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番禺灭门案凶手被判死刑 当庭表示不上诉

2014年12月19日09:02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苏永胜当庭表示不上诉。 广州日报记者黎旭阳摄

“被告人苏永胜视人命如草芥,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昨日上午,备受关注的番禺“4·28”一家6口遇害案一审宣判。法院判决书用了两个“极其”形容其罪行之严重,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苏永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死者家属9.8万余元。听判后,苏永胜眼圈泛红,表示“不上诉”。

庭审直击:

被告人一直很平静

家人呼喊也不回头

昨日上午不到10时,番禺沙湾法庭外面聚集了多家媒体,等待番禺灭门案的一审宣判。

10时许,押有被告人苏永胜的警车从番禺看守所驶入法庭院内,引起一阵骚动,“是他,穿蓝色衣服那个”。

10时,宣判正式开始。苏永胜穿着蓝色棉衣坐在被告席上。

“被告人苏永胜视人命如草芥,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苏永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官宣判。

“被告人,听清楚了吗?”法官询问。

“听清了。”苏永胜答道。

“是否上诉?”

“不上诉。”苏永胜答道。

相比于庭审时的平静,在听到死刑判决后,苏永胜眼圈泛红,表情沉重。或许他预想到自己等待的将是一个死刑判决,但当这一结果真正到来时,在他心里还是起了一点波动。整个宣判过程,苏永胜都很平静,只说了不到10个字。依旧是没有道歉,没有眼泪,没有陈述。

看到苏永胜在判决书上按手印,坐在旁听席的苏永胜的家人情绪激动。他的母亲和姐姐跑到旁听席前面,蹲在地上,喊着“你要上诉啊,你一句话都没有吗?”面对家人的呼喊,苏永胜没有回头,被法警径直带出法庭。

押送苏永胜的警车驶离法庭时,苏永胜年迈的父母喊着他的名字,追出十几米远,在法庭外不肯离去。苏永胜有5个姐姐,是家中独子。

歹意:玩游戏还债血本无归 打开的窗户引狼入室

1984年出生的苏永胜,初中学历。离婚后,一对儿女由在老家的父母照顾。案发前,他在三姐的工厂打工,每月有4000多元的收入。因为之前在老家盖房借了三姐几万元,以及照顾老家的孩子,他的工资由三姐扣下来,每个月到手只有1000多元。苏永胜爱玩网络游戏,1000多元不够花,时常借钱度日。

案发前十来天,苏永胜玩网游时,将一位网友的装备“点爆”了,他承诺会赔给对方。隔了几天,一位老乡又向苏永胜催债——两年前,苏永胜曾向这位老乡借了2000元。为了还钱,苏永胜背着姐姐向姐夫借了6000元,希望通过玩游戏将钱赚回来,但这6000元又亏了。

根据判决书,今年4月下旬,被告人苏永胜因赔偿网友损失以及急于归还老乡欠款而萌生抢劫念头,购置了镰刀、羊角锤等作案工具,开始物色作案地点及对象。

4月27日,苏永胜窜至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今日丽舍”小区一栋楼房的天台,发现楼下住户打开的窗户有可乘之机,遂锁定在此作案,外出购置了安全绳索、布鞋等物品后返回天台。

次日凌晨3时许,苏永胜携带镰刀、羊角锤、水果刀各一把,用安全绳索从天台坠下,从打开的窗户进入该楼某房客厅。

血案:砍杀全家后清洗尸体 在现场待了17个小时

苏永胜进入该房后,发现客房内熟睡的被害人宋某容(孩子的爷爷),遂重击宋某容的头颈部,意图致其昏迷再搜取财物。不料,宋某容被打醒,即与苏永胜展开搏斗,随后惊醒了同住在屋内的其余被害人。其子宋某植赶到,试图与父亲联手抗贼。苏永胜砍、刺两人,并将闻讯站在房门外的孩子的妈妈叶某和孩子的奶奶金某子砍倒。

为掩盖犯罪现场,苏永胜清洗了被害人的尸体,又通过擦拭、水洗、刮墙等方式清除室内的血迹,并擦掉遗留在屋外楼道上的血迹。过程中,苏永胜搜得现金人民币6800余元、银行卡6张、银行U盾3个及手链一条。

