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直播

倒序显示 顺序显示

婴幼儿早教推广 立法和人才培养缺一不可

直播摘要

  • 廖伊曼:广东省政协委员、华商教育集团执行董事
    王秋:广州市黄埔区香雪幼儿园教学主任
    曾玉玲:广州市增城区保利东江首府拓慧幼儿园园长

热点推荐

  • 

  王秋认为,要想发展广东各个地区的早教,政府应适当给早教机构一些补贴,在师资培训方面给一定的补贴,把广东省的市、区、县、镇、乡,甚至村委社区的力量动员起来,“只有政府的各个层面都充分重视这个早教市场,才可能把整个社会的公共服务,包括社会的稳定,把这些方面真正做好。”同时,她还建议,采用托儿所的模式来补充早教机构的缺失,允许企事业办一些托儿所,减轻政府公共服务的压力,整合全社会的力量把早教这个事情做起来。
      王秋认为,要想发展广东各个地区的早教,政府应适当给早教机构一些补贴,在师资培训方面给一定的补贴,把广东省的市、区、县、镇、乡,甚至村委社区的力量动员起来,“只有政府的各个层面都充分重视这个早教市场,才可能把整个社会的公共服务,包括社会的稳定,把这些方面真正做好。”同时,她还建议,采用托儿所的模式来补充早教机构的缺失,允许企事业办一些托儿所,减轻政府公共服务的压力,整合全社会的力量把早教这个事情做起来。
  • 

  廖伊曼指出,以前早期教育这个专业一般只在公办大学或者公办师范类院校开办,现在政府基于培养更多早教人才的考虑,也非常支持民办大学开办幼教专业,并开展相关培训。但她也坦言,目前,广东省的早期教育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部门,“3-6岁是教育局去管的,但0-3岁现在就没有很明确,可能就在工商登记了”因此,她建议,广东省应借鉴国内已经出台相关政策的省市的经验,出台本省的早教政策,把早教的监管制度建立起来。
      廖伊曼指出,以前早期教育这个专业一般只在公办大学或者公办师范类院校开办,现在政府基于培养更多早教人才的考虑,也非常支持民办大学开办幼教专业,并开展相关培训。但她也坦言,目前,广东省的早期教育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部门,“3-6岁是教育局去管的,但0-3岁现在就没有很明确,可能就在工商登记了”因此,她建议,广东省应借鉴国内已经出台相关政策的省市的经验,出台本省的早教政策,把早教的监管制度建立起来。
  • 

  曾玉玲表示,我国对义务教育是有立法的,但早期教育并未纳入到义务教育阶段,也没有纳入监管范围之内。“广东目前在这一块还处于起步阶段,并未出台教养方案,所以建议广东在这一块可以加快一下步伐,尽快出台相关的规范性文件。”她强调,除了出台相关的婴幼儿教养法规和方案外,政府还应加大对民办婴幼儿早教机构的投入的力度,吸引更多优质的人才加入早教行列。
      曾玉玲表示,我国对义务教育是有立法的,但早期教育并未纳入到义务教育阶段,也没有纳入监管范围之内。“广东目前在这一块还处于起步阶段,并未出台教养方案,所以建议广东在这一块可以加快一下步伐,尽快出台相关的规范性文件。”她强调,除了出台相关的婴幼儿教养法规和方案外,政府还应加大对民办婴幼儿早教机构的投入的力度,吸引更多优质的人才加入早教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