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权力任性触发太原恐慌性购车

杨耕身

2015年01月09日08:5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议论风生

发生在太原的抢购车辆的行为,则是对于不确定的公共政策制定的应对。当城市的政策制定者无不使用突袭式发布来实施限购政策之时,谁又能保证同样的手法在太原不会再上演一次呢?

据报道,太原市政府近日提出,到2015年底,全市机动车保有量要控制在110万辆以内。这是当地首次提出机动车保有量控制目标。尽管市政府工作人员表示,尚未有任何文件通知和相关消息表明是否限购,但限购传言已经遍布太原,多数消费者都是听了传言后纷纷购车“占指标”。

这是多么辛酸的一幕:仅仅是一个传言,便导致多数消费者恐慌性购车。当然,传言之外,也自有一种“世事洞明”。一位4S店销售人员一语道破抢购的原因,“去年底深圳闪电式的限购给消费者都敲响了警钟,何况现在政府已经提出要限制机动车数量,大家还是相信限购是十有八九的事儿。”深圳突袭限购,引发太原恐慌式抢购。能理解这句话逻辑的,大抵也就多少算得是了解国情之人了。

即使不是在物资紧缺时代,中国的民众在传言之下,也不断上演过抢盐、抢板蓝根、抢醋甚至抢房等恐慌性抢购行为。这些往事与记忆,如今说起来仿佛都是笑谈,但这种抢购本身的行为心理,其实一点也不好笑。它让人看到,一个大国国民有着怎样无法安宁的内心,又一直存在着怎样的安全感焦虑。

如果说抢盐、抢醋的行为,是对于不确定的疾病的恐慌,那么发生在太原的抢购车辆的行为,则是对于不确定的公共政策制定的应对。当城市的政策制定者无不使用突袭式发布来实施限购政策之时,谁又能保证同样的手法在太原不会再上演一次呢?这种情形下,坐不住是肯定的。

不确定的政策制定与发布,无法淡定安宁的社会心理。这一切的根源,只是在于权力的任性。限购令乃属行政决策,尽管按照一般的决策要求,公共政策的制定应履行必要的程序与规范,应保证民众的知情权与参与权,但一些政府部门的任性就在于,它们总是拒绝履行这一套繁琐的程序,总是习惯于独断而行,因此才有了种种“半夜鸡叫”式的决策。由权力任性而致权利恐慌,也就自然而然。

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要求健全依法决策机制,把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讨论决定确定为重大行政决策法定程序。去年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立法法修正案草案也提出,部门规章不得创设限制或者剥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的规范。所有公开或成文的表述,都表明突袭式限购并不合理,政策制定者涉嫌违规,但问题在于如何才能让它们真正依法行政。

问题仍摆在眼前:太原是不是真的会突然发布“限购令”?但愿这一次,当地人大可以知道。而如果太原有关方面继续任性,我们也但愿当地有可能启动对于这一政策的合法性审查。这些虽都只是后话,却也正是我们所要表达的依法行政之寄托。

(责编:林龙勇、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