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問電子煙”系列報道之三

人民直擊:電子煙如何影響青少年?

呂紹剛 胡葦杭 王楠

2019年08月11日12:55  來源:人民網-廣東頻道
 

  ■部分電子煙非但沒有標注警示,反而針對青少年好奇心重的特點,將電子煙包裝成潮流產品加以推廣。

  ■雖然許多線上商鋪明確表示“未成年人不能使用電子煙”,但下單時,既沒有驗証年齡的步驟,也沒有客服勸阻。

  ■專家表示,有必要比照卷煙的監管措施,對電子煙營銷予以進一步限制。

      ■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指出,可通過禁止或限制電子煙廣告促銷和贊助,禁止或限制在電子煙中使用香料等措施,減少電子煙對青少年的影響。

 

  出售電子煙的自動販賣機,堂而皇之擺在公共場所﹔無需驗証年齡,即可在電商平台輕易購買各類電子煙﹔以可愛、炫酷為噱頭的電子煙廣告,在網絡橫行……

  盡管國家已專門通告“禁止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但人民網記者近日調查發現,電子煙正通過線上線下向青少年滲透,“未成年禁售”並未真正得到有效實現。

  過度寬鬆的獲取途徑,年輕時尚化的包裝,有意營造的潮流文化,電子煙對青少年施加的影響,不容小覷。

  電子煙推廣呈現“潮流”化

某電子煙網店主打“時尚健康”。 APP截圖

  1992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煙草專賣法》規定,煙草制品包裝必須標明“吸煙有害健康”以示勸誡,且不得進行廣告宣傳。

  但記者近日調查發現,部分電子煙非但沒有標注警示,反而針對青少年好奇心重的特點,將電子煙包裝成潮流產品加以推廣。

  “東西收了,真的不錯。對於女生來說,太漂亮了!”8月10日,記者在一家走時尚路線的電子煙網店看到,定價為19.9元一支的“一次性水果味電子煙”,包裝成12種顏色和12種口味,成為了不少“潮人”的心頭好,月銷量顯示超過15萬支。

  在互聯網上,許多電子煙以糖果色的包裝出現,配以抹茶、荔枝、橘子汽水等口味,以及“網紅達人親力推薦”“讓煩惱煙消雲散”等面向年輕人的廣告文案。有的商家專門開設微信公眾號,將電子煙與考試、戀愛等年輕人關心的話題聯系在一起。

  為了吸引年輕人的關注,一些廠商還在電子煙的外形構造上下起了功夫。

某短視頻平台上,有商家將電子煙當作是“兒童節給孩子的禮物”。APP截圖

  “游戲機電子煙,兒童節給孩子的禮物!”記者在某短視頻平台發現,一家位於深圳沙井的電子煙廠商,趕在“六一”兒童節前夕,發布游戲機外形的電子煙產品。一眼看去,讓人以為是面向兒童的新奇玩具。

  此外,以“測評”“玩法”形式出現的軟性營銷不斷迭代。年輕群體不再將自己視作“煙民”,而自我標榜為“技術流玩家”。記者檢索發現,一些短視頻平台上,有關電子煙花樣吐煙圈教學、表演的視頻不在少數。某平台一個《電子煙還可以這麼玩,最新花式表演秀》視頻,得到了26.6萬人次觀看和8400多人點贊。

  電子煙在線下的人際傳播也值得關注。採訪中,“朋友推薦”和“收到禮物”成為使用者第一次接觸電子煙的關鍵詞。在“電子煙吧”等環境裡,試抽電子煙、比試吐煙圈等活動,為社交制造了話題,更讓使用者與電子煙之間的聯系進一步加深。

  “不能把電子煙簡單地看成一支煙,它已和流行文化結合在一起。”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張迪表示,電子煙文化傳播范圍廣、路徑多,如果不加控制,預計使用電子煙的青少年人數還會大量增長。

