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扫黄后东莞观察:留守小姐只做熟客生意 出台价涨至千元

2014年12月31日09:06    来源:新文化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第3日

“工厂关门、厂妹成灾”

很多打工妹离开流水线

东莞色情行业一直是伴随着“世界工厂”的兴衰而产生和发展的

小许下海的原因,除了个人原因之外,最重要的是所在工厂的倒闭。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东莞的加工制造企业受到冲击,很多中小型企业纷纷倒闭。“工厂关门、厂妹成灾”从那时候开始流行,甚至被编进了招揽客人的短信。可以说,东莞色情行业一直是伴随着“世界工厂”的兴衰而产生和发展的。

1978年,港商在虎门镇创办了全国第一家对外来料加工厂———太平手袋厂,由此开启了东莞“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的经济模式。

上世纪90年代,台湾的土地和人工成本开始升高,很多台商把产业转移到了更有优势的东莞。这一阶段,东莞进入快速工业化阶段,大批港台商人和外商来此投资,大批外来务工人员涌入城市。胡老板认为,那么多打工仔生理问题需要解决,色情行业因此发展起来。

从1997年到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到全球金融危机之间这11年,东莞电子制造业快速发展,一跃成为全世界IT产品的加工制造基地。

普通性服务在这时被发展成为“莞式服务”。所谓莞式服务,就是把整个过程分解成很多步骤,服务之后让客人给这些步骤打分。很多娱乐行业从业者和经营者都认为,莞式服务应该是从台湾或香港传过来的,因为那时候,消费能力比较高的只有港商和台商。

在坊间,莞式服务也被称为“ISO”。这个词其实是来源于东莞的众多工厂。“工厂是流水线作业,讲究流程和标准,这个概念就转到娱乐业来了。”胡老板说。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欧美市场受到冲击,需求锐减。东莞的电子制造业,有70%以上是“两头在外”的代加工,订单来自国外,在东莞生产完后,产品再运送到国外。

国外订单的减少,人工及土地成本的增加,让电子制造业的利润大幅降低,很多中小企业被迫关门结业。

于是有了“工厂关门、厂妹成灾”,于是很多打工妹离开了流水线,走进酒店宾馆桑拿沐足,“繁荣”了色情行业。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东莞GDP连续多年增长率都在18%以上。但2009年到2011年,东莞GDP增长率连续3年在广东省排名垫底,2012年排名倒数第二。

2014年一季度东莞实现GDP1182.31亿元,同比增长7.3%,增速在广东21个地级市中位列第17位。前三季度东莞实现GDP4153.41亿元,同比增长7.6%。增速比上半年快0.1个百分点。

从表面看,东莞最近几年触底反弹的态势,并没受到今年扫黄的影响,毕竟增速排名仍在前移。然而,目前披露的数据,与年初东莞官方“9%的增速”的预期,仍有一个百分点以上的落差。

第3夜

曾经红火的生意

都冷清下来了

像“流水线”一样的化妆摊,如今多数连摊主都没有

厚街购物广场,是厚街镇老牌的商业广场。曾经从下午开始,商场三楼的化妆摊上都会坐满了面带倦容的女孩。花上15块钱,用各种不知品牌和成分的化妆品,遮掩住因熬夜而变得粗糙的皮肤和黑眼圈。然后离开这里,走进一家家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

19日傍晚,这里却空荡荡的,多数摊位连摊主都没有。“以前化妆的女孩一个接着一个,像工厂里的流水线。”摊主华仔今年刚刚30出头。

他知道怎么描画能让人在灯光下看起来更美,也可以用特殊的方法遮掩脸上的瑕疵,所以他的生意最好,相熟的女孩也最多。

现在,华仔其实已经放弃了这里的摊位,承包费交到年底,但他已经有大半年没来过了。

入夜,东莞城区的文华路上灯火通明,这里是当地有名的美食一条街。

曾经,这里也是那些女孩消夜的地方。一过23时,寻欢客就会领着女伴来这里,之后的去向一般都是各种星级酒店。这里的餐馆也有了自己“习惯”:18时到22时,接待的多是普通顾客;23时至次日凌晨,接待的多为寻欢客和女伴。

通过时间判断来者身份只是一种方法,这条街上的经营者,无论开的是餐馆、便利店还是水果店,眼睛都“毒得很”,从街上经过的女性,他们大都能迅速判断其职业,甚至有的还能通过穿着,判断其工作场所的档次。

不过,现在他们不用去判断了,因为不管是18时还是23时,甚至凌晨2时,来这里的都只是普通女性。与之对应的,是他们午夜生意的清冷。

当地人请吃或聚餐,一般都不会在饭店流连到很晚,而且除非必要,酒也喝得不多。

在某文化单位工作的高先生,7年前从东北迁居东莞,除非接待东北来的朋友,一般都是晚上10点之前,饭局就结束了。

因东莞“性都”的称号,从前很多朋友来这里,都要去体验“莞式服务”,高先生只好领着朋友们,吃饭之后走进沐足、KTV或者桑拿。最多一晚他花了七八千块。

扫黄对于高先生来说,节省了接待朋友的开销。凌晨1时,文华路上人流稀少,亮着空车牌的出租车,守在为数不多的还有顾客的餐馆门外。

车行一路,先后经过了花园新村和万江街道的一条美食街,那些餐馆的大门敞开,灯火通明,但就餐者寥寥。在年轻的出租车司机看来,以后,东莞就没有夜生活了。

保健品店老板李华强也是这么想的。来自广西的李华强今年不到30岁,去年兑下的这间保健品店,“附近酒店桑拿多,她们一买都是几十盒(安全套)。”当初因为这个“好位置”,李华强额外多花了一两万块钱。

转过年来的扫黄,让李华强生意急转直下,现在一天也就卖一两盒,购买对象全是周边的居民。

来自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广东省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762.19亿元,同比增长11.8%,增幅与上半年持平。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9.9%。

而东莞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197.54亿元,同比增长8.6%,增速比上半年提高0.1个百分点。低于全省总体水平,甚至低于扣除物价因素的全省总体实际增长水平。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