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天河工商部门疑给商家放水 纪检部门介入调查

2014年12月19日09:16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市民疑买到假开关 员村工商所送检“全是真的” 事件经本报报道后——

小小开关,维权如此艰难!

昨日本报刊登报道《说是假的,查着查着全成真的》,报道有市民疑买到假货、工商部门送检竟然全变成真的,针对其中存在的种种疑点,天河工商分局表示“欢迎媒体跟踪,纪委介入调查”。昨日,广州市工商局的纪检机关真的介入了。相关人员向记者透露,扣留物品程序没按规定走,市纪委派驻市工商局纪检组组长朱晓明称“内外勾结可能性非常大”。

天河工商分局

“如果我们内部有害群之马,一定要揪出来。”

真假开关事件,把媒体、工商、纪检部门全部卷了进来。昨日8时,广州市工商局局长张建华、广州市纪委派驻市工商局纪检组组长朱晓明,带队前往天河工商分局及员村工商所,请经手人员前来谈话。本报记者及同城媒体向纪委提交了暗访录音录像资料,矛盾之处不少。“如果我们内部有害群之马,一定要揪出来。”天河工商分局局长倪广生说。

记者昨日现场看到,本报昨天的报纸摆在案头,不少字句下还有划痕,朱晓明及纪委调查人员对着沉思:“跟经手人员谈话后,他们有很多解释。我们正在翻查办公室录像,如果真的被‘掉包’,性质就严重了。”

记者了解到,纪检人员调查发现多处前后不一致。比如工作人员向局里报告的封存时间,第一次说当天即封存,后来说隔了三天才封存。

朱晓明表示,调查还在进行,基本可以确认,扣留物品程序没按规定走。“内外勾结可能性非常大,如果查实,一定从严处理。”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常嘉认为,纪委介入后无论是何种调查结果,一定要告知公众。如果确实存在猫腻或查出有暗箱操作,应及时让司法机关介入。

蹊跷

封存少半箱解释难让人信服

事件一大疑点是天河员村工商所查扣的货物前后数量对不上。当时媒体收到市民刘小姐的线索,暗访确认相当多开关无法扫防伪码,员村工商所负责人带队赶到现场,当场查扣了一批开关。当时刘小姐的家属和媒体看到工商所工作人员把问题开关装了一箱半,并拍下照片,箱子上面还高出了9个包装盒。

可到了最后检测时,封存货物只有一箱。工作人员对天河工商分局负责人解释,因为要到四个地方检测,就把部分只装了一两个开关的盒子拆了,归档归类,“压缩处理,丢了盒子”。

这个说法遭到了刘小姐家属的质疑:“我去分局听通报结果时,他们把箱子扛上来给我拆,里面还有盒子没装满。我都拍了视频。”

又有工作人员对纪检工作人员解释,盒子内本来还有不少电线、平板,送检时丢掉了。“不可能嘛,录音里店主都说了只有开关。”刘小姐的家属表示。

再扫码居然显示“第一次查询”

据刘小姐家属的说法,他当时和天河员村工商所一起装箱,“我逐个逐个把100多个空气开关扫二维码防伪,他们也在扫,都扫不开,我才装进去。”

现在这批货物“神秘消失”。在送检的样品中,却多出了8个能够扫出正品防伪码的真品空气开关。记者还拍到一张照片,这些号称已经检测过的货物在扫码时却显示“为第1次查询。”

对此,工作人员向纪检人员表示,当时是不是验过,不记得,不清楚。

店家提供不了供货来源

按照员村工商所“全是真的”的送检结果,店家应能提供进货渠道。然而记者按照施耐德提供的正规供货商名单致电对方得悉,他们只是向整个装修一条街供应了少量开关,“整个10月供货量几乎为零”,刘小姐购买的型号都不是他们供应的。

天河工商分局负责人则透露,他们再带队去店家时,店家说账本丢了,很多购买单据不翼而飞,无法证明进货渠道。

维权路上那些“我们没有办法”

昨日,记者采访天河工商分局局长倪广生,他说,事件要得到解决,证据链必须十分充足。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会遭遇许多“拦路虎”。记者请他列举各种情况,他深思,摇头,“有时我们也没有办法。”

店家否认卖过问题开关 难

事情发展到现在,被查扣的店家突然反口,称没有卖过开关给刘小姐。同时声称账本丢了,不知道有没有卖过这些开关。

“怎么可能?我有发票。”刘小姐说。但是店家说发票只写了“开关”,谁知道她有没有换货。

倪广生说,这让事情变得麻烦,只能留心其他证据,“我们正在查”。

品牌不愿举证被侵权 难

事件中,刘小姐购买了1300多元贴着“施耐德”牌子的开关,按常规渠道,她要自己寄去施耐德厂家去检验。记者询问施耐德防伪热线能不能报销邮费等,负责人说“不可以”,对于自己有可能被侵权,也暂时不选择申诉。仿造厂家太多、申诉成本太高,是重要原因之一。

“遇到商家不作为,我们也没有办法,”倪广生说,本次还是在媒体压力之下,工商所才派人带货到四个地方检验。如果是消费者懒得去通知商标所有人,维权常常不了了之。

二维码扫不出要查扣 难

现在越来越多产品贴上了二维码。但如果扫码扫不出来,向工商所举报查扣,不一定能成功。能不能立案,厂方的口头回复以及防伪热线的回复均没有法律效力,“必须要得到白纸黑字的假货证明。”“目前我国二维码还没立法,只是凭着扫码,还不能确认真假,不能查扣货物。”

律师对症

如果店家反口说没向刘小姐卖过开关,“谁主张、谁举证”,店家必须向消费者出示自保证明,证明自己销售过的货物与消费者手上拿的不一样。否则理由不成立。

商家不肯主动维权,是一个客观现象。反过来,消费者有没有可能发公开信,把相关情况通告社会,该品牌不愿意追究责任,商家为了维护自己的品牌影响力和信任度还是会作出抉择。

商标扫二维码属于新兴技术,目前在法律上尚属空白地带,建议国家法律法规能够在关于二维码方面增加立法。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