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直播

倒序显示 顺序显示

基因筛查有优点也有局限性 应支持限制规范其发展

直播摘要

  • 江涛: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药科大学实验动物中心主任
    黄朝峰:中山大学医学院教授、博士
    陈伟平:广东省政协委员、教授级高工

热点推荐

  • 

  “一些肿瘤病人在用肿瘤药物治疗的时候,如果能通过基因筛查发现他对某种药物比较敏感,我们就可以进行更精准的治疗。”江涛说,这种基因筛查辅助药物治疗在临床上已经普遍使用。



  但江涛也指出:“市场上有的机构出于商业利益,宣传时会夸大基因检测的作用,或者未对患者履行告知义务,对患者带来误导。”他认为,在宣传时,应该客观地向患者告知技术的优点和不足,同时,可以通过多机构交叉检测、双盲检测等多种监管手段降低实验当中的误差和错漏。
      “一些肿瘤病人在用肿瘤药物治疗的时候,如果能通过基因筛查发现他对某种药物比较敏感,我们就可以进行更精准的治疗。”江涛说,这种基因筛查辅助药物治疗在临床上已经普遍使用。
      但江涛也指出:“市场上有的机构出于商业利益,宣传时会夸大基因检测的作用,或者未对患者履行告知义务,对患者带来误导。”他认为,在宣传时,应该客观地向患者告知技术的优点和不足,同时,可以通过多机构交叉检测、双盲检测等多种监管手段降低实验当中的误差和错漏。
  • 

  陈伟平介绍,目前广东的基因筛查推广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一方面,相关法律法规政策还在不断完善;另一方面,老百姓也有了解的过程,需要通过科普宣传让社会了解这项技术对健康所带来的益处。

  “由于产前基因检测涉及多方面问题,政府必须要从立法的角度进行规划,不能任由其无序发展。”陈伟平建议,由政府主导在全国各地集中建设服务中心,降低服务费用,并将基因检测限制在公益性的医疗机构和专门机构中来进行。对采集到的样本,必须建立严格严密的保护制度,赋予其法律的意义,在这样的前提下,可以统筹人力物力,进行尖端前沿的基础研究,让精准医学在强有力的监管条件下发展,真正实现为人民的健康服务。
      陈伟平介绍,目前广东的基因筛查推广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一方面,相关法律法规政策还在不断完善;另一方面,老百姓也有了解的过程,需要通过科普宣传让社会了解这项技术对健康所带来的益处。
      “由于产前基因检测涉及多方面问题,政府必须要从立法的角度进行规划,不能任由其无序发展。”陈伟平建议,由政府主导在全国各地集中建设服务中心,降低服务费用,并将基因检测限制在公益性的医疗机构和专门机构中来进行。对采集到的样本,必须建立严格严密的保护制度,赋予其法律的意义,在这样的前提下,可以统筹人力物力,进行尖端前沿的基础研究,让精准医学在强有力的监管条件下发展,真正实现为人民的健康服务。
  • 

  黄朝峰认为,讨论基因筛查,首先要厘清基因筛查的定义。狭义的基因筛查是单基因遗传病的一种检测,是针对每个基因逐个去做的检查,一般不包括对染色体变化的检查。而广义的基因筛查则把对染色体的变化、基因的变化以及一些重复序列的变化的检查都包括在内。“今天我们讨论的基因筛查应该是指广义上的基因筛查,所有发生在染色体上的这些变化都应该列入到基因筛查的范围之内。”

  黄朝峰指出,基因筛查相关的信息安全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如何管、如何用是一个矛盾。“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希望基因筛查结果能够更方便地使用;然而,对于整个社会的公共安全来说,又要讨论怎么管才能更安全、更好。”黄朝峰认为,对这个矛盾,大家都还在摸索协调,学术界也一直在探讨。“我觉得,需要从国家层面来考虑这个问题,既要能够推动科学研究的发展,又能够保证普罗大众的公共安全。这是一个开放的课题,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黄朝峰认为,讨论基因筛查,首先要厘清基因筛查的定义。狭义的基因筛查是单基因遗传病的一种检测,是针对每个基因逐个去做的检查,一般不包括对染色体变化的检查。而广义的基因筛查则把对染色体的变化、基因的变化以及一些重复序列的变化的检查都包括在内。“今天我们讨论的基因筛查应该是指广义上的基因筛查,所有发生在染色体上的这些变化都应该列入到基因筛查的范围之内。”
      黄朝峰指出,基因筛查相关的信息安全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如何管、如何用是一个矛盾。“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希望基因筛查结果能够更方便地使用;然而,对于整个社会的公共安全来说,又要讨论怎么管才能更安全、更好。”黄朝峰认为,对这个矛盾,大家都还在摸索协调,学术界也一直在探讨。“我觉得,需要从国家层面来考虑这个问题,既要能够推动科学研究的发展,又能够保证普罗大众的公共安全。这是一个开放的课题,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