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专家谈广东自贸试验区建设意义:打造粤港澳参与全球竞争重大平台

2014年12月29日08:45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李光辉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研究员。长期从事区域经济一体化、沿边开放开发、亚非问题等研究,曾参与广东自贸试验区方案设计。

  每一轮改革都释放巨量的机会。广东自贸试验区越走越近,人们关心的是:广东自贸试验区将“复制”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哪些经验?它将带来哪些“广东特色”?

  经过多番努力,南方日报记者联系上了曾参与广东自贸试验区方案设计的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光辉。长期从事区域经济一体化研究的他在此前有更广为人知的一个身份——他曾受邀在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进行第十九次集体学习时,作了关于自由贸易区建设的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

  在李光辉看来,应对全球贸易竞争,探索开放新路径,自贸试验区的建设将释放巨大的制度红利。广东有着毗邻港澳的优势,将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扩大对内、对外的开放,形成依托港澳、连接东盟、面向世界的区域开放新格局。

  特色

  广东具备区位优势和开放优势

  广东自贸试验区具有毗邻港澳的区位优势、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优势和地处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开放优势。

  南方日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广东、天津、福建三个新自贸试验区将以上海自贸试验区试点内容为主体,并结合地方特点充实新的内容。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广东特色”是什么?

  李光辉:广东的特色首先是她的区位优势,即毗邻港澳。广东可以很好地吸纳港澳服务贸易,尤其在法律法规、贸易规则方面,广东自贸区在规则一体化推进方面更可期待。

  其次,广东具有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优势——积极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及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建设,共同推进与沿线国家的合作,扩大广东对内对外开放,形成依托港澳、连接东盟、面向世界的区域开放新格局。中国企业走出去,自然会促使人民币区域化、国际化进程加快。

  此外,广东拥有开放优势。广东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方面引领全国,这些都是广东的优势与特色。

  南方日报:广东自贸试验区可以“复制”上海自贸试验区哪些内容?

  李光辉:我注意到,上海自贸试验区首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基本制度和监管模式有36条试验成果,应该会包括以下方面: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境外投资管理制度、商事登记制度改革事项;海关、检验检疫等部门“一线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自由”的监管制度举措;事中事后监管事项、社会信用体系、企业年报公示和经营异常名录、信息共享和综合执法、社会力量参与市场监督、安全审查制度、反垄断审查制度等。

  当然,广东自贸试验区也要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进一步推进体制机制的完善,有破有立。

  南方日报:上海自贸试验区36条试验成果中还有哪些是值得广东借鉴的?

  李光辉:适合上海的不一定适合广东。我认为有一些试验成果一定会推广,比如贸易便利化监管措施,凭舱单“先进区、后报关”,预检验,第三方检验结果采信,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海关通关一体化等,这些都可以被复制推广到全国海关特殊监管区域。

  再如,可以在部分领域推广外商投资备案管理制度。上海自贸区通过备案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占比91.3%,政策的透明度和便利性进一步提高。

  我认为,上海自贸试验区可推广的是他们的体制、机制和法治。在功能建设上,广东要结合自己的特色与优势,集思广益,探索一些适合广东发展、结合港澳发展的模式出来。

  创新

  粤港现代服务业融合应继续加强

  根据实体经济需求和贸易投资便利化的要求,广东自贸试验区应该不断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

  南方日报:你怎样看待“自贸试验区的创新离不开金融创新”?

  李光辉:根据实体经济需求和贸易投资便利化的要求,广东自贸试验区应该不断争取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例如金融国际化措施方面的自由贸易账户、离岸业务等内容。不过,这对广东而言,可能还需要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

  广东的金融服务业总体上不是要创造发展模式,而是要加强与香港的融合。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上海也是具有国际性的金融中心。从整体上分析,我认为广东没有必要再去构建一个完整的金融中心与香港、上海竞争,也没有必要建立完整的金融产业链。广东应该谋取金融产业链其中一点,定位在金融服务的生产性服务业上。

  南方日报:贸易自由化与便利化需要适合的制度创新去实现。你对此有何建议?

  李光辉:事实上,随着CEPA在广东对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协议的签署,粤港澳已率先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这个新协议的落实必将使得粤港澳三地间人员、信息、资本等服务贸易要素的往来更加便捷、快速。从服务贸易自由化推进的深度来看,市场准入的自由化程度也逐步提高,国民待遇的限制逐步减少。在金融、物流、文化创意、专业服务、建筑及其相关工程等领域,从资金限制、人员比例、经营范围等方面进一步降低了港澳服务提供者进入广东的门槛。这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可以为全国总结出一套经验和合作模式。

  贸易自由化内容还包括货物贸易。在这方面,没有海关监管、查禁、关税干预下的货物自由进口、制造和再出口是自贸区贸易自由化的内涵。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需要进行制度创新,更需要在形成国际通行规则和确保国内稳定发展之间寻找平衡点。

  定位

  自贸试验区要做好顶层设计

  自由贸易试验园区是”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区内自由、境内关外”的特殊区域。广东自贸试验区应该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深化粤港澳合作为重点。

  南方日报:广东自贸试验区既要满足好本省的发展需求,又要配合国家发展战略的目标。广东自贸试验区如何解决功能定位?

  李光辉:事实上,自贸试验区只是一个特殊区域,在功能上,它是一个“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区内自由、境内关外”的特殊区域,目的是解决那些货物不需要完全进入境内,但需要国际转口、国际转运、拆拼箱的问题;也是满足本地保税加工、保税物流、保税服务的需要。为了配合这些特殊功能,自贸试验区相应设立离岸金融、离岸货币、离岸贸易等服务,其功能非常有限。

  那么,广东自贸试验区通过在CEPA框架下扩大对港澳开放、破除准入后的隐形壁垒和政策障碍、促进自贸试验区自身体制机制的创新,进一步推动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进一步探索粤港澳合作新机制,加快经贸规则与国际对接,将自贸试验区作为粤港澳合作开拓国际市场、合作参与全球竞争、合作面对全球挑战的重大平台。

  此外,广东在中国与东盟的贸易中所占的比重也是比较大的。所以在推进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的谈判中,广东可以先试产业竞争力、降税等问题。不同地区有不同优势,彼此之间应该相互促进、相互借鉴,并不是相互矛盾的。

  南方日报:你对广东自贸试验区的管理框架建设有何建议?

  李光辉:广东自贸试验区的范围涵盖了广州南沙、深圳前海蛇口、珠海横琴三个片区,在体制上一定要实施统一的管理体制;要明晰自己的任务,要做好顶层设计,对广东未来的经济发展起支撑作用,经过三至五年的发展,构建出具有广东特色的产业链,为构建开放性经济体系起推进作用。

  接下来,四大自贸试验区的改革创新将进入一个互相参照、互相对比、互相借鉴的新阶段,广东、天津、福建的经济和产业结构各有特色,对自贸区政策的探索也必然是各有特色、互有长短的。那么,广东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优势,实现发展的需求。(龙金光)

(责编:冯芸清、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