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問電子煙”系列報道之一

人民直擊:電子煙是“戒煙神器”嗎?

呂紹剛 胡葦杭 王楠

2019年08月09日15:10  來源:人民網-廣東頻道
 

  ■近年來,電子煙銷量迅速增加。2018年全球電子煙銷售額約145.2億美元,同比增長27%。

  ■不少商家以“能戒煙”為賣點宣傳電子煙,但消費者在實際使用中,對其戒煙效果褒貶不一。

  ■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2019年全球煙草流行報告》稱,電子煙可以幫助煙民戒煙的說法“缺乏足夠証據”。

  ■市面上有的電子煙煙液尼古丁實際含量與標識含量不一,甚至數倍於標識含量,可能會給使用者帶來更高的健康風險。

 

  8月6日晚上8點,夜幕降臨,在烈日下炙烤了一天的廣州終於有了一絲涼爽,夜生活大幕就此拉開。

  廣州某電子煙專賣店內,多人正在使用電子煙。 陳文夏 攝

  天河區體育西路旁的一家電子煙專賣店內,幾位年輕人圍坐在一起聊著天。隔著玻璃櫥窗望去,隻見隨著他們一吸一呼,煙霧噴涌而出。

  近年來,隨著人們健康意識的增強,部分煙民為了戒煙不斷地尋找替代品,號稱能夠戒煙的電子煙逐漸走進大眾的視野。

  電子煙真的能戒煙嗎?本網調查發現,盡管不少商家以“能戒煙”為賣點宣傳電子煙,但消費者在實際使用中,對其戒煙效果褒貶不一﹔而目前也並無科學依據証明電子煙可以用於戒煙。將電子煙稱作“戒煙神器”,似乎言過其實。

  對此,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介紹,衛健委正在會同有關部門開展電子煙監管的研究,計劃通過立法的方式對電子煙進行監管。

  市場反應:“戒煙神器”銷量日益增長

廣州某電子煙店。 王楠 攝

  在廣州市天河區花城匯一家電子煙體驗館外,張貼著多款電子煙廣告。廣告的畫面色彩絢麗,引人注目。店內的玻璃櫥櫃中,擺有款式各異的電子煙具和煙液、煙彈。

  “一般晚上生意好,經常有客人來體驗新款產品,或補充‘煙彈’。”店鋪老板阿康介紹,行內人把裝有煙液的容器叫作“煙彈”,加熱這些“煙彈”,裡面的煙液會變為蒸汽以方便用戶吸入。

  在深圳南山區一家電子煙館裡,幾名年輕人一邊打游戲一邊吞雲吐霧。“我們這兒煙吧酒吧二合一,”老板說,“每個周末都有挺多人來玩,我們一直開到凌晨三點。”

  本網檢索在線地圖發現,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等城市,類似的實體“電子煙體驗店”或“電子煙吧”均超過30家。

  電子煙市場的紅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商家給電子煙貼上了“戒煙神器”這一標簽。

在某電商APP上搜索“戒煙神器”,排在前面的都是電子煙。 APP截圖

某網店以“戒煙”為亮點,宣傳推廣電子煙。 APP截圖

  “健康戒煙”“戒煙效果明顯”……打開淘寶、京東等電商APP,檢索“戒煙神器”,會彈出成百上千款電子煙產品。本網詢問幾家銷量較高的電子煙網店,商家均表示,所售電子煙“可以用來戒煙”。

  電子煙經營者阿康也表示,隨著“電子煙能戒煙”的宣傳推廣,近幾年電子煙的生意好做了很多。“以前好多人都不知道電子煙是什麼,現在大部分人多少對電子煙有所耳聞。”

  根據2018年世界煙草發展報告,當年電子煙的銷售額約145.2億美元,同比增長27%。而近5年,全球傳統卷煙的銷量則以1%—2%的速度逐年遞減。

  作為新興事物,電子煙吸引了人潮和資本的注目。深圳IECIE電子煙展主辦方提供的展后報告顯示,2019年,有來自83個國家的約1500個電子煙品牌商參加展會,參觀人次超過7萬,比2018年增加了30.1%。

  “電子煙發展前景廣闊。按照相關研究機構專家的預測,未來全球電子煙將呈現至少兩位數的復合增長率。”中國電子商會電子煙行業委員會秘書長敖偉諾表示。

  煙民體驗:實際效果評價褒貶不一

  歷經十余年,電子煙功能外觀不斷迭代,但“戒煙”始終是不少商家銷售推廣的主要賣點。

 

