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甘肃金昌交警队车管所被驾校老板举报集体索贿

2014年12月19日09:41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实名举报近7个月后,45岁的李发达没能等来纪委的调查结果,却意外收到了一张停业整顿通知书。

  李发达是甘肃省金昌市宇光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光驾校”)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今年5月开始,李发达先后向金昌市纪委、金昌市发改委实名举报市交警支队车管所集体索贿、未按规定收取场地费等问题。

  李发达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今年4月底,由于没有按考官的意思送礼,宇光驾校在几场科目二考试中的通过率连创新低,其中一场考试10名学员只通过了2名,这最终促成了这次实名举报。

  蹊跷的是,实名举报之后,几名考官虽然被调离了岗位,可纪委却一直没有给出回应。今年10月,在一场突击检查中,宇光驾校被交通局运管处指出了八个问题,并最终因为整改不合格被责令停业整顿三个月。一向认为自己的驾校硬件设施“很不错”的李发达觉得,自己遭到了报复性执法。

  但交警支队支队长王高年和交通局运管处处长腾宗宏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交警支队和运管处是两个机构,没有报复性执法的可能。王高年说,自己一直到运管处出了处罚决定才知道此事。

  金昌市纪委副书记边明星表示,此前没有回应是因为人手不够,目前案子已经分到具体科室,很快就会进行初核。

  “你们老板也没什么表示吗?”

  李发达的实名举报,源于4月底与考官的一次冲突。

  2014年4月,出差在外的李发达接到驾校一名员工的电话,“他们告诉我考官说,马上就要‘五一’了,你们老板也没什么表示吗?”

  李发达称,自己春节刚刚打点过车管所的考官和领导,3个月不到又来要钱,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李发达是2013年1月接手的宇光驾校,此前并没有开驾校的经验。想到一年多来,刨去各种成本,驾校还在亏钱,李发达告诉员工“不要理他们”。

  可随之而来的考试立刻就出了问题。驾考通常由各地交警所在的车管所负责组织,主要包含科目一(交通法规、安全知识等理论考试)、科目二(倒桩和场内驾驶)、科目三(场外路考及安全文明常识)等三部分。

  考试记录显示,宇光驾校4月21日与4月23日的科目二考试,均有10名学员参加,只分别通过了2人、4人。此前,宇光驾校的科目二通过率基本都在70%以上。

  5月3日,愤愤不平的李发达给金昌市纪委写了一封举报信,实名举报交警支队利用驾考报名的权力吃拿卡要、违规组建驾校、违规收取场地费,举报涉及交警支队车管所的考官、所长及交警支队分管车管所的副支队长。

  李发达给中国青年报记者出示的一份记录显示,2013年及2014年春节前后,他先后给副支队长、所长及五名考官送了约11万元现金。

  记者获得的一份录音显示,12月,一名考官的家属曾打电话给李发达,表示希望将“借”李发达的钱还给他,“我把钱送到你手里,别的话不说了”。

  李发达说自己最初并不想送钱,但他刚刚接手驾校就感受到了考官的能量。

  李发达接手宇光驾校时,金昌市共有14家驾校,只有4名考官。当时,科目二与科目三交替考,通常按照考官人数决定考试人数。一般来说,每个驾校两周最少能分到一次科目二的考试机会。而科目一与科目三的安全文明考试是合考,每周至少考一次,一次200人。

  李发达接手后,发现自己的学员怎么都排不上科目二的考试,而科目一分到的名额也格外少。“发短信,打电话,他们说没考官,抽不出时间,或者有些时候这个考官请假。”李发达说,“我找到所长办公室,还是不行。”

  李发达称,这时,有人告诉他,要给民警“加班费”。李发达说,科目一的加班费是20元一个人,科目二、科目三是40元一个人。钱送过去以后,很快,学员们都顺利地参加了考试。

  李发达告诉记者,基本上,学校每周都会分到一些正常的科目一、科目二的名额,假如这些名额不够用,就需要交加班费买名额。有时候,交警会减少科目一的考试场次,这时驾校就不得不花钱考试。

  在一份宇光驾校2014年4月的内部账务记录上,记者看到,加班费的支出为2200元。李发达称,当时科目一被减少为两周考一次,十几个驾校分200多个名额根本不够,只能给加班费,“送钱多的每个星期安排100多人,还可以给加班”。

  除去加班费,驾校的账目还记着一些其他的支出:烟、咖啡、饮料乃至给考官买麦当劳。李发达称,这些都是每次驾考时,需要提前在车里准备好拿给考官的。

  上千万元的违规收费

  除举报索贿外,李发达还试图要回被交警支队违规收取的十几万元场地费。

  所谓场地费,是指练习场地的出租费用。在科目二及科目三的路考部分考试前,车管所都会开放考试场地给学员进去开两圈,熟悉地形,并收取相应的管理费用。

  宇光驾校提供的收费单据显示,车管所的收费标准为,小车每人390元,大车每人420元。据了解,2012年10月之前,场地费的标准约为统一每人440元。

  李发达表示,自己开办驾校后,一直没能看到场地费的收费标准。2014年7月,他特意到市发改委要来了相关文件。

  在这份名为《省物价局关于对驾驶考试场地对外服务收费标准的批复》的文件中,省物价局明确规定,收费标准应按小时收取,对于自带车进练习场地练习的小型车,收费标准为每小时30元。

  多名驾校老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通常他们去熟悉场地只能在周末,时间所限,每个学员只能练半个小时到一小时左右,都是自带车。

