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2014中国反腐词典:新词旧问折射廉政新动向

2014年12月19日09:25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14中国反腐多轮驱动:巡视、审计、猎狐追逃

  中新网北京12月19日电(记者 阚枫)回顾2014年的中国舆论,“反腐”无疑是最热词汇之一。在大批“老虎苍蝇”应声落地之际,这一年,一些反腐新词汇进入公众视野。而诸如,培训腐败、能人腐败、一家两制等等,这些反腐新词背后,不但有新问题也有老病根,显示出中国反腐的不断深入,力度广度都在不断加码。

  贪腐新动向——

  2014年的“打虎拍蝇”中,一些描述官员贪腐现象的新词频出,一些“老词儿”也在2014年出现了新的典型案例。不过,无论是新词还是旧问,这些贪腐现象其实都是一些官场新疾旧患的现实演绎。

  通奸

  这是今年落马官员官方通报中备受舆论关注的词汇之一。有媒体统计,自今年6月5日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违纪情况通报中出现“与他人通奸”以来,至少有30名以上落马官员因“通奸”被纪检部门通报,包括周永康,以及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等多名高官。

  “通奸”并非是落马男性官员的专属,11月26日,官方对山西两名女官员的通报中,首次采用了“与他人通奸”字样。

  对于“通奸”一词的含义,中纪委网站曾在今年6月刊文解释,“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与配偶以外的异性自愿发生性行为,属于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文章指出,刑法及相关法律中一般没有对通奸作出定罪的规定,但党纪中有对通奸的惩戒规定,由此可见党纪与国法的关系,党纪严于国法。

  小官巨贪

  这并非2014年的新词,但是,2014年反腐打落的“苍蝇”中,有个叫马超群的人,让“小官巨贪”再次成为舆论热词。

  今年11月,媒体曝出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涉腐被查,其家中搜出现金约1.2亿元、黄金37公斤、北京和秦皇岛等地的房产手续68套。

  当全社会都在围观“打老虎”之际,“芝麻官”马超群的“反腐大单”震惊舆论。回顾近年来引起舆论关注的基层腐败案件,包括征地拆迁、项目审批、截留挪用公款等,成为“小官巨贪”的集中渠道,而打击“小官巨贪”、“苍蝇式腐败”已成为中国反腐的新着力点。

  培训腐败

  继2013年出现“会所腐败”之后,2014年发生在政府部门各种培训中心内的腐败现象被中纪委盯上。

  在今年中央巡视组对北京市的反馈中,出现“一些培训中心成为不良作风的滋生地”的表述,培训中心内的腐败问题随即被舆论聚焦。

  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开设专题邀请网友“起底隐蔽在培训中心里的享乐和奢靡”。包括培训暗藏桑拿美容,巨额费用公款买单,政企不分利益输送,发文办班借机敛财等等,数百网友列举吐槽发生在培训中心的腐败现象。

  当月,中纪委率先发出通知,部署开展纪检监察机关自建培训中心摸底自查。通知要求重点自查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后,利用培训中心公款大吃大喝、休闲娱乐、超标准接待等奢侈浪费行为。此后,北京、天津等多地开展查处培训中心腐败的专项行动。

  塌方式腐败

  10月,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王岐山在讲到当前反腐败斗争时,用了“塌方式腐败”这一新词。这一颇具形象的腐败现象,被媒体解读为如山西腐败系列案件类似的、短期内出现的系统性腐败问题。

  今年2月以来,山西先后出现7名在任省部级官员落马。在这7人中,有4人落马时为山西省委常委,1人刚刚卸任省委副书记。在11月26日这一天内,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就一口气通报了4名山西官员被“双开”的消息。

  山西“官场大地震”成为2014年中国反腐的一个典型现象,山西官场出现的贪腐串案、窝案也让其成为“塌方式腐败”的典型代表。

  反腐新行动——

  2014年,贪腐有了新现象,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官方在这一年里的反腐动作亦明显加码。从创新手段,到清算旧账,2014年的中国反腐行动亦增添不少新词汇。

  专项巡视

  这一提法最早出现在今年1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当时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所作的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创新组织制度和方式方法,探索专项巡视”。从2014年中央首轮巡视开始,专项巡视正式出现,全年三轮中央巡视中,纳入专项巡视的单位有19个。

  相对于常规巡视侧重于空间的全覆盖,专项巡视则更突出时间的高效率。同常规巡视相比,针对特定问题、特定领域、特定人员进行的专项巡视,方式灵活、人员配备更专业化,也将更“短平快”地突出发现问题、强化震慑作用。

  “裸官”清理

  “裸官”并不是个新词,主要指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或者没有配偶但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有媒体追溯,“裸官”一词进入公众视野是2008年,因为潜藏腐败隐患,这一群体也被喻为外逃贪官的“预备队”。

