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駛入新一輪高質量發展“高速路”

 

2019年08月21日08:46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深圳駛入新一輪高質量發展“高速路”

  作為改革開放先行者的深圳,再度迎來新使命。8月18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下稱《意見》)發布,在社會各界引發熱烈反響。

  多位專家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深圳的改革廣度和深度都將超越以往,一輪新的改革浪潮將在深圳掀起。

  機會留給有准備的深圳

  “深圳經濟特區作為最早實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地方,不僅擁有40年改革開放的物質財富積累,還擁有40年改革創新的精神財富積累,更有在向國際慣例學習的過程中所積累下來的良好的社會規制和法律環境的積澱。”深圳大學中國經濟特區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陶一桃說。

  正如《意見》所指,深圳經濟特區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各項事業取得顯著成績,已成為一座充滿魅力、動力、活力、創新力的國際化創新型城市。

  陶一桃表示,經濟特區要完成新時期的新的歷史使命,無疑還需要繼續具備、保持構成這座城市特質的某些獨特品質,如率先改革的勇氣、敢闖敢干的魄力、敢為天下先的氣概、實現改革的智慧、實施改革的藝術等。“對於今天的深圳而言,承擔改革風險的大無畏精神和擔當情懷,是創造奇跡的資本。”

  《求是》雜志社原總編張曉林指出,深圳獨特的歷史淵源和實踐底蘊,使其在牢牢把握先行示范這個總體要求,全力抓好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戰略重點等方面有條件走在前列。同時,他寄希望於深圳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把改革開放這一歷史形成的優勢轉化成新的發展動力,作出新的示范和表率,創造新的經驗。

  此外,陶一桃表示,深圳未來需要探索的領域,也將符合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基本內涵。譬如深圳需要探索、實踐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社會制度環境、運行規制和法律體系建立的方式﹔探索、實踐深化行政體制機制改革、構筑全民普惠共享的社會保障體系、營建體現激勵和效率的社會創新機制的途徑等。

  先行示范還需補短板、辟新域

  “建設先行示范區,深圳還需要‘補短板、辟新域’。”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院長樊建平說。

  《意見》提出了深圳在新時期的五大戰略定位,其中“民生幸福標杆”要求深圳構建優質均衡的公共服務體系,建成全覆蓋可持續的社會保障體系﹔“可持續發展先鋒”要求深圳在美麗灣區建設中走在前列,為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提供中國經驗。

  事實上,深圳是我國唯一沒有985、211大學,也沒有“雙一流”大學的一線城市。深圳本地水源匱乏,水資源對外依存度高達70%以上,水體黑臭現象較為普遍。

  樊建平坦言,一直以來,深圳主要的優勢聚集在政策機制和產業基礎等方面,而以基礎研究為主的科研創新載體的缺位,在源頭創新上的短板也會影響深圳的轉型。“深圳要往源頭走,最核心的還是要建立高水平大學。在源頭創新的同時,產學研全鏈條創新,才能不負中央的重托。”

  “近年來,雖然我國的基礎教育事業突飛猛進,但優質基礎教育資源不足、教育評價體系不完善、素質教育尚未有效落實、教師隊伍建設仍顯滯后,依舊是現實。”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表示,希望深圳能在基礎教育的改革創新發展上大膽探索,走在全國前列,爭當基礎教育發展先行示范區。

  深圳市綠源環保志願者協會副會長熊楊表示,海晏河清是我們深圳人的夢想,深圳也一定要讓珠江成為載舟之水,要讓水資源和水環境保護有法可依。“作為先行區,深圳要把環境保護和污染治理納入產業發展規劃,同時還要帶頭承擔起‘流域補償’的示范作用,推動實施國家層面的流域保護,實現‘珠聯碧河’。”

  集全市之力打好粵港澳大灣區這張牌

  “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應示范更廣的領域、更深的深度、更高的高度的開放。”《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編制組核心成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產業規劃部部長王福強說。

  《意見》指出支持深圳高舉新時代改革開放旗幟、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有利於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改革開放,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新格局﹔有利於更好實施粵港澳大灣區戰略,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

  “深圳要集全市之力打好粵港澳大灣區這張牌,配置人才、技術、信息、資本等優質要素,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成為綠色發展、低碳經濟的樣板。”南方科技大學黨委副書記李鳳亮認為,從《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到《意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多重政策利好的疊加點,將助推深圳駛入新一輪高質量發展的高速路,關鍵是要抓住機遇,深化改革,擴大開放。

  張曉林建議,深圳要抓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大機遇,借鑒舊金山灣區、紐約灣區、東京灣區建設和發展經驗,增強核心引擎功能,實現粵港澳三地錯位發展,優勢互補,形成合力,共同推進,打造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

  “作為先行示范區,深圳不僅要看到下一輪科技革命的發展趨勢,還要全面提升創新的國際化水平,隻有著眼未來開辟新域,關注人類下一輪發展的新型創新業態,才有可能抓住機遇促成全球科技中心的新轉移。”樊建平說,相信經過10至20年的發展,深圳可以匯集和涌現一批世界一流的大學和科研機構,成為知識經濟時代發展的原動力甚至直接就是實驗室經濟的市場主體,不斷涌現出“知識市場”中的華為和騰訊。

  南方日報記者 何雪峰 張光岩

(責編:牛攀、陳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