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直播

倒序显示 顺序显示

搭建高级别海外医学交流平台 让人才“走出去”又“引进来”

直播摘要

  • 彭雪梅:广东省政协委员、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副主任
    徐建平:十一届广东省政协委员、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李沙:暨南大学药学院教授、致公党暨南大学基层委委员

热点推荐

  • 

  彭雪梅指出,相比京津冀、长三角地区,广东参与交流的医学学者相对较少;而且,由于缺乏统一平台的支持,大部分到海外做访问学者的医生很难与美国做临床研究的对接,很难争取到临床交流的机会。对此,她认为,搭建高级别海外医学交流平台有助于拉近广东医学界与世界的距离,尤其能为基层医院的发展提升增添动力。

  “广东省现在还提出,要建基层医院,提高基层医院水平,造福百姓。”彭雪梅说,“提出搭建这个平台,其实也是更多地为基层考虑。比如让各个市县的医学院的高级专家出去见世面,让世界知名的医院走进来。”
      彭雪梅指出,相比京津冀、长三角地区,广东参与交流的医学学者相对较少;而且,由于缺乏统一平台的支持,大部分到海外做访问学者的医生很难与美国做临床研究的对接,很难争取到临床交流的机会。对此,她认为,搭建高级别海外医学交流平台有助于拉近广东医学界与世界的距离,尤其能为基层医院的发展提升增添动力。
      “广东省现在还提出,要建基层医院,提高基层医院水平,造福百姓。”彭雪梅说,“提出搭建这个平台,其实也是更多地为基层考虑。比如让各个市县的医学院的高级专家出去见世面,让世界知名的医院走进来。”
  • 

   “虽然我们现在的医疗水平已经比较高,但我个人认为很多理念跟不上,服务理念、技术理念、创新理念等还是有所欠缺。”徐建平表示,医生到国外去应当把海外临床工作中的一些先进理念学回来,在临床工作中得以贯彻,这样全省的医疗水平和医疗服务的态度、质量等都会有一个长足的进步。



  而对于如何搭建这样一个平台,徐建平认为,应该采用“由政府牵头、大专院校做主角、联动其他医院”的模式。“交流平台的建设需要大家共同参与,光凭政府不行,光凭大专院校也不行,基层医生不积极的参与这个平台就没有价值。市、县里医院的医生或者领导,不能只看到经济收入,你把人培养好了、理念做好了,人们认可你这个医院了,就会都到你这个医院来。”
       “虽然我们现在的医疗水平已经比较高,但我个人认为很多理念跟不上,服务理念、技术理念、创新理念等还是有所欠缺。”徐建平表示,医生到国外去应当把海外临床工作中的一些先进理念学回来,在临床工作中得以贯彻,这样全省的医疗水平和医疗服务的态度、质量等都会有一个长足的进步。
      而对于如何搭建这样一个平台,徐建平认为,应该采用“由政府牵头、大专院校做主角、联动其他医院”的模式。“交流平台的建设需要大家共同参与,光凭政府不行,光凭大专院校也不行,基层医生不积极的参与这个平台就没有价值。市、县里医院的医生或者领导,不能只看到经济收入,你把人培养好了、理念做好了,人们认可你这个医院了,就会都到你这个医院来。”
  • 

  李沙认为,在高级别海外医学交流平台的人才筛选方面,应该把握“严进严出”的原则。“‘走出去’的人才首先需具有一定的经验能力,还要有一定的眼光和思路看到我想要去做什么、明白我去了干什么、我能带什么回来。”

  

  对于高级别海外医学交流平台的建设,不仅仅要“送出去”和“引进来”,还可以利用大数据和AI等技术搭建远程的平台。“有的人不能很快地‘走出去’,但他可以通过远程平台的信息、培训,在国内就接触到这些知识,同样可以运用这些技术和理念进行宣传和临床实践。”李沙表示。
      李沙认为,在高级别海外医学交流平台的人才筛选方面,应该把握“严进严出”的原则。“‘走出去’的人才首先需具有一定的经验能力,还要有一定的眼光和思路看到我想要去做什么、明白我去了干什么、我能带什么回来。”   
      对于高级别海外医学交流平台的建设,不仅仅要“送出去”和“引进来”,还可以利用大数据和AI等技术搭建远程的平台。“有的人不能很快地‘走出去’,但他可以通过远程平台的信息、培训,在国内就接触到这些知识,同样可以运用这些技术和理念进行宣传和临床实践。”李沙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