  为加强“裸官”管理监督,中央组织部今年2月出台文件,规定“裸官”不得在党政机关的领导成员岗位,国有企事业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岗位,以及涉及军事、外交、国家安全、机要等重要岗位任职。

  此后,“裸官”清理成为2014年中国反腐的重要措施。近日,官方通报,全国已查出3200余名副处级以上“裸官”,其中,近千人被调离岗位。

  猎狐

  这已是中国今年“全球缉腐”的代名词。2014年1月召开的中纪委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纪委表态,要“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7月22日,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从即日起至年底,集中开展“猎狐2014”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

  至2014年12月4日,从60个国家和地区缉捕428名境外在逃人员,其中涉案金额1000万元以上的达141人,潜逃10年以上的32人。在舆论看来,以“猎狐行动”为代表,中国加强国际反腐合作的步伐明显加快,中共十八大后的中国反腐风暴,正渐渐向“国际版”升级。

  巡视新发现——

  2014年,中央巡视进行了三轮,其中,启动了专项巡视,实现了31省份“全覆盖”。作为十八大后的反腐利器,中央巡视——这双中共反腐的“千里眼”在今年架起了“显微镜”,巡视清单中,一些腐败新词直揭官场暗疾。

  能人腐败

  这一词汇首次出现在中央巡视组对江苏的反馈意见中,巡视组提出“基层权力寻租机会较多、空间较大,‘能人腐败’问题突出”。顾名思义,“能人腐败”指一些有能力的官员涉腐。

  今年11月,中国纪检监察报以“一个‘能人腐败’的‘标本’”为题,剖析了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委原书记朱渭平受贿案。报道指出,朱渭平在任上一手大力发展当地经济;一手大肆收受财物,利用职务影响力壮大家族企业,为家族积聚巨额财富。

  有评论指出,一些腐败“能人”因其有能力、有魄力,曾经想做事也做成了事,下级大都惟其马首是瞻,上级有时则“用其能、忍其腐”,慢慢使其变得妄自尊大、骄横跋扈,甚至无视党纪国法。打击“能人腐败”,要有刮骨疗毒的决心,要有“挥泪斩马谡”的勇气,不包庇、不纵容。

  山头主义

  10月30日,“山头主义”一词在中央巡视反馈中首次“亮相”。中央第六巡视组指出,河北省个别领导干部搞团团伙伙,建议严格党内生活,坚决抵制政治上的自由主义、山头主义。

  据媒体报道,关于党内“山头主义”,老一辈革命家有过诸多论述,归纳起来便是以宗派为出发点的思想和行为,突出表现为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毛泽东曾多次告诫各级党员干部:“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

  有评论称,中央巡视组的这一表态,是向一些领导干部权欲膨胀、“占山为王”发出警示信号。近两年打掉的“老虎”中,不少都存在山头主义作风。在一些基层腐败案中,也存在山头主义的现象。

  打干亲

  这本是“认亲”的一种民俗,但是,它却出现在今年中央巡视组对四川省的反馈中:一些干部通过“打干亲”、“打礼”等方式拉关系,利用节日和红白喜事收受红包。

  毋庸置疑,官场的“打干亲”背后折射出的是官场的“圈子文化”。评论指出,正因为某些领导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与他人“打干亲”“认干亲”,使得社会资源过分集中于内部圈子团体,损害了社会公平正义。某些人因为“打干亲”,可以平步青云,一路风顺;而另外一些人因为没有这样的“干亲”可打,没有这样的人际圈子,有能力有抱负,却只能固定在某个层级上。

  近期,四川泸州市纪委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各部门干部认真自查“打干亲”(“打干亲家”“认干爹干妈”“认干兄弟”“认干儿女”等)问题,有干亲关系的必须立即解除,领导干部要做出不“打干亲”承诺书。

  一家两制

  这是中央巡视组在巡视浙江时发现的问题。通常指,家庭成员中一方在行政部门、党政机关工作,另一方则经商办企业,背后是疯狂掠夺财富、违纪手段隐蔽、违纪成本低廉、违纪行为抱团的“家族式腐败”。

  2014年中央首轮巡视发现,14个省区市和部门单位中有7个存在干部亲属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现象,个别地方问题突出。第二轮巡视反馈同样指出了干部亲属利用职权经商牟利的问题。

  “一家两制”一词并非中央巡视组首创,此前,这一词汇就被一些反腐专家所诟病。有专家指出,“一家两制”形象地点破了某些干部“脚踏两只船”,利用家人、亲属的“障眼法”,借机完成洗钱、项目招投标等利益输送的贪腐行为。贪污腐败行为套上“隐身衣”,增加了查处工作难度,表明中国反腐之路依然任重道远。(阚枫)

(责编:冯芸清、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