  “未成年禁售”形式大於實質

  未成年人購買電子煙可以有多容易?記者調查電商平台發現,雖然許多商鋪明確表示“未成年人不能使用電子煙”,但幾乎沒有任何實質性限制。

  “我15歲,可以用這款電子煙嗎?”8月10日,記者問詢某電商平台銷量排名靠前的電子煙店鋪,大多數店鋪回復“未成年人不能使用”。但當記者咨詢后立刻下單支付購買時,既沒有驗証年齡的步驟,也沒有客服勸阻,電子煙商家便直接向記者發貨。

  在另一家網店咨詢時,當記者問有沒有適合17歲學生的產品,客服仍熱情推薦,並介紹電子煙的好處。

  數據顯示,網購已成為獲取電子煙的主要途徑。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布的2018年中國成人煙草調查結果,使用電子煙的人群主要以15—24歲的年輕人為主,45.4%的使用群體通過互聯網獲得電子煙。

  線上商鋪如此,線下又如何呢?

  記者隨后在廣州、深圳走訪發現,一些連鎖經營店鋪已經挂起“未成年人禁止使用”的警示標語,但仍有多家電子煙店鋪缺乏明顯警示信息,甚至還有店鋪在店外循環播放吐煙圈教學視頻。

  7月26日,在深圳福田區某商場內,記者還看到了一個電子煙自動販賣機。顧客不管成年與否,隻需要微信掃碼選擇商品,即可從販賣機中自主獲取電子煙。

  “無論在實體店還是網店,店鋪營銷信息所佔的篇幅大大高於警示信息,對未成年人禁售的誠意實在令人懷疑。”有家長表示不滿。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布的2018年中國成人煙草調查結果,我國15~24歲年齡組人群的電子煙使用率為1.5%,較2015年有所提高。專家表示,這一比例相對傳統卷煙使用率較低,但仍值得警惕。

  法律監管與行業自律並進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國家煙草專賣局發布通告,要求禁止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網頁截圖

  去年8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國家煙草專賣局發布通告,要求禁止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共同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

  目前,全國多個城市對未成年人購買或使用電子煙作出了限制。今年1月1日實施的《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禁止未成年人吸食包括電子煙在內的煙草制品﹔今年8月1日實施的《秦皇島市控制吸煙辦法》與10月1日起將實施的《深圳經濟特區控制吸煙條例》,除禁止未成年人吸食電子煙外,還禁止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

  在電子煙行業內部,行業自律的聲音也越來越響亮。中國電子商會電子煙行業委員會秘書長敖偉諾介紹,協會已多次組織會員企業和媒體,發起“向18歲以下青少年說不”的活動,並要求產品包裝注明“未成年人禁止使用”等警示語。

  有電子煙實體店店主介紹,一些電子煙品牌會主動與代理商簽訂協議,禁止線下商家將電子煙出售給未成年人。

  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吳宜群表示,目前在電子煙監管上,有完全禁售電子煙、限制網上銷售電子煙等方案。部分歐盟國家選擇對網上銷售電子煙加以限制,類似的方案值得中國參考。

  “應當明確電子煙銷售企業不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的管理責任。”北京師范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徐曉新建議,在線下零售店購買電子煙應查驗身份証件,電商平台應引入人臉識別、在線証件查驗等。“同時,還應加強對青少年的健康教育,規范電子煙的健康風險警示和煙液成分標識管理。”

  張迪則指出,有必要對電子煙營銷予以進一步限制。可以比照卷煙的監管措施,例如限制廣告營銷,在影視中減少抽煙鏡頭,對包裝設計提出要求等。

  2014年,在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締約方會議上,關於電子尼古丁傳送系統的報告中指出,可以通過禁止或限制電子煙廣告促銷和贊助,禁止在銷售點陳列和展示煙草制品,以及禁止或限制在電子煙中使用香料,提高對於電子煙的征稅等,減少電子煙對青少年的影響。

  “阻止青少年抽煙,最關鍵還是在立法。控煙控得好的國家和地區,都是通過立法施加壓力。如果僅僅依靠個體層面的控煙教育,效果不會特別明顯。”張迪表示。

  “五問電子煙”系列報道

 

(責編:牛攀、陳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