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刘晓庆谈首次婚姻:因不接受夫妻亲热被丈夫打

2014年05月19日17:04    来源:新民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刘晓庆

  阅读提示:“从中国的女演员来讲,自从有电影史以来,基本上没有女演员能够平安无事,从开始走到最后的。我是一棵峨嵋山上的野草,生命力强,有韧劲,到冬天看着这棵草已经死了,只要有点水给点阳光,我就可以复苏过来,和以前一样灿烂。”

  美人迟暮与逆生长

  有一部电影叫《20,30,40》,李心洁、刘若英和张艾嘉分别代表这三个年龄段的女人,演绎各自的爱与梦想。

  而这一期的《新民周刊》,上演的是《60,50,40》,主演是刘晓庆、张曼玉和周迅。美人迟暮,是挡不住的似水流年。她们却依然高调追逐各自的梦想,不断地秀出新的风采。

  世界上的老人越来越多,“扮嫩”也许将成为新的时髦。尽管外界会有非议,但“给点阳光就灿烂” 的张扬个性,却还是令人钦佩的。

  娱乐圈不好混。那些“逆生长”的明星为了表面光彩,背后付出之大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所谓的“返老还童”和“不老神话”只是“看上去很美”,但是面对无法抗拒的岁月,我们依然可以保持一颗年轻的心。比如,40岁仍谈一场奋不顾身的恋爱,50岁重拾自己的喜好开始摇滚,或者60岁迎来自己的盛大婚礼和事业高峰……(钱亦蕉)

  2014年4月12日,60岁的刘晓庆带着《风华绝代》到美国巡演,分别在洛杉矶帕萨迪纳剧场、旧金山佛林中心、休斯顿Hubby中心及纽约的寇登剧场演出7场。

  巡演途中,刘晓庆还在斯坦福大学、莱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分别发表演讲。在赴莱斯大学演讲当天,休斯顿市长安妮丝颁布公告,确定这一天为“赛金花及刘晓庆日”。

  4月17日,“联合国中文日”当天,应联合国副秘书长Vijay Nambiar的邀请,刘晓庆造访纽约的联合国总部。Vijay Nambiar向刘晓庆特别颁发贺状,授予刘晓庆“联合国中国文化传播推广大使”。

  田沁鑫执导的《风华绝代》从赛金花20岁开始,讲述她二十余年的人生故事。在这个话剧里,刘晓庆演的是晚清名妓赛金花。目前,《风华绝代》的演出已过百场,田沁鑫认为刘晓庆有挡不住的魅力,刘晓庆也为了这部量身定做的话剧,使出了浑身解数:“演纯粹的话剧这还是第一次,主要还是想超越自我,创造一个新的成就。”

  刘晓庆的汗水没有白费。4月25日晚,上海现代戏剧谷2013壹戏剧大赏在上海举行,刘晓庆凭借《风华绝代》获得年度最佳女主角。

  《风华绝代》剧尾,刘晓庆说:“我红极一时,即便是人生大起大落,也挡不住我的光芒,我新时代女性的光芒。”这是赛金花对自己一生坎坷的表白,何曾又不是刘晓庆的心声?

  “从我出生开始起,我人生的每一步,都跟着中国社会历史的变革,由于我的个性原因,喜欢新生事物,都是处在历史变革的风口浪尖上。所以我的个人成长史,实际上和中国社会的大背景离不开,我个人成长历史,就是中国的发展史。我经常说,我这辈子经历特别多,起起落落,但每次都能从低谷里翻身,把握命运里出现的机会。我刚从秦城监狱出来,很多人都觉得我完了,当我在监狱里的时候,我的心反而特别宁静和坚定,我相信自己的命运会逆转,今天的我做到了‘咸鱼翻身’。”

