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82岁毛泽东警卫员回乡办养牛场 花光130万积蓄

2014年12月30日17:12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李连庆放下北京的舒适生活回到老家,带领乡亲们养牛创业。图为他13日夜10时,一手打手电,一手拿木棍巡牛棚。赵琦玉 曾强 摄

   开栏的话

   按照中宣部的部署和省委宣传部的安排,从今天起,南方日报隆重推出“走转改”活动的升级版——大型主题采访系列活动并开设“行进中国·精彩故事”专栏。我们的记者将扎根基层、深入群众,去倾听,去观察,去感悟,去生动讲述中国道路的故事、经济社会发展的故事、中国特色民主政治的故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故事、中国和平发展的故事、普通中国人追梦圆梦的故事,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声音。我们将陆续向大家推送一组精彩报道。

   今天,我们推出首个子系列《老兵新传》首篇,讲述毛主席警卫员如何回乡当起了“牛司令”。报社领导张东明、王垂林率年轻记者,驱车数百公里,来到“牛司令”的农庄,零距离真切感受这位平凡“老兵”不平凡的精神世界。

   东方吐白,山里的寒气开始散去,西江边的千亩滩涂草场在晨曦中慢慢清晰起来。

   12月14日,云浮市云安区都杨镇珠川村,一位白发老人在寒风中开始了他一贯的早课——100个俯卧撑、5分钟长棍、5分钟双节棍。

   晨练后,老人迎着朝阳升起了五星红旗。

   这位满身散发着牛粪味的老汉叫李连庆,他曾经在毛主席身边当了19年警卫员,主席逝世后,他又当了叶剑英元帅10年的卫士长。

   2008年10月,离休多年的李连庆放弃在北京的舒适生活,回到广东老家——高要市禄步镇樟路村委会荷路村。在一举改变老家“脏乱差”的面貌后,又来到小河对面的云浮山区,创办云浮星耀畜牧有限公司。

   63年前,他的梦想是参军报国,改变自己的命运。

   而今天,他的梦想是反哺家乡,改变乡亲的生活。

   “过树龙”李连庆

   日头渐渐升起,空气中散发出养牛场特有气息,牛群开始躁动,发出“哞哞”的叫声。

   李连庆吃完两块蒸红薯,和工友们一起打开牛棚放牛下山。看着数百头牛出棚后,他心满意足地手捧茶杯走进办公室。

   简陋的办公室,墙上正中是一幅毛主席画像,画像两边是他与毛主席、叶帅的两幅合影。

   1951年秋,李连庆19岁。刚刚成年的他,作出了一个让全村人吃惊的决定——响应号召应征入伍,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而11岁就丧父的他,是家中唯一的成年男丁。

   因身手敏捷,李连庆被村民们称为“过树龙”。“过树龙”是南方山林中一种无毒蛇,性情温顺又动如闪电。

   “过树龙”李连庆做出这个闪电般的决定,甚至没向母亲征求意见。

   “国家有需要,家里再困难也得克服。听了我的话,母亲没吭声。过了几天,办完报名手续,我背起包袱就去肇庆军分区报到了。”李连庆回忆说。

   1957年李连庆即将退伍时被选拔到中央警卫团,成为毛主席的警卫员。这个连拼音都不会的山娃娃,一边当警卫一边参加学习班,他学会了普通话,拿到了高中文凭。毛主席逝世后,担任了叶剑英元帅的卫士长。叶帅逝世后,他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工作。

   2008年,76岁的李连庆又做出了一个闪电般的决定。

   这一年春节,李连庆的儿时玩伴陈日明到北京探亲时,专程到家中叙旧。说起落后的山村,陈日明老人连连摇头。荷路村只有410多人,村集体年收入不到3000元,村民懒散,赌博成风。

   李连庆心中翻江倒海,萌生了回老家做点事情的念头。老友一走,他就向妻子、儿女“通报”了这一决定。

   “全家人都表示难以理解。但我总感觉家乡在呼唤我,乡亲们在呼唤我,大家有需要,我就回家乡来了。”

   2008年国庆节后,李连庆带着省吃俭用的所有积蓄,带着家人的“不放心”,孤身踏上了回家的路。

   连庆公改变了一个山村

   “翠柏围深院,红枫傍小楼。书丛藏醉叶,留下一年秋。”养牛场办公室的墙上,是叶帅之子、“独臂将军”叶选宁四年前抄录的叶帅诗作。叶家人都称这位老卫士长为“连庆公”,叶选宁在落款处写道:“连庆公居此十年,与老帅朝夕相伴,如今人去楼空,思念之情可想而知。”

   爱国、爱乡、念旧是李连庆的感情底色。

   “连庆公回来了!”平静的荷路村沸腾了!

   李连庆心情既激动又黯然:荷路村97户人家,留守的不到百人,尽是老人、妇女和孩子;村口垃圾成堆,沟渠污水横流;一遇雨天,村中巷道泥泞不堪;祠堂摇摇欲倒,而他的祖屋也已长满青苔。

   李连庆决定先从修祠堂做起。村民陈伟民告诉记者,动工时,连庆公坚持每天巡夜,有时晚上10时,还能看到李连庆打着手电筒、握着练武用的木棍。

   2009年夏天,祠堂修完。鞭炮齐鸣、舞狮欢腾之中,细心的村民发现祠堂门口的一块石头上,从捐款最多的村民到捐款仅50元的村民,200多位村民的名字均铭刻在上,但出钱出力最多的连庆公仅列其名、未列其款。

   “连庆公把攒下的积蓄全部捐给了家乡,工程快收尾时,还缺5万元。”李伟强告诉记者,从不愿向人开口借钱的李连庆硬着头皮找了几个老战友借钱,两三天内,尾数凑齐。

   渐渐地,乡亲们发现,家乡有了变化——

   平整的篮球场、生态小公园让孩子们有了玩处,4公里村内巷道硬底化,下雨再也不怕了;全村集中排污、收集垃圾,沟渠的水清了,小鱼在水中游荡。(南方日报张东明 王垂林 赵琦玉 周志坤 陈清浩)

(责编:刘圆、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