抽電子煙的煙民。陳文夏 攝

  本網採訪發現,不少煙民是抱著“戒煙”的目的來使用電子煙的,但對其戒煙的效果卻褒貶不一。

  “當初使用電子煙就是為了幫助戒煙。”深圳的王小姐說,自己有3年煙齡,為了戒煙,在朋友介紹下使用了電子煙。“事實上效果沒有那麼好,抽煙這麼久了,單靠電子煙戒煙根本不可能戒掉,頂多是兩種一起抽,少抽點香煙。”

  和王小姐體驗類似的煙民有不少。廣西的覃先生透露自己有13年煙齡,嘗試用過電子煙。“可能對我來說,電子煙是一個玩的性質,不能戒煙。”覃先生說自己現在還在抽香煙,電子煙只是偶爾使用。

  也有煙民反映,自己通過使用電子煙,達到了替代香煙的目的,完成“變相戒煙”。

  “自從有了電子煙,我就很少再碰香煙了。”在廣州工作的楊先生表示,自己身邊不少“電子煙友”都是因為要戒煙才“入的坑”。“不過這都是商家的廣告。電子煙可以替代香煙,但對戒煙用處不大。”

  有網民在網上分享戒煙經驗稱,使用電子煙后,可按照自身需求,購買尼古丁含量不同的煙液,通過逐步“降級”尼古丁實現戒煙。

  廣州某高校大二學生小曹認為,電子煙危害比香煙小,在香煙和電子煙之間,他寧可選擇電子煙。“‘兩害相較取其輕’吧。”

  “我覺得電子煙對戒煙還是有幫助的。”在深圳工作的小陳對電子煙的戒煙功效十分認可。他表示,自己過去一天最少要吸十支香煙。自從去年初換成電子煙后,吸煙量明顯減少了。“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戒掉,但肯定比過去更健康。”

  專家意見:戒煙說法缺乏科學依據

  一邊是商家的高調宣傳,一邊是消費者的爭論不休,關於電子煙是否具備戒煙功效這個問題,學術界的觀點也並未完全統一。

  2015年,英國公共衛生署發布研究報告,稱電子煙比傳統煙草可減害約95%。報告認為,電子煙是一種更安全的替代傳統煙草的方式,有望作為戒煙工具使用。

  然而,世界衛生組織今年7月26日公布的《2019年全球煙草流行報告》則指出,電子煙可以幫助煙民戒煙的說法“缺乏足夠証據”。報告聲稱:“在多數銷售電子煙的國家,大多數電子煙的使用者同時消費煙草制品,對減少健康風險作用不大或無效。”

  “煙草制品和電子煙液當中,均含有尼古丁。”深圳市慢性病防治中心主任醫師熊靜帆介紹,電子煙和香煙都是通過尼古丁刺激大腦產生欣快感,兩者成癮性基礎一致,都會導致依賴性。“從這一點來看,電子煙對戒煙並無幫助。”

吳宜群對電子煙煙液中尼古丁含量進行檢測。 吳宜群 供圖

  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吳宜群也表示,目前國內流行的電子煙並不適合用於煙民戒煙。她做過的一個實驗顯示,市面上有的電子煙煙液尼古丁實際含量與標識含量不一,甚至數倍於標識含量,可能會給使用者帶來更高的健康風險。

  吳宜群表示,其曾在市場上隨機購買部分電子煙煙液並檢測了其中的尼古丁含量。檢測發現,其中一瓶30mL的煙液,標識尼古丁濃度為3mg/mL,實際整瓶尼古丁含量達355.5mg。如果按一般使用者每天2mL煙液使用量、每支香煙尼古丁含量1.1mg計算,相當於每天吸食超過21支香煙。

  另外兩瓶標識尼古丁濃度3mg/mL的30mL煙液,實際測定濃度分別為10.55mg/mL、10.69mg/mL,均達到標識濃度3倍以上。

  在臨床上,醫學專家認為,對於電子煙的戒煙療效,需持謹慎態度。“我曾碰到不少因為電子煙沒有效果來尋求戒煙藥物幫助的患者。”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楊新艷說,“在沒有確切科學根據的情況下,我是不推薦使用電子煙來戒煙的。”

  實際上,對於電子煙能戒煙的說法,在電子煙行業內,也有不同看法。敖偉諾坦言,目前來看,尚無科學依據表明電子煙具備戒煙的功能,僅是給用戶提供另一種蒸汽霧化方式的體驗。

  “要我說,那就是扯淡。”一位姓楊的電子煙店主告訴本網,他不認同部分商家使用“電子煙能戒煙”的營銷做法。“與其說是‘戒煙神器’,不如說是替煙用品。”

  “五問電子煙”系列報道

 

(責編:王楠、陳育柱)