  刘晓庆的传奇,也是当代中国传奇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女性,她在“文革”年代成长,经历了计划经济和商品社会,在拒绝个性的集体社会里,从事业到爱情婚姻,她胆大妄为、我行我素,倡导个性解放和个人主义,从下乡知青到文工团演员,从电影明星到加入中国作协,从亿万富姐到阶下囚徒,再次回到演艺圈的中心舞台。

  今天的刘晓庆,已经60岁了。这个年纪,很多演员、明星都已经淡出,光彩不再。但她却对我说,“这些年的遭遇和经历,让我觉得在表演事业上,我还有很多可能性,作为职业演员,我觉得路才刚刚开始。”

  “文革”年代残酷青春

  “中午的菜最好要有辣菜,不然吃饭不香。”在进化妆室之前,刘晓庆特意告诉助手。身为四川人,离开蜀地多年,她的饮食却离不开红色的朝天椒。在北京工作、生活了近四十年,她仍然是那个性格豪爽、品性耿直的四川妹子。

  刘晓庆至今没见过自己的生身父亲。她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因为政治观点不同,生父和母亲就分开了。她3岁的时候,在中学当老师的母亲和身为大学教授的继父走到了一起,重新组合起一个家。上小学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本为中共川东地下党成员的继父、舅舅等人,一夜之间全都成了“叛徒”。

  回想往事,刘晓庆觉得,自己的个性更多遗传于母亲。“继父很慈祥,母亲很严厉,从小我就十分倔强,母亲越是禁止我做的事情,我偏要试一试。我妈对我管教越严,我反抗力度就越大。我吃软不吃硬,母亲打我的时候从来不哭。”

  “有一次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我在上面写道:‘我的理想是做一名演员,当我演出结束的时候,获得雷鸣般的掌声和鲜花。’结果作文讲评时,我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说我是资产阶级的名利思想、目的不正确、好高骛远等。”

  11岁的时候,四川音乐学院附属中学招生,刘晓庆被录取。一入校她就经历了小小挫折:因为条件不够好,她不能学习声乐,被分配学扬琴。她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看书上,年末汇报演出中,她的专业成绩是倒数第一,公开演出卡壳,一首曲子反复了七遍都在中间部分断掉了。

  “那时候,因为羞耻感,我的好强心又被激发了出来。我玩命地练琴,当我学满三年的时候,我已是学校尖子试验田的一颗最年轻的种子:全附中只有一个比我多学三年的同学,得了八十六分,比我多一分,我是第二名!”

  这段时期,15岁的刘晓庆也目睹了“文革”的残酷。四川是全国武斗最厉害的地方。“一次,几个学生冲进了兵工厂,开出来一辆坦克,横冲直撞,所向披靡,结果遇到另一派的反坦克炮弹的袭击,转眼之间,几个学生就成了焦炭,坦克也成了一堆废铁。”

  附中三年即将毕业,刘晓庆这批学生是“文革”前最后一批毕业生,几年没有进人的省、市歌舞团及各个文艺团体都到学校来要人。没想到最后,入驻学院的工宣队队长下令:“文艺专业的毕业生,一律分配到农村当普通农民。”

  刘晓庆被分配到了达县地区宣汉县农场。她所在的生产队有十几个人,只有三个女生。青山绿水,没有电灯,没有广播。一到晚上,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

  四十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第一天的劳作是手拿锄头挖地。“我从来没有干过农活,那些小伙子挖一下我就得挖十下。锄头在我手里越来越重,我头昏眼花,看看这块地的边缘,就像是大西洋彼岸那样的遥远,眼前一黑,扑通一下倒在田里,什么也不知道了。”她睁开眼睛,没人管她,大家若无其事地干活。她爬起来,挥动锄头,继续挖地。

  青春期的浪漫和天真被现实击碎。她说:“我有点儿坚持不下去了,我第一次渴望着‘爱情’:如果有这么一个小伙子,他能够每天来帮助我挖地,只要坚持八个月,我就一定嫁给他。可是这个小伙子一直没有出现。”

下一页
(责编:老盈盈、陈霄)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