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凌格:希望在广东建立电子装备行业研发基地合作机构--广东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布凌格:希望在广东建立电子装备行业研发基地合作机构

2011年11月16日09:54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洋顾问面对面】

  此次参加国际咨询会的15名洋顾问中,有两名顾问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与其他顾问均来自跨国公司不同,他们所在的是研究机构或高校。他们成为了这次咨询会上最忙碌的顾问,不仅分别参加了协议签署仪式,还各自举行了一场演讲,从“弗劳恩霍夫创新模式”到“社会经济转型与大学的角色”,都为正在转型升级中的广东带来新鲜的思维。

  这两位“专家型顾问”就是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的主席汉斯·约克·布凌格,以及卡内基梅隆大学校长杰瑞德·柯亨先生。在他们异常紧凑的行程间隙,前晚9时以及昨日傍晚5时,两位洋顾问百忙之中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参加了这么多次咨询会,我发现不论是以前的省长还是现在的代省长,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节约型、集约型的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上。通过和他们的交流,我们双方都感到应把注意力放在一些新的领域,用全新的视角来发展。

  ●把钱有机地和知识结合起来,才能成为创新的动力。

  昨日上午,参加本届咨询会的洋顾问之一、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主席汉斯·约克·布凌格,在东方宾馆举行了一场名为《弗劳恩霍夫创新模式》的讲座,座无虚席。

  成立于1949年的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是一家公益性、非盈利的科研机构,以德国历史上著名的科学家、发明家和企业家约瑟夫·冯·弗劳恩霍夫命名。

  如果你以为弗劳恩霍夫协会与中国国内普通的“协会”性质差不多,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弗劳恩霍夫协会是欧洲最大的应用研究机构之一,协会旗下有60家顶级研究所,所拥有的年度科研经费达到18亿欧元,员工超过18000人。

  昨日上午,广东省政府与弗劳恩霍夫协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签约仪式前,代省长朱小丹与布凌格教授举行了工作会谈。而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此次框架协议的签署正是在朱小丹代省长的亲自推动下进行的。

  一家科研协会为何能拥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弗劳恩霍夫协会的创新模式又能给广东带来什么启发?布凌格教授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技术能力联合利用是关键

  记者:我们注意到,弗劳恩霍夫协会一直致力于将基础研究转换成为成功的市场应用。这一点是中国很多协会所做不到的,你有何经验可与我们分享?

  布凌格:我们有60个研究所,分布在40个不同的城市和地区。弗劳恩霍夫研究所与大学及工业客户保持密切联系。通过与这些合作伙伴一起,弗劳恩霍夫完成了其将基础研究成果转换成为成功的产业技术市场应用的创新使命。

  我们每个研究所侧重于不同的工作领域,这也是一个特点,有点像大学的院系。我们跟大学的紧密联系,是成功的因素之一。这种合作机制说起来比较简单,就是研究所的所长或副所长都在当地的大学做全职教授,这其实起了一个桥梁作用。因为当面临客户需求时,怎么把技术划分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联合利用技术能力和领域来解决问题。

  世界越来越国际化,我们要不断拓展国际业务,不能墨守陈规、缩在德国的小角落里,而是要到世界各地研究开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到广东来开展广泛的合作和服务的原因。

  作为一家科研组织(RTO),弗劳恩霍夫的成功和持续发展离不开政府无条件提供的稳定的事业费拨款(约占总预算的1/3),它们被应用于“竞争前研究”以及那些应对即将面临到来的科学挑战所做的预备性研究。另外2/3的经费预算来源于所谓的合同研究市场,即弗劳恩霍夫参与公共资助项目的申请或直接与企业开展研究合作。

  愿合作进行电子装备研发

  记者:你是广东的老朋友,自2003年以来连续五次参加广东经济发展国际咨询会,为广东经济的发展建言献策,弗劳恩霍夫协会与广东也有着长期、友好的合作。在你看来,这些年来广东发生了哪些改变?弗劳恩霍夫协会的先进技术如何与广东的转型实践相结合?

  布凌格:跟几年前相比,广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它和长三角相比,各有特色,也有非常显著的进步。我看到广东又发展了很多新的领域,尤其在装备制造业有长足的进步。这一领域的发展和进步,在其他国家和其他地区是不可能取得的。

  参加了这么多次咨询会,我发现不论是以前的省长还是现在的代省长,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节约型、集约型的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上。通过和他们的交流,我们双方都感到应把注意力放在一些新的领域,用全新的视角来发展。我们希望在电子装备相关行业在广东建立一些研发基地,以及一些合作研发的机构。德国在生命科学领域是世界领先的,我发现一些中国的同行也拿出了非常好的项目。

  德方可提供金融方面支持

  记者:谈到转型升级,今年是广东“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广东作为制造业大省,加快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刻不容缓。你对此有何建议?

  布凌格:我们在这次会上也听到省长提到了这个问题,德方具备这样的能力,能够拿出一揽子项目,来和广东进行合作,而且德国的公司也愿意在广东,甚至以广东作为基地来进行研发生产。

  当然我们要推进这些方面的合作,双方要在取得共识的基础上,而且是比较高端的基础上展开,有步骤地推进。同时德方也会向广东提供一些金融方面的支持和帮助,比如来自银行业的支持。

  记者:但对于广东很多制造业中小企业来说,他们面临很大的生存压力,这种情况下如何创新?德国企业有什么经验可借鉴?

  布凌格:其实德国中小企业一般不搞太多的研发,只有大型企业才做研发。我认为中德双方都要花相当的精力来支持中小型企业的发展,了解清楚中小企业的发展障碍和瓶颈,这样我们的企业发展才有后劲。

  德国的研发是把钱和知识结合在一起,不光是钱,而是把钱有机地和知识结合起来,这样才能成为创新的动力。而且在德国有各种基金来协助有困难但有前景的企业,让他们更好地发展。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首先,他们的核心是把自己的事情在本行业内做得优秀,同时也要了解创新,了解本行业中小企业内部的创新和创造。一个企业生存的核心不光是以某一个地域为基础、某个城市为基础,它应该有世界的眼光,这样才有不断发展的机会。(吴哲)
(责任编辑:廖玉芳)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