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工場總裁陶寧:投資者要對年輕創業者更有耐心

2019年11月13日16:00  來源:人民網-廣東頻道
 

創新工場總裁陶寧。

  人民網廣州11月13日電(王楠)11月11日,2019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發展論壇在廣州舉行。在“區域協調發展與創新創業”分論壇上,創新工場總裁陶寧表示,粵港澳大灣區在技術、人才、市場和資金等方面要素富集,創新創業潛力巨大,建議投資者給予大灣區科技創新創業者更多的扶持與幫助,讓創業者茁壯成長。

  以下內容根據嘉賓現場發言實錄整理,有刪節。

  創新工場於2009年由李開復博士設立,主要關注中國的科技創業和初創公司。過去十年,創新工場投資約300家公司,包括粵港澳大灣區內一些很好的企業。

  我們整個十年,是跟著中國互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發展起來的,跟著中國的創新創業潮流起來的。

  對於創新創業,我們認為技術、人才、市場和資金這四個要素,必不可少。隻有這四個要素聚集,才能夠真正完成創新創業整個過程。

  我們來看一看這四個要素在大灣區聚集的情況。

  大灣區擁有獨特的政策優勢。我們提起的大灣區戰略,並非單純的空間、經濟、產業概念集合,而是同時涵蓋基礎設施、體制機制、文化觀念、生態環境等在內的全方位綜合發展戰略規劃。

  今天上午的論壇,主要說的是文化和融合的問題。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如果沒有文化先行、理念先行,后續所有的東西,都沒辦法緊跟其上。灣區已經站上這樣的制高點——我們已經文化先行、政策先行。

  對於科技創新,技術最為重要。未來50年,人工智能則是技術的核心。除了人工智能,還有很多新的技術已經開始使用。比如機器人和自動化,這對大灣區的智能制造行業至關重要﹔半導體、IOT,這是輔助人工智能的必不可少的硬件﹔此外還有區塊鏈、量子技術、AR和VR技術等。

  至於IT行業的技術,今天可以看到的就已經有好幾個方向。此外,像生物科技、能源技術,在大灣區裡所需的要素都已聚集,所以科技的每次突破,都是一次創新創業的新風口。

  第二個要素,我們看看市場與產業。珠三角是中國經濟的領跑者,也是改革開放40年的窗口,成績斐然。僅看2019年上半年,廣深兩地經濟持續增長,廣州更是領跑一線城市。所以,珠三角不但有存量,而且增量后勁十足。

  另外,大灣區的上下游供應鏈非常完備,產業生態系統非常完善,也是一個文化前沿陣地。粵港澳“9+2”城市不僅有內陸的底蘊,也有澳門和香港的國際經濟地位和金融地位。所以,粵港澳大灣區不僅僅給我們帶來地理的概念,也給我們帶來全球的視野。

  粵港澳大灣區的教育資源非常豐富,這是我們的優勢。但美中不足,除了香港和廣州,大學的分布非常不均衡的,其他城市大學數量相對偏少。所以廣東全省、廣州市都在拼命引進國內國際的一流學校,通過建分校、開研究所、開研究院進行補充。

  另外,對於就業人口,我們發現,大灣區大專以上教育程度的就業人口比起全國的平均水平是有一點差距的。就業人口的受教育程度還需提高。

  從收入來看,以智聯招聘統計的數據為基礎,如果納入香港和澳門,全國前10個高薪城市,大灣區佔據一半。這幾年,大灣區是人口淨流入的地區。這說明我們正在積極引進人才,人才地圖更加多元化。

  再說創新創業的文化要素。過去十年,創新工場一直關注中國創新創業的企業,發現粵港澳地區最不缺乏的就是創業精神。在這個地區,人人都想當老板,創業精神在全國都是首屈一指的。在粵港澳大灣區,把知識分子引進到創業團隊完全沒有困難,因為大家都願意創業。

  但同時,大灣區創業的原創力不足。原創力是所有的科技創新的源頭和動力。由於歷史原因,粵港澳大灣區大部分企業都是貿易、加工型企業,模式創新、流程創新的現象比較多,技術類、平台類創新比較少。

  一般來說,平台類的創新門檻比較高,不但要求創業者的格局和眼界,其所經歷的創業周期也相對較長。因為它需要適應市場、磨合產品,需要打造出一款適用於多個領域的通用型產品,這個要求是非常高的。

  所以,粵港澳尤其廣州、深圳的部分創業者覺得等不及,覺得太慢了,覺得掙錢、利潤來得太晚了,這樣的心態,其實阻礙了創業的范圍和規模。

  第四個要素是資本。這恐怕是除深圳之外,大灣區其他城市最匱乏的。現在的創業者非常年輕,基本上自己沒什麼積累。尤其對於技術類創業和平台類創業,可能三四年都不會盈利。這樣的創新創業,需要外部資本對它進行支持。

  據我們了解,粵港澳在早期資本上非常匱乏。大部分資本都投入到能夠馬上有利潤的產業,或者是后期產業之中。對於投資早期需要一定扶持的產業,是比較猶豫的。

  因此,對於成熟的投資人,我們要大聲疾呼:希望你們可以把自己的錢,更加有耐心地投給年輕的創業者,讓他們做技術性的、平台類的創業,對他們進行更好地扶持和孵化。

  創新工場在大灣區已經有了深圳和廣州兩個公司。我們不僅僅是一個投資公司,還非常偏好做生態圈。當我們發現要素不聚集的時候,我們會自己動手去聚集這樣的要素。

  在粵港澳大灣區,我們投入大量資金做早期投資、科技投資。我們還設立人工智能工程院、舉辦人工智能夏令營,培養人才、引進人才,而不是坐等人才的成熟。我們還建立創新奇智公司,為智能制造和零售行業提供人工智能解決方案。我們希望通過人工智能這樣的新技術賦能傳統行業,提高效率,轉化成為真正的智能制造行業。 

(責編:陳育柱、胡葦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