  这笔费用成了李发达的心病。按照他自己在举报材料中的简略估算,驾校去年的亏损大约在20万元,而去年的场地费就交了约17万元。

  一位接近市发改委调查组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发改委收到投诉后做了核查,并让交警支队报了整改意见。在整改意见中,交警支队称,去年的收费总计约400万元,都交到了省财政。整改意见中并没有提出这400多万元将如何处理。

  知情人士介绍,发改委找驾校核实了相关情况,一些驾校出具了书面说明,称车管所一直是按照人头收费。

  “不过不论是按照人头还是小时,这个钱肯定都收多了”,该知情人士称,按照规定,发改委做好调查后应该将多收的钱退回给驾校。

  金昌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王高年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此前没有按照小时收费,是因为场地设施比较落后,“如果按小时收费,驾校私下给看场地的人钱,让他们放宽时间,不好监督。”

  王高年称,场地费的收取是从大约2010年后开始的。甘肃省的文件2006年就有了,他们已经少收了很多年,应该适当提高。而且每年收的考试费交到省里以后,没有任何返还,场地的维护也出现困难。王高年表示,当时他们还召集驾校开会,收费标准是驾校一致同意的。

  2010年至今,金昌市核发了大约4万本驾照,收取的场地费约在2000万元。王高年表示,这个数字“差不多”,不过所有的钱都在财政。

  但李发达提出,在5月实名举报后,交警支队仍然催他交过一次场地费,当时给的账户却是一家汽车公司的,据称是交警用于买考试的车。

  对此,王高年称,按照甘肃省的统一部署,金昌市正在进行对考试场地的电子化改造,但由于省财政迟迟不给批钱买考试用车,他们只能通过变通的方法买车,“没有车不能考试,影响太大”。

  蹊跷的停业

  让李发达没想到的是,在纪委尚未有回应之时,宇光驾校却因为在交通局运管处一次集体检查中不合格,且整改不到位,而在2014年11月27日起被停业整顿3个月。

  这次停业整顿源于2014年10月17日交通局运管处在全市范围内进行的一次突击检查。宇光驾校校长尹成刚回忆,当天自己没有接到检查的通知,突然有教练进办公室说交通局检查,指出有的车没携带道路运输证和灭火器。

  尹成刚称,由于宇光驾校的车一般不开出训练场地,所以运输证都是放在办公室统一管理。他打算出去解释,但出去的时候就看到运管处的人已经把车开走扣了起来。

  10月24日,运管处给宇光驾校下发了限期整改通知书,提出了包括未设置警示标志、消防设施不足等八项问题。

  在李发达看来,这八个问题纯粹是找茬儿。他特别指出“没有颁发结业证”的问题,“我们结业证的培训费、考试费都足额交给运管处了,他们不发,现在还成我们的问题了?”李发达提供的票据显示,他缴纳了300多人的上述费用。

  11月16日,宇光驾校写了一份整改报告送到运管处。但此后,运管部门并未再来检查,而是直接开出了停业整顿3个月的通知书。

  金昌市交通局运管处处长腾宗宏介绍说,确实大部分驾校都存在问题,金昌的场地也并非最差的,但场地只是这次检查的一部分,而且宇光驾校对于整改的态度也非常不端正,“其中有一些整改内容需要到我们这来办手续,你也不来,怎么可能整改?所以不用检查我们也知道。”

  腾宗宏所指,是整改内容中的第六项和第八项,即有两辆车没办道路运输证,以及宇光驾校场地更换后一直没有备案。运管处还表示,虽然结业证的钱交了,但是还需要驾校到运管部门来领相关的材料档案。

  据调查,两辆没有办运输证的车实际上是交通局购买,指定给宇光驾校用于残疾人培训用的,所有权属于交通局。李发达目前刚刚从交通局拿到发票,证件还在办理中。

  至于场地一事,李发达称,自己接手驾校后,在2013年5月就打报告申请了变更场地,是运管处一直没有来验收。此外,一年多过去,运管处去年跟今年的年度检查都没提这个事情,宇光驾校都是合格。但运管处表示,未曾收到过变更备案申请。

  不过,运管处和交警支队都强调,前者是交通局后者是公安局,不可能有任何的打击报复的嫌疑。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运管处还表示,只要整改及时,他们可以提前让驾校恢复营业。

  12月17日,金昌市纪委副书记边明星告诉记者,5月他们收到材料时,曾经做过简单的排查,但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后,转交的工作太多,纪委只有4名办案人员,因此案子一直拖到现在。

  不过这位副书记表示,目前纪委已经将案子分到了具体科室,很快就会进行初核。

  交警支队支队长王高年表示,在得知被举报后,他们内部的政工部门也进行过调查,询问了涉事民警,但当事人都否认了此事。

  不过,之后王高年将几名被举报的考官调离了岗位。他称,这个调离是用热点岗位交流的名义进行的,以后这样的调岗会越来越多,这也是希望能从制度上防止索贿等情况的发生。

  实际上,金昌交警此前一直就颇受诟病。2006年,公安局交警工作的报告甚至因为回避问题而被否决。

  王高年表示,现在的交警工作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李发达举报的加班费的事情,据他了解,在2012年年底狠抓八项规定后,就不存在了。王高年认为,等到新的电子化考场修好后,名额紧张的问题也会进一步得到缓解,这也会从制度上防止加班费的产生。

  可李发达显然不打算等下去了,这个贸然闯入驾驶员培训行业的中年商人,如今正积极寻找下家卖掉驾校,希望从那些或明或暗的规则中抽身而出。

(责编:冯芸清、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