了,我的压力就更大了。

  南方日报:让你下定决心回国的是什么?

  许某:一是我的后路被检察机关堵死了,犯罪事实清楚;二是我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政策,感到回国后就算受到惩处也还有重新来过的希望。当时的我真不想再扛了,想解脱。当然这期间,我妻子也和检察机关多次沟通过我的事情。

  南方日报:从决定回国到抵达国境的那一刻,你后悔过吗?

  许某:决定回来之前,我三天没睡着,反复权衡、思考。当时,我还做了“两手准备”。假如,我一抵达国境,检察机关就把我抓捕而且背弃承诺的话,我就打算“扛一扛”,不再配合他们的工作。

  南方日报:结果呢?

  许某:他们兑现了承诺,一出机场,机场武警先将我控制起来,之后检察机关办案人员走上前来,态度很好,说知道我身体不好,问我要不要先去医院检查一下。我抵抗的心理开始有了变化。

  抵达检察院之后,我看到了我的妻子和弟弟,他们脸上没有惊恐的表情,我就明白了,也放心了。看到检察机关100%兑现了承诺,我就完全放弃了抵抗。主动配合他们,希望早点接受审判,生活再重新开始。

  南方日报:取保候审之后,有没有回到老家看望父母?

  许某:有。当时检察机关的领导主动提出此事,并准许我离开广东回老家呆几天。我回到老家第一件事就是在老家为我父母买了墓地。不是检察机关给我政策劝我回国,估计这辈子,再与二老相见就难了。

  南方日报:父母知道你的事了吗?

  许某:他们知道我出了点事,但是具体的不知道,我告诉他们问题解决了,儿子一定吸取教训,以后再也不会犯了。他们听了后就嘱咐了我几句。

  讨工程款要向业主“公关”“似看病要挂号一样正常”

  “公路建设行业腐败和无序的问题存在已久,除了加大力度惩治腐败,我觉得还要建立健全一些制度,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制度健全了,才能防止腐败。”

  南方日报:回过头来看,你所从事的工程建设行业出现腐败问题的原因是什么?

  许某:近二三十年来,公路建设行业越来越难做,腐败和无序的问题存在已久。政府出台监管政策,下面的人马上就想到应对、规避的办法。

  南方日报:你认为,腐败出现的关键点在那里?

  许某:比如工程质量监督领域,不说大的问题,那些监理日常验收工程的时候,都要吃吃喝喝、收点礼金。工程款发放领域问题也比较多,到了该发工程款的时候,业主不拨款,承包商就着急了,发不出工资来,工人是要抗争的啊。怎么办?就要“公关”,“公关”才能领到款。这就像看病就要挂号一样成为了惯例。再比如,招投标领域的围标串标等问题,都比较严重。

  南方日报:对于当前的反腐工作,你怎么看?

  许某:当前的反腐工作的确势头很猛,我非常支持和拥护。除了加大力度惩治腐败,我觉得还要建立健全一些制度,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制度健全了,才能防止腐败。(赵杨)

(责编:冯芸清、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