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河南现“艾滋病拆迁队” 居民指认遭枪击

2014年12月24日10:22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昨日,河南南阳闹市区一商品房小区大门上被喷涂“艾滋病拆迁队”的红字。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河南省南阳市为开发市中心一处土地项目,迫使被拆迁户就范,近日,数人以“艾滋病拆迁队”的名义进小区骚扰居民。

  昨日,南阳市卧龙区委书记马冰表示,他们已成立调查组,全面调查此事,结果会对外公布。同时,他认定,艾滋病拆迁队绝不是由区政府拆迁办雇佣。

  昨日上午,河南省南阳市闹市区,新华路与文化路交叉口一处公交车站台上,“艾滋病拆迁队”几个红色大字让路人侧目。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截至昨日,这些红字已出现了10天。

  在公交站台后面一处工地大门上,同样用红漆喷上“艾滋病拆迁队”的红色大字。工地旁边的小区里,楼房外墙、宣传栏上、楼道内以及每层楼梯及住户家门口也都喷涂着这几个大字。

  周围一家商户的老板说,之前她天天接孩子到店里写作业,自从周围被涂上这样的字后,她就不让孩子再到这里了。

  小区来了“艾滋病拆迁队”

  被喷涂“艾滋病拆迁队”字样的小区是南阳市房地产开发公司三厂小区(以下称三厂小区)。这个小区建于上世纪90年代,是南阳市最早的商品房小区,产权为70年。

  小区的刘大妈介绍,12月初,小区来了5男1女,他们自称是艾滋病患者,前来拆迁三厂小区。其中一名高瘦男子还掏出一张类似病例卡的卡片给刘大妈看,卡片有这名男子的照片,并写明此人患有艾滋病。

  这几个人告诉小区居民,开发商花了30万元雇佣他们来拆迁,他们要“以此赚钱生活、治病”。

  这6个人随后住进小区东楼三层一套空房,每天挨家挨户敲居民家的门,并在门外“啊、啊”大叫。

  居民们反映,这6人白天在小区院子里晒太阳,看到小区居民路过,就上前威胁他们再不搬走,就把病传染给他们。

  此外,刘大妈说,每天凌晨两三点,这些人就在小区里放鞭炮,吵得小孩直哭。

  据了解,三厂小区是南阳市十四小、十三中的学区房,很多家长为了孩子上学方便将安家于此。自从这些人来了之后,学生每夜被骚扰,有十几户无奈搬走。

  12月13日,居民们发现小区到处被喷上“艾滋病拆迁队”几个粗大的红字。居民们还发现,这几个人居住的房间里,墙壁上喷着“艾滋病拆迁办公室”,并张贴打印着同样名称的A4纸。

  居民自行安装的摄像头录像显示,12月12日傍晚,正是这几人在小区内四处喷漆。

  数日前,“南阳现艾滋病拆迁队”这则消息开始在网上传播,并引起媒体关注。

  小区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昨日中午11时许,小区又来了三四名男子,手持喷漆罐试图将红字涂盖掉。居民阻止了他们。整个过程,他们未表明身份。

  昨日,南阳市委宣传部在官网上回应,对于网上出现南阳现艾滋病拆迁队的信息,他们正在核实。回应还称,请媒体提供采访事实,提供事发具体地点,便于查实。

  昨日,南阳市卧龙区区委书记马冰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们已成立调查组全面调查此事,将会对外公开调查结果。

  他坚称,艾滋病拆迁队绝不是卧龙区政府拆迁办雇佣。

  指认“艾滋病人”遭枪击

  居民们反映,“艾滋病拆迁队”住进小区的空房后,6个人每晚在房间内烤火取暖。

  小区居民曾多次向南阳市梅溪路派出所报警,但民警来了之后却让居民们向政府反映,并告诫居民不要和艾滋病人发生冲突,否则被感染得不偿失。

  住在三厂小区东楼二楼的张振铎今年70多岁。在小区拆迁维权过程中,因为他懂得法律,被小区居民推为“业委会主任”。

  12月15日,张振铎的儿子再次报警,并向出警的民警指认自称患有艾滋病的5男1女。当时民警对这6人录像、拍照。

  当晚,张振铎家朝北的窗户遭到枪击。

  张振铎说,他和老伴在朝南的房间内睡觉,听到北房的玻璃“砰”地炸响。两位老人不敢起床查看。16日早晨,张振铎发现地上一地碎玻璃碴,北边的窗户被击穿17个圆洞。他们在清扫玻璃碴的时候,发现地上散落着多枚直径约一厘米的钢珠。

  当日,张振铎向梅溪路派出所报警,民警赶到后自称是梅溪路派出所五大队的,并拿走了5枚钢珠,但并未给张振铎立案回执单。

  12月17日晚,张振铎家的北边窗户再次遭到枪击。再次报警后,来者自称是梅溪路派出所四大队民警,拿走2枚弹珠,但也未给他们报警回执和立案通知书。

下一页
(责编:杨杰利、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