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东莞上百名生意人结伙网上聚赌 没钱会被拒之门外

2014年12月11日09:22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警方行动时查获的赌资

警方行动时查获的赌资

  东莞警方凌晨出动200余人开展抓赌行动

东莞警方凌晨出动200余人开展抓赌行动

警方查破两个赌博团伙,均为五层金字塔结构,层层“抽水”,初步估计累计投注金额2亿多元

大概从2013年起,东莞沙田、长安、谢岗一带做五金、烟酒、粮油的一些生意人,开始沉迷于网络聚众赌博。分别以阿亮(化名)和阿超(化名)为首的两个网络赌博团伙,经老乡、熟人、亲戚等关系发展聚集,最终发展至百人参与。他们内部层次为“公司——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会员”等五层金字塔形架构,均使用同一个网站平台——“嘉德”,对“北京赛车”“重庆时时彩”“快乐十分”等正规彩种进行非法外围投注,玩法花样繁多,各层级按照不同比例层层“抽水”。

记者10日从东莞市公安局沙田分局了解到,该局刚刚破获一起特大网络赌博案,成功打掉两个流窜作案于沙田、长安、谢岗等地,赌额超千万的特大网络赌博团伙,抓获团伙成员21人,扣押涉案电脑14台、银行卡17张和涉案现金人民币30多万元,初步估计累计投注金额2亿多元。

记者了解到,部分嫌疑人被抓时,自称只是通过网络与朋友娱乐,不认为是违法。据悉,他们中部分人将面临涉嫌非法聚众赌博的刑事起诉。

凌晨上网“娱乐”

其实是聚众赌博

12月2日凌晨,在东莞沙田某市场经营粮油批发生意的老张在家中登陆一个名为“嘉德”的网站。一年多来他习惯在通过这个网站与几个朋友玩博彩游戏,每次下注动辄三五千元。他跟家人称是“无聊打发时间,也算和生意上的朋友混交情”。

不料,当晚民警找上门,老张被请回了派出所。原来,老张并非“娱乐”,而是在网络上聚众赌博,不仅自己赌,还接受朋友下注,并从中“抽水”赢利。

警方初步估计,一年多来在东莞沙田、长安、谢岗一带像老张这样通过“嘉德”网站“娱乐”的有上百人,他们大多都是家中有产业的生意人,涉及贸易、五金、粮油、烟酒批发等各行各业。

没钱或名声不好

都会被拒之门外

据了解,这上百人的团火,主要形成以阿亮和阿超为首的两大圈子。阿超是某烟酒批发商行的大老板,名下有别墅名车,生意做得很大,能进入他的圈子参与“娱乐”的,都是有头有脸的生意人,没有经济实力或名声不好的,会被拒之门外。如果“会员”甲介绍乙“入会”,乙每次口头承诺的下注“额度”,都由甲统一负责结算。

据沙田打击黄赌毒专业队负责人李警官介绍,侦破这个网络赌博团体有一定偶然性,今年11月初,沙田在主要针对网络招嫖的打击“黄赌毒”专项行动中,发现一个“异常”网站,经群众反映,该网站涉嫌在东莞沙田镇多个地方开设网络赌博。

经过一个月的侦查,12月2日0时许,沙田警方在东莞沙田、长安、谢岗等地,成功将阿亮、阿超等21名涉案嫌疑人抓获,现场起获并扣押涉案电脑14台,银行卡17张及涉案现金30多万元人民币。

五层金字塔结构

服务器设在境外

随着侦讯的深入,两个新型网络赌博团伙浮出水面。这两个团伙均以“嘉德”网站为平台,该网站是在东莞本地建设,用的是国外的服务器。

据悉,依托“嘉德”网站的赌博生态链,主要包括赌博公司、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和普通会员。

“一级代理必须拥有雄厚的资金,是掌握赌博网络的人,一个地方就一个。”李警官说,二级代理也须拥有一定资金实力做保障,受控于上一级代理,但拥有自己的账户,有发展下线之权。一个一级代理下面,一般只有三、四个二级代理;而一个二级代理下面,则一般有十几个三级代理,主要向会员收取下注金,从中抽佣。

整个组织很严密,属金字塔形结构,层级清晰。李警官透露,各级代理均按一定比例从下线的投注额中提取佣金或分红,“比例一般是3%到5%。”这种层层抽佣的方式,促使其各级代理大量发展会员。

身家不薄

都是正当生意人赌钱亦很讲诚信

警方透露,赌博团伙所涉百多人,绝大部分是正当生意人,目前没有发现涉黑成分,其中有个二级代理,本身就拥有一个庞大的家族企业,座驾是辆价值两百万元的保时捷。虽然也有人拖账欠账,但这些人之间较讲诚信,赌资结账往来比较清晰,有的人多次欠账不还,因信誉不好会被清除出去,不再接受其下注。

这些人网络赌博的花样繁多,只要和上家约定玩法,什么都可以赌。在对赌博数额认定时让警方头痛的是,团伙之间人与人关系很复杂,很多是亲戚及生意合作伙伴关系,因而,虽然警方查到有些人之间有高达数万元的转账记录,但他们都一口咬定是正常生意往来,难以认定其为“赌资”。目前警方确认的赌资,最高的也就五千元一笔。

李警官告诉记者,该赌博网络的大部分会员,都由老乡、熟人介绍而来,外人很难进入,“三级代理一般是小本商人,如经营粮油店等,平时接触的社会人员较多;二级代理则一般是做贸易的大生意人,不直接接受下注”。

手法隐蔽

下注过账不见面侦查取证难度大

办案的李警官介绍,该赌博团伙不依托现实赌场和赌具,也不需要多人聚集,实现了“全网络化”。不少参赌人员家底殷实,抱着玩一玩的心态,但大多是输多赢少。据初步调查,这两起案件涉及上百人,涉及投资赌博金额累计2亿多元。

李警官还说,“嘉德”网络赌博的所有会员间的结算,均以网络为平台,会员和代理不需见面,没有案发现场,没有目击证人,取证难度大,“参赌人员通过网络、电话或者手机短信投注,以银行卡转账、网上支付等方式异地交割赌资,一有风吹草动瞬间即可销毁电子证据,所以很难像传统的赌博方式那样人赃俱获。”在侦查中,专案组民警发现犯罪分子开设了大量银行账户,少则20个,多则80多个,银行资金流转频繁。(陈骁鹏)

(责编:刘卫东、甘霖)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