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中学校长收近400万“好处费”一审被判10年

2015年01月04日20:17    来源:法制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备受关注的海南省华侨中学原校长曾纪宁涉嫌受贿一案,经海口市检察院提起指控,海口中院日前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曾纪宁有期徒刑十年。

据指控,2005年至2014年间,曾纪宁利用担任海南华侨中学副校长、校长的职务便利,收受陈某忠、叶某尤、曾某力等17人财物共计346.2万元、美元3000元,为他人在工程承建、采购承包、人事调动、招生合作等事项中谋取利益。

自十八大反腐风暴以来,海南教育系统仅今年就有20余名官员因通过“吃回扣”、“私设小金库”等方式收受贿赂、监管工作不力等原因落马,有的已被双开,有的则被立案侦查。其中,在2014年7月至8月两月间,海南教育系统9人被查,海南华侨中学校长和副校长等3人无一幸免。

校长敛财“也疯狂”

提起曾纪宁,在人们的印象中,是“海南省特级教师、海口市优秀教师、先进教育工作者、全国青少年科技活动优秀组织工作者” 等荣誉的拥有者。

“光环和荣誉背后,是一位校长走向贪腐的真实经历。”自2004年2月起,曾纪宁任海南华侨中学副校长、校长期间,利用手中的职权大肆敛财。2014月7月1日,在担任海口市教育局调研员(正处级)两年后,还是“东窗事发”被调查。

2014年12月31日,经海口市检察院提起指控,海口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曾纪宁有期徒刑10年

据指控,2003至2012年,曾纪宁在担任海南华侨中学副校长、校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校园工程建设、食堂发包、校服、图书和多媒体教学设备采购、教师调动、学生入学、合作办学等多项工作中,收受陈某忠等17人共计346.2万元、美元3000元

为了安全起见,“自作聪明”的曾纪宁将其收受的百万“好处费”均委托行贿者陈世忠代为保管,约定待其退休后提取。

2个月9人被查

记者了解到,自十八大反腐风暴以来,海南教育系统仅今年就有20余名官员因通过“吃回扣”、“私设小金库”等方式收受贿赂、监管工作不力等原因落马,有的已被双开,有的则被立案侦查。其中,在2014年7月至8月两月间,海南教育系统9人被查,海南华侨中学校长、前校长和副校长等3人无一幸免。

2014年11月20日,海南省定安县思源实验学校教师张咪、定安县第三小学教师叶如花被查。2014年10月30日,海南职工秀英子弟学校原校长张建平收受5万元被查,并于11月份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无独有偶,今年9月,五指山市幼儿园原园长李海燕、儋州市新盈学校校长陈近万、新盈学校原校长吴良才等因违规违纪被立案审查。

2014月7月至8月,海南华侨中学原正副校长曾纪宁、王继源、史昌涛齐落马。同时,海口市美兰区教育局副局长郭川涉、昌江教育局局长符军、琼中教育局原局长(现任琼中委统战部副部长)王海山以及海南省教育厅电化教育馆馆长陈东云、海口美兰区原教育局局长谢式文等6人相继被查。

除了贪污受贿,海南今年3个月里7名教育系统干部因失职渎职受处分

私设“小金库”套钱

除了利用物资采购、教师调动、学生入学等机会受贿,还有部分教育系统人员为套取国家财政资金,私设“小金库”。

2014年3月,在海南省通报的县处级干部违纪违法案件中,康闽利“套取侵吞公款”案让人震惊。据介绍,自2010年到2014年,康闽利利用海南省高级体育运动技术学校校长的职务之便,通过虚报运动员、教练员人数套取国家财政资金竟达1288.84万元,成为他个人的“小金库”,并用于个人的生意投资中。

此外,2011年至2013年期间,嘉积第三中学将收取返还的劳务费和部分班会费在账外私设“小金库”,用于学校的日常事务开支,严重违反了财经纪律,嘉积第三中学原校长、党支部书记郭仁渌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而海口市第七中学校长、校党支部书记赵琼斌则因隐瞒、截留应上交国家财政收入和骗取国家财政拨款,受到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

校长权力过大引反思

据初步梳理,在海南省今年通报的20余位教育系统腐败窝案中,作为学校的“一把手”占据主要比例。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教育部门的“一把手”。

记者调查发现,学校大都实行“校长负责制”,一些名师“教而优则仕”,作为校长同时兼任学校的党支部书记,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加上各项权力统揽在手中,任期又较长,于是就成了学校里说一不二的权威。校长手中的权力和资源一旦没有监管和把控好,在校园这个相对独立的王国里,也就容易导致权欲膨胀,稍加动用便兑换成物质利益。

“与密集的人口相比,海口的教育资源相对短缺。近些年一直是中小学教育的扩张期,学校在教学设备、网络改造、功能房建设等方面有资金投入,甚至是大规模的扩建。这样,在招生、扩建、行政管理等环节,校长手中自然就集中了不少的资源与权力。”海南律师陈剑介绍说。

陈剑表示, 对于社会公众而言,可能更关心的是中小学的学位问题,但由于学位问题较分散且很隐蔽,更多的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事成之后家长还会心存感激与庆幸,作为‘受益者’不愿意站出来,甚至有一些职业‘掮客’在其中游走,客观上存在发现难与查处难。

对此,有教育学者呼吁,“该给中小学校长的权力‘减减负’了。”现在中小学校长们权力范围太广,承办的部分工作如工程、采购、物业管理、公车维修、学校饭堂的肉菜配送等,可以由主管部门剥离,而将校长们的工作重心移到教学及管理上来。给校长们权力“减减负”,既利于净化学校工作氛围,也是对校长们的一种保护。

同时,学校应规范管理机制,不能在封闭的小圈子里由一个人说了算,要通过分权与制衡、校长和教师的轮岗与交流机制等,防止校长“家长”制的形成。在规范学校管理的同时,外部的监督更要能同步跟上,并强化监督的力度、拓宽监督的途径,内部制约、外部监督,形成一个责任明晰、监督到位的良性运行体系。邢东伟 通讯员翟小功 胡坤坤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