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南昌大学原校长曝有6个情人 称自己为学校君主

2014年12月19日16:07    来源:大众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2月17日,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案庭审进入第六天。庭审现场,公诉人宣读了一份周文斌于今年1月28日写下的悔过书,承认收受贿赂2100万余元人民币和30万元港币。周文斌对此全部予以了否认。

  将自己当作南昌大学的“君主”

  当日上午,公诉人首先花了大约半小时宣读了一份周文斌于今年1月28日写下的悔过书,承认收受下属部门、昌大中层干部以及包工头贿赂的2100万余元人民币和30万元港币。

  同时,悔过书中也提及其挪用5000余万元公款支付昌大江信花园教职工团购房预付款,以及利用权力为与其存在特殊关系的沈某某牟利。悔过书中周文斌承认自己的一些权钱交易行为影响了市场秩序,也对南昌大学带来了较大负面影响。

  周文斌在悔过书中写到自己对南昌大学有着特殊情感,他将南昌大学当成自己的“私有领地”、“私家花园”,甚至将自己当作南昌大学的“君主”。周文斌在悔过书后半部分内容承认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存在问题,并表示将接受教育改过自新。

  自认年节收礼称有别于受贿

  庭审现场,周文斌完全否认了悔过书中提及的受贿情况,表示仅是接受了下属送的一些年节礼物,但应与受贿有所区别。对于悔过书中提到的价值观问题,周文斌称这是他自己对腐败问题的一些认识,并不代表他承认自己有罪,悔过书中表达的悔过态度也是虚伪的。

  否认供词多次要求证人出庭对质

  当日,公诉人还出示了南昌大学共青学院股东肖某的证词以及周文斌的供词证明。

  肖某证言显示,为让周文斌在共青学院招生名额以及其他管理方面给予特殊照顾,肖某分别于2005年年中、2008年年底,2010年和2011年9月四次送给周文斌共计170万元现金。肖某在此期间还送了5次高档酒给周文斌,每次送的高档酒价值均在1万元以上。这些钱来源于共青学院食堂承包人的承包费。据周文斌的供词显示,他将肖某第二次送的50万现金中一部分通过许某转出国,另一部分给了沈某某用于投资。

  但在,在当日庭审现场,周文斌对肖某的证词以及自己的供词内容全部予以了否认。周文斌表示,无论是其亲笔写下的悔过书还是肖某的亲笔证词,都不足以证明其受贿,公诉人并没有在前五天庭审内容的基础上增加新的有罪证据。

  周文斌曾数次要求让证人肖某来到庭审现场对质,但审判长未予以同意。审判长表示,申请证人到庭作证是控辩双方权利,但法律并未规定控方宣读证人证言后,被告可以立即申请证人出庭,法庭会保证被告人申请证人到庭作证的权利,但要合时宜,等审判长宣布被告人可以提供证据的时候在提出申请。

  12月16日上午10点,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涉嫌受贿、挪用公款案进入庭审第五天。检方出示了证人沈某某的证词,交代了周文斌赠予其投资房地产的850万元。而在庭审第一天时,周文斌就当庭表示与沈某某关系为情人,并称只知道对方在搞建设,坚称自己不知道对方为开发商。

  当日的庭审过程中,检方出示了证人沈某某的证词,交代了周文斌赠予其投资投资房地产的850万元。而在前一天的庭审过程中,公诉人称周文斌受贿的2000多万赃款去向分三部分,占大头的为给女子沈某某投资房地产的850万元,和给男子秦某某用于投资科技公司、小型飞机的650万元。第二部分为给亲戚、供儿子留学等家庭开支;第三部分为给其他女性朋友的费用。

  15日,在公诉方就周文斌的有罪供述举证质证过程中,检方出示证词指控,周文斌与陈(音)某、李(音)某、习(音)某某、徐(音)某、高(音)某共5人,存在“特殊”关系。提及此事,周文斌不停搓手,情绪激动,并称涉及个人隐私。

  16日,周文斌案庭审进入第五天,庭审依然处于举证质证阶段。沈某某证言显示,2010年4月份,周文斌到江苏商会办公室找沈某某,交给其一个密码箱,里面是100万元现金。当日下午,周文斌及辩护方还多次提出申请沈某某、徐(音)某某、秦某某等关键证人到场进行质证。

  当日,控辩双方就沈某某、徐某某等人证言进行质证,辩护方申请两名公诉人回避。当日下午,辩护方申请关键证人到场质证,审判长表示需提前进行书面申请。17日,周文斌案将继续庭审。

  质证

  公诉人出示沈某某证言

  显示周文斌送其850万

  16日,公诉人接着15日庭审举证,向法庭出示一组证人证言及赃款扣缴相关书证。沈某某证言显示,周文斌先后9次给沈某某送钱投资,涉及金额850万元。

  沈某某证言显示,2010年4月份,周文斌到江苏商会办公室找沈某某,交给其一个密码箱,里面是100万元现金。这是周文斌第五次给沈某某送钱,前后共计500万元。其后,沈某某将周文斌送的500万元及自己垫付的100万元共600万元,以沈某某名义,全部投入江西三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音)。后因管理不善,600万元全部亏损。

  2011年9月份一天,沈某某在家里给周文斌打电话,叫其来家一趟。过了一会儿,周文斌开车来到福田花园。周文斌从车里拎出一个黑色密码箱,跟着沈某某上楼。在沈某某家客厅,沈某某向周文斌汇报研发小型飞机项目有良好市场前景。周文斌表示,此前的项目亏了就算了,现在这个航空项目一定要慎重。沈某某认为可以做前期认证,周文斌让其先试试,并把密码箱交给沈某某,里面有100万元。沈某某将密码箱放在衣柜里,并在两个月后登记注册了江西凯备(音)航空科技有限公司。

  之后,周文斌又送给沈某某100万元。后来由于航空管制没有放开,项目无法实施下去,100万元一直放在沈某某家衣柜里。

  最后一笔为2013年元月左右,周文斌约沈某某吃午饭,沈某某约其到江苏商会见面。当天,周文斌在商会吃完工作餐后,留下一个黑色密码箱给沈某某,共50万元。

  沈某某证言中提到,周文斌放“闲钱”在沈某某处投资。对于所谓的“闲钱”,沈某某表示,周文斌工资肯定不多,并猜想这些钱可能是别人送的。最后两次周文斌送的共150万元,沈某某均用于打麻将、购买奢侈品消费掉了。

下一页
(责编:刘卫东、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