4月28日20时许,苏永胜将房门反锁后,携带财物等逃离现场,并在途中将作案工具、血衣、房门钥匙等分散抛弃。

破案:多位邻居听到打斗声 为寻人朋友破锁进屋

扭打的声音、孩子的哭声、女人的尖叫,在那个黑色凌晨,被误读为两公婆打架。

一名邻居作证称,“4月28日凌晨3时20分左右,我在家里睡觉,突然楼上传来很大的声音,持续约4分钟,之后还听到小孩三四声哭声。我听到好像是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声音很大,持续约4分钟。事发前后都没有听到吵架的声音,也没有听到有人喊救命或惨叫等异常声音。

“有男的叫喊声,声音比较凶,女的喊声、还有物品的敲打声、拖东西的声音,嘈杂声持续大约半小时至1小时。”另一位邻居作证称,“我在房间睡觉被吵醒,当时比较害怕捂着被子。没有听见有人喊救命,只听到有人对话,男声较响,女声在叫喊。后来我因为害怕就把电视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清洗现场后,苏永胜忘记关水闸,楼下住户发现天花渗水。小区水电工上门发现其水表转得厉害,但敲门没有人应就把水闸关了。

一起开档口的朋友联系不上宋某植夫妇,就联系他们的朋友。这位朋友表示,4月29日下午他到小区寻找宋某植妻子,14时30分左右在派出所人员、小区保安见证下,请开锁师傅打开房门。“进门后,我第一眼看到一张红色的棉被堆在门口处,被水全湿透,我跨过去沿通道走进去。”该朋友说三个卧室的门都是关着的,“我走到右边第一间卧室门口,用手开房门,但好像门后有东西挡住,我用力推开一些,就发现门后一具男尸躺在地上。”

5月3日5时许,苏永胜在其宿舍被抓获归案,震惊全城的“番禺灭门案”告破。

案件焦点:

刑事法官答记者问

1

宁肯杀人也不失信网友?

清洗现场是游戏“复原”

被告人的犯罪心理成因比较复杂,恐怕难以分析。通过案件审理,一些情况值得注意。被告人苏永胜长期沉迷于网络游戏,甚至可能混淆了游戏和真实世界的边界。当其因玩游戏把网友的装备“点爆”以后,居然想到以抢劫的方式偿还对方,宁肯犯罪也不失信于网友,可见游戏世界在其心目中的重要。

据被告人苏永胜供述,犯罪后其之所以长时间清洗现场,也是抱有把现场“复原”的想法。或许,正因为他把游戏可以“复原”的模式照搬到现实当中,才会产生对生命的漠视。网络游戏不是不可以玩,但一定要适可而止,更不应把虚拟空间等同于现实。

2

凶手怎能潜入住宅小区?

安保措施或形同虚设

造成悲剧的主要原因当然是苏永胜本人的罪恶,但也有一些问题值得我们反思:比如,小区的安保措施是否到位?门禁系统的安全性是否可靠?苏永胜不是被害人所住楼宇的住户,为何能轻而易举地潜到楼顶?

生活中,我们也经常发现,尽管多数小区都安装了门禁系统,但很多时候都是形同虚设;多数小区也都要求外来人员登记,但真正落实的恐怕很少。

此外,小区安保人员的监控、巡逻等设施和制度有没有发挥作用?为何苏永胜能够去到楼顶并潜伏伺机作案?在被害人与苏永胜搏斗,发出呼喊、哭叫时,安保人员有无发现异常?有没有前去看看究竟?这些都值得我们回头去思考。

3

邻居听见呼喊无人理睬?

被害人跑出大门仍被害

案发时被害人发出呼喊,楼上楼下邻居为何无人理睬,甚至无人报警?被害人之一在案发时曾经跑出大门,却无法得到及时救助而被杀害,令人唏嘘。更值得警醒的是,这一现象绝非偶然,邻里之间的关系恐怕值得我们每个人反思。

此外我们也要反省住户自身的安全意识是否足够?防范措施是否到位?本案中,苏永胜正是发现被害人家中窗户打开,可以进入,才选定作为作案对象。再者,住户在进楼的时候,有没有随手关门,不让外来人员很容易通过尾随等方式进入?这些事情看似细小,但也是安全隐患,容易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一审宣判:

视人命为草芥 罪行极其严重

开庭审理期间,指定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苏永胜是准备入户盗窃,而非抢劫。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因急需偿还欠款而萌生抢劫的歹意,准备和购置了镰刀、锤子、水果刀等作案凶器,在发现熟睡的被害人后先采用暴力手段,为了制服被害人的反抗以及害怕引起邻居的注意而将六名被害人杀害。法院认为,被告人苏永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入户抢劫公民财物,致六名被害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苏永胜视人命如草芥,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法院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苏永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有个人全部财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等共计97837.5元。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