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识路:电力企业由国家运行效率最高--广东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法电集团执行副总裁、亚太区总裁谈电力发展

马识路:电力企业由国家运行效率最高

2011年11月15日09:16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马识路接受本报专访。  吴伟洪 曾强 摄

马识路接受本报专访。  吴伟洪 曾强 摄

  虽然属于与人们颇有距离的电力领域,但核电巨头法国电力身上并不缺乏话题。

  从大亚湾、岭澳核电站,到在建的台山核电站,法国电力集团是广东核电产业发展的见证者,也是中国自主核电技术发展的伙伴;作为世界领先的核电供应商,其对核电前景的看法也颇具代表性。

  鲜为国内读者了解的是,法国电力是欧洲国有企业的典型代表,也是能源行业的垄断者,其经验对国内有关问题或有启发。

  借参加2011广东经济发展国际咨询会之机,记者独家专访省长经济顾问法电集团执行副总裁、亚太区总裁马识路,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探讨。

  30年前,马识路曾以工程师的身份来到广东,如今他已是这家核电巨头在亚太地区的当家人。

  【谈模式】

  电力企业国家运行效率最高

  记者:国有企业改革在中国是个热门话题,人们现在也很关心所谓央企的话题。法电是法国典型的国有企业,也经历过改制上市。你对国有企业的发展怎么看?

  马识路:在发电、照明等公共服务领域,价格是不能按照市场定价的,而应按照社会定价,为民众服务。应该说,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会允许放开居民供电价格。所以,国家要求电力企业保留公共服务属性。

  但这也不是意味着在公共服务领域,所有企业都要由国家运行。在法国,水务公司虽然属于公共服务领域,但是由私营企业运作。从全世界来看,如果电力企业是国家运行的话,效率是最高的,尤其是核电企业。因为在核电领域,标准化是保证在技术与经济方面成功的关键因素。美国和日本有一些小企业参与核电建设,但是标准不统一,这不是很好的模式。

  记者:这是一个关于垄断的问题。能源行业一定要采取垄断形式吗?

  马识路:对于一个行业来说,首要目标是效率。在电力领域,工业效率意味着最大限度地把投资和经验反馈集合到一起,以实现最大发展。

  应该说,效率和垄断之间并没有直接关联。在法国国内,法电曾经在40年里保持着人们所谓的垄断地位,可是它的设施以及发电效率是最好的。英国的电力行业也曾经垄断经营,但效率跟法国不是一个水平,并不成功。垄断的好处是集成式地运行一些项目,也能保证项目的标准化。

  对于垄断,大家所担心的是效率低下和缺乏竞争。我觉得即便是垄断但是高效率,或者说即使没有垄断也能保持高效率,这都是大家满意的。

  记者:你刚才提到法国和英国电力垄断的例子,为什么同样是垄断,效率却不同?

  马识路:我觉得主要是文化差异。法国跟中国比较相似,很多东西都是集中化管理,希望通过一个组织化的架构去提升效率。而英国和日本是岛国,更多考虑商业发展,在组织问题上考虑的比较少。

  【谈前景】

  福岛事故不会影响核电进程

  记者:福岛核电站事故在全世界造成了很大影响,这是否会影响法电对于核电事业的看法?

  马识路:福岛核电站事故确实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很大影响,很多国家现在越来越重视核电项目的安全性,但是我不认为这次事故将影响核电的发展进程。

  要放弃核电的国家早就有了这种想法,只不过现在确认而已,比如德国、意大利;有的国家不打算新建核电站,美国是代表,它已经拥有很多核电站;也有很多国家已经拥有不少核电站,还打算兴建更多,比如法国、俄罗斯、韩国和中国;而英国、捷克和波兰这些国家,原本就有兴建核电站的打算,现在也确认了这一想法。此外,还有一些国家原本没有核电计划的,现在也确认要发展核电,包括巴西和一些海湾国家。

  我觉得,中国发展核电的脚步不会停下来,中国的核电计划将是全世界最大的核电发展计划。广东将占据重要位置。我判断的依据不仅是中国核电的龙头企业之一中广核在广东,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广东省政府正在打造一个核电产业平台,吸引更多核电技术企业。中山大学成立了中法核工程学院,培育出更多核电人才。

  记者:德国、意大利和美国这3个国家例子常常被用来反对核电,你怎么看?

  马识路:我觉得有必要区分清楚,德国和意大利是一回事,而美国又是另一回事,他们停止核电的初衷是不一样的。

  德国是因为国内绿党影响很大。2000年,德国就决定退出核电了,甚至以立法的形式宣布要退出。可真正退出核电时间一拖再拖。意大利在二十五、六年前就决定不发展核电了。美国不一样。美国现在有100多座核电站正在运行,其态度不是要停止运行,而是考虑对机组延寿。此外,美国国内发现了大量页岩气,成本比较之下,美国更倾向于用成本更低的页岩气而不是核能来发电。

  记者:从大亚湾到岭澳再到台山,我们发现,中国自主研发的核电技术得到了大幅提高,其中法电的技术输出很重要。法电自身怎么看这种技术转移?

  马识路:中国企业能有自己的独立技术,我们不会觉得担心,况且法国的技术也是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技术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中广核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核电建造商之一,而法电拥有优良的运营机制和经验。我们希望结合双方优势,开发一个在世界市场上极具竞争力的新堆型,这面向的将是整个世界市场。(张胜波  周雨奇)
(责任编辑:廖玉芳)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