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江西官员终审被改判无期 曾冒死举报苏荣妻子

2014年12月24日14:41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建华受贿上诉一案经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后,24日在宜春市公开宣判,以受贿罪改判周建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周建华犯罪所得赃款赃物,上缴国库。

据媒体此前报道,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1月23日在江西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上透露,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建华近日经江西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法院审理查明,周建华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99次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人民币1023.3114万元、美元1.2万元、港币15万元、金条三根(各重50克)以及价值人民币23.58万元的财物。

宜春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周建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追缴其犯罪所得赃款赃物,上缴国库。

2012年1月5日,据江西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新余市人大党组书记、人大主任周建华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同年6月15日,经省纪委常委会审议并报省委批准,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周建华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周建华,1955年7月出生,曾任南昌市西湖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南昌市东湖区区委书记,南昌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宣传部部长、政法委书记,2004年调任新余市委副书记,2011年9月当选新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新闻回顾

江西官员周建华:我为何冒死举报苏荣妻子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我一直坚信,他(苏荣)迟早要出事的。而且,他的出事,肯定会与周建华的举报有关系。因为他打击报复周建华制造的这起案件太让人震惊了!”这是2014年6月14日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公布后,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的开场白。

周建华,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2012年1月,因严重违纪被双规;2013年7月,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目前,该案正处在二审阶段。

周泽是周建华贪腐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对方或许想不到会遇上像周建华这样‘死磕’的官员。”周泽说。周建华已经“死磕”了三年,“大老虎”也落马了。

周泽告诉《中国经济周刊》,2013年10月,在看守所,周建华向他回忆了这场改变自己命运的官场内斗,声泪俱下。

噩梦般的“双规”

周建华认为,这是因为实名举报苏荣妻子而遭到的迫害和诬陷。

在位于南昌的江西省纪委昌北培训中心的“双规”点,按照程序,周建华开始书写交代材料。

“逢年过节,哪些中层干部给我送了多少红包,我都写了。”周建华说,市里的中层干部给市领导送红包,这在新余是一个普遍现象。“一叠信封里,每个信封写上领导的名字,然后说,‘周主任这是你的。’你接不是,不接也不是。大家都收,所以我也收了。”

周建华称,收红包,他坚持几条原则:第一,班子不团结的不会收;第二,对看不惯的人、比较猥琐的人送的不会收;第三,数额大的不收。

但像这样的两三千块钱红包的交代根本无法通过。周建华写的材料被撕了。

“之后,我又主动交代了新余一些个体户给我过年过节送钱的问题。”这让办案人员感觉被侮辱了智商,周建华说,办案人员认为,如果仅是这点问题,那真是查出了一个“优秀的领导干部”。

“接下来的周建华经历了漫长的、噩梦般的逼供:不让睡觉、拳打脚踢、扇耳光、喝马桶水以及各种羞辱,并以抓捕他的家属对其进行威胁和威逼。”周泽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这个过程中,周建华认为,这不是正常的政治审查,而是因为实名举报苏荣妻子所遭受到的残酷迫害和诬陷。

据周建华自己的说法,起诉书对他受贿金额1410万的指控,除了他自己主动交代的45.5万元人民币、15万元港币及3根金条外,其他的均属捏造陷害。而他则在以抓捕、移送其亲属相威胁的情况下屈服让步。

“他们拿我的亲人做人质,不停地一件件逼迫我接受他们的诬陷。”周建华说,“硬扛,我必死无疑,我的家人也要受到很大的伤害。当时我最大的考虑是如何保住性命和保护家人免遭更大的伤害。”在周建华被“双规”之后,他的妻子、儿子、弟弟、侄子、前妻及妻弟也先后被抓。

周建华说,2012年的清明节,自己度过了人生最痛苦的三天。他告诉周泽,纪委办案人员要求他分别写好770万、176.9万及一起20万元以上的交代材料,还告诉他,完成这三件事情,调查基本就结束。

“清明节的三天,我流着眼泪,很难过,因为我知道写这个材料的严重后果,如果按他们的要求写了,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如果不写,他们一定会移送我的妻子。我一边哭一边写。”

在周建华被双规的前一天,他的前妻姚敏建给他打电话,“她在电话里又哭又叫,让我一定要保护孩子,我向她承诺,用我的生命去保护好孩子。”周建华说。

纪委的工作完成之后,是检察院的同步录音录像审讯。周建华称,在检察院的审讯之前,他被要求不许翻供,否则马上将他的妻子收监。“审讯时我只会流眼泪,我感觉到我是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深渊,而且是我自己把自己埋掉了。我一边讲一边哭,尤其是交待770万的问题时,我的心一阵阵抽搐。”

(责编:刘卫东、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